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女人:布哈拉: 邮票换门票

想在旅途走得更久更远,看得更多更深入。我的脑袋瓜先要处理两个问题,我的体力能带我走多远?我的盘缠能维持多久?

说起体力问题,这绝对不能忽视。譬如,进行爬山活动到多高是自己的极限?倘若带着侥幸的心情,将会危及自己和连累身边的旅伴。

人生虽要经得起挑战,但前提是先了解战场。

至于盘缠,那是我所有的安全感。在背包出走以前,我生活在城市多年,被灌输着“钱是万能”的想法,把盘缠视为我的根本。

我除了投稿攒下稿费,并没有一技之长能卖艺,那我还能为我的旅途做些什么?我想过很多方式,但都没有付诸行动。

想过替人代购,赚取旅费,但是我的旅途还很长,沉甸甸的货物实在不宜。

也许是契机,我在景点的转弯处,发现正兜售乌兹别克邮票的商人。

这些年久的乌兹别克邮票,有的是建筑,有的是食物,有的是伟大的人物……我自小集邮,特别喜欢收集小全张。那是成套邮票印在纸面上,齿孔周边还有不同图案衬托,而就在这一叠叠的邮票当中,有很多色彩缤纷的小全张。

心里萌出个念头:“要不,就代购邮票好了。”邮票轻便,容易携带。

当天,我拍了几张小全张照片放上网,再利用面簿链接不同集邮爱好者的群组。

丝路经商的商人说过,对产品认知越深才越有商机。

于是,为了分享邮票的履历,吸引更多人的注意,我试着去了解邮票上林林总总的图案,包括它的由来,它的名字。幸运的是,收到不少回响,让我在旅途有了额外的收益,也让我多了预算,能换取景点的门票。

开开心心捏着雅克城堡(Ark)的入门票,入口处集合了不少业余向导,希望我能雇用他们,可是,我的预算只够付门票,所以回拒了。

可我对雅克城堡并不完全陌生。

至少我知道那曾是王城,也是布哈拉最古老的建筑。从5世纪开始便有人居住,一直到1920年被红军炸毁了大部分, 而今,修缮好的地方成了博物馆……

我怎会知道?因为,它也是当中的一枚小全张。

我的旅途,也许走得不够深入,也有人说简直不堪入目。但我的活法总算自给自足,自己一手一脚铺好想走的路。

笔心:我的旅途,也许走得不够深入,也有人说简直不堪入目。但我的活法总算自给自足,自己一手一脚铺好想走的路。 ——笨女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