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荷兰水

“荷兰水”这种饮料,对于童年的我来说,是极具诱惑力的。

褐色、橙色、黄色、绿色的液体,澄澈亮丽,里面好似住着神秘的小精灵,咕嘟咕嘟地冒着气泡,当它沿喉而下时,那种感觉,既甜蜜又刺激。 然而,当时家里经济拮据,偶尔才得喝一次。记得有一回,爸爸很难得地捎了三瓶荷兰水回来,然而,进屋时,不慎将那三只瘦瘦的玻璃瓶摔跌在地,“哐啷”几声,三个孩子缤纷的梦便化成了一地闪亮的碎片。

长大以后,我才知道,“荷兰水”正确的名称是“汽水”。

汽水是由英国著名化学家约瑟夫·普利斯特里(Joseph Priestley)发明的。他在1768年将加压的二氧化碳溶入由糖、果汁和香料等原料配制而成的水,发明了这项影响全球的饮料。荷兰在清朝末年将汽水引入中国,中国人将之泛称为“荷兰水”。后来,大量华人移居南洋,便把 “荷兰水”这个称谓一并带来了。

成年以后,有了想喝便喝的经济能力,我反而不再沾唇了。嫌糖分高,也不喜欢气泡在肚子里兴风作浪的感觉。有时,胃囊关不住顽皮的气泡,随着长长的一声“呃”,那个裹着甜味的气泡,便在众目睽睽之下,由嘴里翻跌出来,十分失礼。

然而,世事无绝对。

去年,到非洲埃塞俄比亚旅行时,我居然又成了“可口可乐”的拥趸者。可口可乐由美国引入埃塞俄比亚之后,风靡全民,广告处处林立,销量惊人。影响力实在太大了,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其中一个地铁站,居然取名“可口可乐”!

埃塞俄比亚一些比较落后的小村庄,卫生条件不好,道路泥泞,沙飞尘扬。那晚,在一家小饭馆用餐,食物一端上来,嗡嗡之声不绝于耳,不旋踵,铺天盖地的苍蝇便覆盖了整盘食物,黑压压一片。瞠目结舌的我,一边吃一边手忙脚乱地挥赶苍蝇,狼狈不堪。事后,一如所料,腹泻不止。

与我住在同一家旅舍的玛丽,来自美国。知道我的“惨状”后,善意地传授秘诀。她说:“我来埃塞俄比亚旅行已将近两个月了,从来没有遇上腹泻的问题,因为我有对付细菌的克星。”说着,举起了手中的杯子,晃了晃杯中那深褐色的液体,说:“你瞧,这饮料,每餐只要喝上一大杯,保证你肚子安好无恙。”

我惊诧地说道:“咦,这不是可口可乐吗?”

“正是。“她微笑地说。”虽然没有任何医学证明,但是,预防腹泻,颇为奏效,它已成为我每次外出旅行的万灵药了。“

我曾听说可口可乐当初推出市场时,是当感冒糖浆来销售的,换言之,当时它是药剂,不是饮料。事实如何,有待考证。以可口可乐来预防腹泻,我却还是第一次听闻。

我从善如流,在埃塞俄比亚旅行期间,餐餐喝一杯可口可乐。不过呢,我发现,童年喝汽水那种魂牵梦萦的感觉已荡然无存了;有的,仅仅只是一种喝药的心情。嘿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