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色台南

远洋来的人,若是还历经奔波,从一座大陆到一座岛,心里会有什么样异色的想象?屋舍是乡愁的无限复制,连街道名称都怀丧,阳光散漫海岸,渡不去的是已成异地的陆地,仿佛所有发生在眼前的都是如此地光怪陆离,解不开的疼痛,无名的家,是马森笔下的台南。

这座城太静,静得诡异,《府城的故事》皆发生在房间围墙内外,府城狭窄的巷道,寥无人烟的阳台顶楼。府城的居家空间古屋与新宅之间层叠交错的空间的确让人充满异色的遐想,更别提来自于老作家本身,来自家乡的,来自异地的,来自生命各个阶段的记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