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正镭:能婴儿乎

我想不通。年轻的妈妈为襁褓中孩子喂奶,枕在母亲臂弯,抱着奶瓶的孩子不时抬望,妈妈却只自顾滑手机,那对天使的眼珠子啊,只好自顾的继续专注吮吸。我不明白。车子停在行人过道前,眼前出现这样的一幕:挂袋里婴儿侧着小脸伏在母怀酣睡,小妈妈单手刷刷施施然当低头一族,把孩子安危的万一全托给了交通灯里的闪闪小人。

街市一景,示意原本天地与共的小小世界,疏离正在开始?

婴孩寻觅母亲的脸,那是最接近天使的眼神。是人们让手机成为掠夺者?我不理解。

孩子在母胎的岁月,欢欣焦灼的期待心情,纯然是眼泪和祈祷的结晶。此刻时光倒带,我回忆起一出舞蹈小品。

一对舞者,在灯光暖和调节下,音符抚摸着肢体,缓慢,转圜扭动。这之间,爱在诗句的朗读声轻微呼吸。舞者形体一瞬,像融冰之小水滴滴入心窝,扣住,转眼放开,一个蓓蕾,绽放。

萌!

1988年在电力站小舞台,观赏舞蹈家林飞仙将我的诗歌在音乐中立体化。飞仙从《赤道走索》中相中了《萌》。诗属意默读感应,舞蹈则让诗生起姿态神情。

写《萌》时,我家女儿正在母胎里。在成家而立之年,同龄友辈群中,乳香的欢愉不时传递。一群年岁相仿的小不点,抱抱,戏耍,哭闹,好奇,提问,学习,成长。红尘打滚奋斗,孩子启动你生命的新体认,清新的心灵释放。

生活日复日,人间世情的起伏,孩子,让人愈加珍惜回家。我们家成员少,两个婴儿的诞生相隔了四分之一世纪。侄女呱呱落地的宝贝,逗着他,抱着他,散发自婴儿身上的体息,像散步林子中不期而遇,亲证沁凉空气里的情感香气,如天庭云朵的汇聚,想是天女捎来的天香。

假日在餐馆巧遇同学,隔桌不时看他牙牙逗孙,何时见过那么耐性的他呀。有位奶奶,小孙子辨得出她拿手的卤汁味道,一说起,呵呵一株芙蓉,真是含笑初始。

孩子的成长是一轮人生,孙子辈的喜来,则是人生转入另一轮。抱个宝宝入怀:“能婴儿乎!”——这可是春秋时期老子说的话。我,从中求索些微领悟。

@2015 黎明/婴啼/侄女眼角/挂珠/盈室浮动/云聚的乳香

婴孩寻觅母亲的脸,那是最接近天使的眼神。是人们让手机成为掠夺者?我不理解。 ——潘正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