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女人:协和礼教堂——婚展

在厦门轮渡码头静候轮渡鼓浪屿是我觉得在厦门最挑战的时光。挤压压的人潮,密不透风的队伍,连蚂蚁都得找缝才能喘气。

人潮和浪潮最大的不同,是浪潮有节奏的一进一退、一来一往,但人潮中的我,却是步步退。直到渡轮来了,闸门一开,我的后背像是被突如其来的海啸猛推向前。

不羁的海风,轻轻地经过我的肌肤却不纠缠我的体温,我喜欢这种不黏不腻的温柔。

渡轮还未靠岸,我在浮浮沉沉的甲板上,眺望浅滩上有一对新人在拍婚纱照。新娘拖着长长的白纱,像是带着朵朵浪花的美人鱼搁浅在沙滩上。

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也誉为“海上花园”“钢琴之岛”的鼓浪屿,岛上除了电瓶车,其他机动车辆是不被允许的,可想而知,岛上的空气格外清净。

中国在清末至民国时期,拥有两个公共租界,鼓浪屿便是其一。所以,前前后后共有13个国家在鼓浪屿设立领事馆。旅人能透过岛内各国领事馆,游览世界各地近代史的建筑装潢和题材。

另外,还有菲律宾华侨黄赐敏的金瓜楼、印度尼西亚糖王黄奕住的黄家花园、越南华侨许涧的亦足山庄、菲律宾华侨黄秀烺和同乡黄念忆的海天堂构等,个个建筑风格都别具一格。

在旧式建筑林里停停走走,我对左右两侧方方角角的建筑已经晕头转向。

我靠着墙角,静下片刻,再度睁眼,目光被不远处淡黄色的建筑物吸引。那是建于1863年,并在1911年翻建,同时改称的“协和礼教堂”。

百年过去,教堂不见沧桑,反而添增浪漫。

你听过有一种爱情,叫林语堂廖翠凤吗?他们便是在协和礼教堂喜结连理。

廖翠凤一句:“穷有什么关系呢?”此生,她非君莫嫁。

林语堂一句:“婚书只有离婚时候才用得着。”他余生都用不着,于是,他烧了婚书。

我伫在一角不足15分钟,就有八对新人经过。当中有五对新人选择在协和礼教堂拍婚纱照。每一次按下快门,都是幸福的见证。

听见擦肩而过的新郎,额头淌着汗珠,气喘吁吁地对新娘说:“媳妇喜欢照哪儿,我就去哪儿。”新娘听了,笑语盈盈。

你愿陪她站在一个角落,那天以后,你便是她的整个宇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