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云:在金宝喝金花六堡

一碗六堡茶浸润了几代华人的衷肠。是巧合吗,那天在金宝,先看了锡矿博物馆,又喝了下南洋的劳工茶,人由里到外舒泰了,博物馆里静态的一切也都活了。

离开马国金宝小镇有大半个月了,那一碗茶的回甘仍似有若无留在齿颊。喝茶几十年,却是头一次品尝这茶——六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看见 茶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