郑海娇:听竹与爆竹私语

小竹与爆竹,因着主人的春节布置,成了邻居。

近日,小竹被携带一袋袋年货的人们,推撞了好几回,仍旧站立,看了一下午忙忙碌碌的人影掠过。

“你好优雅!”爆竹终于忍不住,对小竹说。“这几天,我一直端详……人的衣服勾到你,行李刮到你,甚至小孩敲打你,你还是那么祥瑞。”

“你也蛮静的呀。”小竹回答。

“‘静’与我勾不上啦!”爆竹自嘲,顿一顿又继续:“你走入风景后,就迷人地婆娑,自成意境。我呢,是动词,走入人群后,就得尽情地活一场歇斯底里,换一场热闹,因为只能活一次。”

腊末岁初,没你的豪迈,人们就无法迎春接福了!小竹本想以此话鼓励小鞭炮一番,但一想到对方昙花般的生命,又急忙吞下到了唇边的话。

“第一眼看见你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墨竹是你的亲戚吧?连国画都留下了倩影,你们还有什么地方没遨游过呢。”爆竹的语气,满是羡慕之情。

“国画?”看了看自己在院子的位置,小竹觉得自己应该是小品。

不过,经爆竹这么一提,小竹想起了奶奶曾叙述祖先好几代,与棉纸在小轩窗上,共偕白首的故事。苏东坡也曾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那是怎样的精神风貌?祖先也是文人雅士的良伴吧。难怪奶奶曾自豪地细数:我们世世代代,可瘦可硕,可婉约可潇洒,凌风时俊挺,蒙霜时雅洁,不畏寒冬,不怕春残,在高山在溪边,皆可予人安稳平静。

“刘禹锡称我们为‘君子’,是‘无地不相宜’,那是真的呀!因此你无论到了什么环境,切莫喧宾夺主,却也无需任何背景来扶撑,即使枝叶稀疏,都足以散发气韵风骨。”记起先祖的事迹,小竹心底的正气一涌而起。

“呃……我说错话了?我就直肠直肚的德性,你别生气啊。”爆竹见小竹子不语,深怕得罪对方。那副红彤彤的表情,非常惹人爱。

“告诉你,我祖先是‘炮銃’‘炮仗’,曾是古人沙场的宠儿。比起老祖宗,我们这些后人,真没出息,只在新春或节日中,劈啪劈啪地吓吓人而已……” 爆竹嗫嚅着,“所以,我没浩然之气,只有好燃之身。”

“啊,我儿时也曾听爷爷说,古时是燃爆真的竹竿,故称之为‘爆竿’。虽说我是你的‘前身’,你少说也有一千岁吧。从前,春节过年、嫁娶喜事、任何节庆、大小习俗,无论贫富人家,可以没有舞狮喧鼓,但一定要有爆竹声声,响遍云霄,烟火连天,气氛才够欢腾!”

“你都说了,那是‘从前’。今日许多地方都不许我们吭一声!好多传统礼节都变奏了,变化多如……”双竹对望,不约而同喊出:“茂林修竹!”然后一阵哄然。

小竹伫立院子,爆竹高挂大门两旁,无视人间熙攘。双竹喜气洋洋地,月穷岁尽一番,直到元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