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嬿青:与太阳的对话

克罗地亚《向太阳致敬》的太阳能接受器,日本富有哲学意义的建筑装置《南寺》,都在世界的尽头完成一场与太阳的对话,静静在黑暗中回归本源……

克罗地亚海滨古城札达尔,实在非常陌生的名字,依稀记得美国电影大师曾咏叹并认为札达尔拥有世界上最美的日落。多年来,印有札达尔日落的明信片飞往世界各地传播着它的美丽!

古城却有新迹,老城坐落在狭长的半岛上,市政府决定开发和改善这里的滨海环境,让它既成为游客们从海上眺望日落的绝佳场所,同时也为市民提供一个休闲去处。除了日落,这里还有闻名遐迩的新景——海风琴Sea Organ和光电装置景观向太阳致敬The Greeting to the Sun.

抵达札达尔时基本上错过了日落,本认为没什么可看的,然而这里充分利用海浪和阳光所建造的海风琴和太阳能圆盘集高科技和艺术于一体,叹为观止。据说政府请了建筑、音乐、声学、环保等多方面的人才共同完成的这个项目。海风琴的琴手就是海浪,圆盘LED灯光的主角就是太阳,建在地面的太阳能钟,由300块玻璃镜面组成,白天收集太阳能,晚上演绎出变幻莫测的灯光秀。

《向太阳致敬》是一个直径为22米的可踏玻璃大圆盘,安装在海风琴附近的海滨大理石平台地面上,在玻璃下面是300片光伏电池板。白天有太阳的时候,电池板接收阳光并转换成电能储存起来。黄昏以后,由储存的电能驱动1万支光电管发出五彩光。在电脑系统的调控下,这些光电管可以组成不同的图像和画面,并根据古老的圣格里索格太阳历在地面上36个阳光投影的位置轮流拼出扎达尔历史上36位古代圣贤的名字。

这个极具艺术魅力的太阳能装置不仅为扎达尔海滨创造出一种别出心裁的艺术和娱乐效果,还可以为海滨其他的照明设施提供多余的电力,让这里的照明用电需求降低了三分之一。

设计师尼古拉斯的灵感来自札达尔13世纪的一本天文著作,书中详尽地描写了太阳随四季变化和地面发生的各种关系,而隔着700年,现代建筑师将古书文字变成现实,存取太阳能照亮城市。欧洲目前除了札达尔,另一个装置在德国,这种尝试一旦成功,未来存在无限可能。

同样是这场与太阳的对话,还是想起日本建筑大师安藤忠雄的建筑,直岛上多处建筑从各种不同角度,利用四季不同光线完成了地中美术馆、贝尼丝之屋美术馆……

清水水泥建筑和自然生活在空间和时间的流动中对话,自然与建筑,光与影,生与死,相互矛盾着、纠缠着、依存着、适应着却愈显隽永鲜活。里面有莫奈的睡莲、詹姆斯·特瑞尔的光线艺术品、瓦尔特·德·玛利亚设计的一个严谨尺寸的作品空间,从日出到日落,作品的表情时刻发生着变化……

与海的互动,与光的互动,与环境的博弈,舒适和功能似乎退居其次了,或者以此达到另外一种“功能”和“美”……

而安藤先生在岛上最有意思的作品:《南寺》,让你从恐惧到强大的一段经历。这是一个没有光源的暗房,在全黑的环境中,时间仿佛被拉长,人的感官也被无限放大。好几分钟后,前方会出现一片幽淡的微光,原来这里还有一片纯白的空间。这个作品的名字叫做”Back Side of the Moon”,是安藤与艺术家James Turrell共同的创作。

《南寺》是一件富有禅意的作品,严格意义上说这并不是建筑作品而是装置艺术作品,外观极为普通其实是一座烧杉木方正老宅,其内的欣赏体验可谓令人终身难忘。即使对建筑相关十分外行,也可借由这一过程体认到“建筑是光的容器”的天才演绎。

克罗地亚《向太阳致敬》的太阳能接受器,日本富有哲学意义的建筑装置《南寺》,都在世界的尽头完成一场与太阳的对话,静静在黑暗中回归本源……又是一个时间与空间的玩笑与顿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