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威:超级蚝煎

来到这家叫“阿福”的食肆只不过六点,已是座无虚席。这是个周五的傍晚,在居銮度短假的阿伯夫妇同友人到此用餐。

好不容易在一个蚝煎摊档前找到空桌子,同时也点了盘蚝煎。之后,又在别的摊档点了其他食物和饮料。定是人太多,隔了一段长长的时间食物才陆续送来。最令人不解的是蚝煎一直不见踪影,莫非摊位助手没听清楚?“怕输”地问了她,答曰:“早已在本子里记下,炒多两盘就轮到你们。”

千呼万唤始出来的蚝煎终于上桌。盛在铁板上热腾腾的卖相先让人叫好,及至吃在嘴里,大家都惊为天食——那蚝只只饱满,外熟内生,那蛋松松软软,既香且滑,蚝的鲜与蛋的香完美结合……阿伯从未吃过这么好滋味的蚝煎!

美食一下子吃完。背着摊位而坐的我这时转过身去观察超级蚝煎如何制作。只见一中年男子正在掌镬。他首先将油放到大镬里,继而将蛋、糊、调味料也放了进去。过了一阵子,将镬中物移到一个热铁板上继续加热。

然后他把蚝置入镬内,再把火加大,场面令人叹为观止!那火不仅在炉里旺,也在镬上舞,一只只蚝独特的质感原是在飞舞的火焰里成就的。接着他将蚝倒在铁板上,助手快速洒下葱花,将蚝在蛋中略略搅拌即马上端到客人桌上。这时,掌镬者已开始下一盘的制作,但不忘先细心地将镬洗干净。原来他是坚持一盘盘地炒以使每一盘的火候都恰到好处,难怪品质如此超绝而食客得耐心等待。

阿伯像是被催眠似的将这“表演”看了一次又一次,口中发出的尽是惊叹词。忽然无比感动:这位掌镬先生炒一盘蚝煎的一连串动作,一个晚上不知要重复多少回。这个晚上重复,在摊位营业的每个晚上同样要重复,他是如何招架得住?重复同样的一串动作看似易,实则难。重复多了虽驾轻就熟,但或生厌倦,或生旁骛,或草草例行公事……他定是将每盘蚝煎都视为全新的一盘来炒,再把整个心都放到制作过程里面,才会做出如此令人赞叹的水准。

炒一盘超级蚝煎如是,做每一件带重复性的工作若要做得超好,必亦如是;让我们共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