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酉鸡年 谈鸡

漂亮的紫水鸡
常见的白腹秧鸡
雌雄鹇:雌鹇一般暗褐色为主。
盔珍珠鸡
火背鹇因背上有片橙黄色的羽毛而得名。
雄白冠长尾雉
2014年出现在植物园的红腿斑秧鸡。
2014 年2月轰动本地观鸟界的罕见候鸟:斑肋秧鸡。
白鹇也叫银鸡,是中南半岛和中国南部的大型鸡。

鸡的种类很多,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家族,其中包括雉科、松鸡科、冢雉科、珠鸡科等。趁着丁酉鸡年,让我们到岛国四处走走,认识一下这大家族里的一些成员。

到郊外看本地的“野鸡”:

白腹秧鸡、紫水鸡、红冠水鸡等

紫水鸡

本地能见到不少种类的“野鸡”。

野鸡,是相对于原鸡和家鸡而言,本地能见到的种类包括:蓝胸鹑 (King Quail)、白腹秧鸡 (White-breasted Waterhen)、白眉秧鸡 (White-brow Crake)、红冠水鸡 (Common Moorhen)、 白骨顶鸡(Common Coot)、董鸡 (Watercock)、灰胸秧鸡 (Slaty-breasted Rail),以及红腿斑秧鸡 (Red-legged Crake)等。这些禽鸟的警惕性都很高,远远听到有声响就迅速地躲入草丛,不易被观察。

白腹秧鸡

常见的白腹秧鸡

白腹秧鸡较例外,它们的数量多,容易被观察到。只要保持一定安全距离,你还是可以较长时间观察它们的。

植物园里邵氏基金音乐台边的湖,就常有白腹秧鸡出没。这几只白腹秧鸡显然已经习惯了人来人往的环境。你可以坐在湖边,近距离观察它们那有趣的觅食情景。它们脚爪挺长,张开后脚掌的面积相对较大,那样它们就可以蜻蜓点水般地行走在水面的莲花叶上。

克兰芝湿地在去年被列为保护区并被辟为公园重新开放。那儿有很好的观鸟屏和观鸟塔。花点时间和耐心,你也许就能看到紫水鸡、白骨鸡和红冠水鸡等。

幸运的话你也许还会见到较少见的白眉秧鸡和罕见的候鸟董鸡。

观蓝胸鹑和白眉秧鸡的最佳地点:哈鲁士湿地和克兰芝湿地公园

观紫水鸡、董鸡、红冠水鸡等的最佳地点:克兰芝湿地公园

观灰胸秧鸡的最佳地点:碧山公园

观红腿斑秧鸡的最佳地点:植物园、滨海花园、哈鲁士湿地

到飞禽公园和动物园看“另类鸡”:

鹇、锦鸡、长尾雉、火鸡、珍珠鸡

珍珠鸡

在飞禽公园和动物园里,我们还可以看到很多欣赏价值很高的大型鸡。其中包括鹇、锦鸡和孔雀等。

雌雄鹇

鹇是较大型的鸡种,雄鹇有较亮丽的羽毛,雌鹇则以一身褐色作为保护色。中亚一带有较多的这类鸡种。邻国如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等也各有一些大型的鹇如大斑眼鹇、凤冠孔雀鹇等。可惜在我国仅存原始森林或次森林里已经没有野生鹇了。

飞禽公园里目前有展示的包括:爱氏鹇 (Edwards' Pheasant) 、大眼斑鹇(Great Argus Pheasant)、戴氏火背鹇 (Siamese Fireback Pheasant)及黄腹角雉(Cabot's Tragopan)等。

火背鹇(Fireback Pheasant)是大型鹇的一种,因其背上有片橙黄色的羽毛而得名。飞禽公园目前有展示戴氏火背鹇 (Siamese Fireback Pheasant)。

 

火背鹇

锦鸡

锦鸡是中国的特有雉,是雉科里最漂亮的。雄锦鸡的羽毛亮丽带光泽,有很长的尾羽。白腹锦鸡 (Lady Amherst's Pheasant) 头背胸有光泽的翠绿色,而红腹锦鸡 (Golden Pheasant) 全身金黄,有很高的观赏价值,世界各地的动物园和野生动物养殖场都争着饲养它。红腹锦鸡的头顶有颇长的金黄色冠羽顺着头往颈后覆盖,满身的金黄,看起来非常贵气,金鸡报喜中的金鸡应是非它莫属。

