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总有一天等到你

经常打趣对友人说,在新加坡作奸犯科最不划算,只要犯法,就算逃到天涯海角,警方都会像言情小说《追你追到烦死你》,或者像长青流行曲《总有一天等到你》,势必将你绳之以法。

环顾世界各地,不同罪行有其不同的“时效”。案子逾期未侦破,便告失效,涉案人的罪行也“一笔勾销”。唯有新加坡法律,严明公正,如影随形,“时时有效”!

两个星期前,通缉犯“阿盛”逃亡38年后在槟城落网,押返回来被控非法持枪,一旦罪成,可判终身监禁。“阿盛” 于1980年跟同伙在丹戎加东路准备抢劫银行时,遇上巡警,同伙袭警,死在警枪下,“阿盛”则弃枪逃跑,隐姓埋名,藏匿在槟城。

一个多月前,另一个潜逃了21年的劫案疑犯向邻国警方自首,接着引渡回来面控。这个绰号“海南仔”的男子,被指在1996年跟两个同伙,在裕廊永光路65座组屋停车场,持刀抢了一名男子四万余元现款。

案发后,开车接应的匪徒,以及跟“海南仔”一起持刀干案的同伙,皆已落网治罪,坐牢挨鞭。“海南仔”则潜逃马国,但警方最终还是“等到他”,要他为所干下的罪行负责。

半个世纪以来,潜逃最久的原本是全国职工总会前主席彭由国,他的“纪录”已给“阿盛”打破。彭由国在1979年被控失信,同时也触犯工会法令。他弃保潜逃36年后,向新加坡驻曼谷大使馆自首。据他的律师透露:自首的原因是:“新加坡是他的家”,他要“落叶归根”,不想孤独终老异乡。

即使当过官,但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重新面对34项控状,涉及的款额多过44万元。81岁的他,在2016年俯首认罪,判监60个月。

还有一个逃亡近20年的悍匪“阿顺”,持枪与警方两度驳火,导致一名人质遭流弹击毙。此案在80年代轰动一时。“阿顺”在逃跑期间,以华文信函向本地三家华文报“喊冤”,声称人质非他所杀。然而,法医、鉴证人员与验尸官都举证指他是凶手。

“阿顺”从1984年开始,逃到邻国东躲西藏,四处打黑工。2004年因穷途末路,在新山干案时,失手被捕。历尽沧桑,饱尝亡命之苦的他,暴戾之气消磨殆尽,在被判死刑时,不禁慨叹:“我已经无法回头了!”

不管是“追你追到天涯海角”,还是“总有一天等到你”,这跟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其实是同一道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