白冠长尾雉

白冠长尾雉 (Reeve's Pheasant) 是中国中部和北部的特有雉。雌雄雉都有很长的尾羽。

雄雉的尾羽可达一米半的长度,是所有鸟类中尾羽最长的。不幸的是,它却要为这美丽的长尾付出代价。它那漂亮的羽毛和尾羽常被取下作装饰品。很多地方戏剧包括京剧里演员头上的头饰雉翎,用的正是白冠长尾雉的尾羽。

白冠长尾雉

月初去了一趟飞禽公园,想拍一两张红腹锦鸡的照以飨读者。很失望的是当时园里并没有展示锦鸡。在亚洲鸟禽区里,却意外发现那里有一对白冠长尾雉。雄鸟似乎很想跟游客交流,每次有游客走近它时它就靠过来,你往东走它就跟着往东,你往西走它也跟着往西,有趣得很。可惜不懂鸟语,不知它所为何事,想要表达些什么。

飞禽公园目前有展示一对白冠长尾雉 (Reeve's Pheasant)。

到公园和植物园看家鸡先祖:原鸡

雉科里的红原鸡 (Red Junglefowl)是众多家鸡的原祖。

原鸡别称野鸡或山鸡。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只有在岛国森林里和乌敏岛上有它们的踪迹。近年来岛国多处有它们的身影,植物园里就有好几个原鸡家庭。在天鹅湖对面的草坡一带,常有原鸡出没。不过这些原鸡好像已失去野性,你也许能看到一只大雄鸡带着两只雌原鸡,大摇大摆地从一群打气功的人身边走过,又或者见到雌原鸡带着三两只小鸡在觅食。

原鸡

观原鸡的最佳地点:

新加坡植物园、白沙公园及乌敏岛

到郊外看候鸟鸡:

红腿斑秧鸡、董鸡和斑肋秧鸡

红腿斑秧鸡

鸡形目的鸟看起来都不擅飞翔,其实不然。其中有些不但能飞还是迁徙性的候鸟呢!本地能见到鸡形目候鸟种不多,其中有红斑秧鸡和董鸡。董鸡南渡到我国的数量极少,要见到它要有点运气。2014 年一只 “很友善”红腿斑秧鸡出现在植物园。

斑肋秧鸡

斑肋秧鸡是本地极罕见的候鸟。在正式观鸟记录中它只在2011年被观察到一次。2014年2月,一只斑肋秧鸡在星和园被《联合早报》摄影主任李天錡发现并把相片贴上社交媒体后,整个观鸟界和自然摄影界顿时沸腾了起来。接下来的几天,星和园那小小水池前每天都挤满了观鸟和拍鸟的人,场面简直就像是热情歌迷在看他们心目中的天王偶像的演唱会一般。可惜它只逗留了几天就继续它南飞的迁移行程。

斑肋秧鸡

目前在本地斑肋秧鸡只有两次被观察到的记录。

“鸡”遇 2017:白鹇

刚跨入2017年,观鸟界传来一个很劲爆的消息说一只白鹇(Silver Pheasant)出现在植物园里。白鹇也叫银鸡,是中南半岛和中国南部的大型鸡。它脸颊鲜红色,有颇长的黑蓝色头冠羽,身体下部为黑色,背部和很长的尾羽为白色,背上还带有很漂亮的黑色图案。

白鹇

鹇从来没有在本地的野外出现过,所以这只白鹇的出现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自然学会鸟组作为业余保育和观鸟前卫,理所当然有必要对此消息有所跟进。1月8日,星期天早上,我去了一趟植物园,希望能实地观察这位稀客。从社交网上的图像推断,它应该是在植物园的热带雨林里。果然一片雨林中,我看见一位年纪较大的先生拿着相机,蹲低身子,对着树林里拍。我往相机指着的方向看去,一眼就看见那白鹇,它正在一根半朽的木桐后活动。它很自在地低着头在啄食,偶尔抬头看看我们。它那白色的背在密林中显得格外耀眼。闻风而来的观鸟和摄影人越来越多了。它毫无禁忌地在隔我们5至6米的地方活动,有一阵子它甚则离开围观的人群不到两米的距离。

本地并没有野生的白鹇,也从没有记录过有此类候鸟。从这只白鹇举止上看来,它已经习惯与人相处,极可能曾被养过。它的左脚上有个供辨认的金属环。是被野放?是逸鸟?它的来历还是个谜,还在查究中。到目前为止,只能说它的出现是一大惊喜,似乎是为鸡年而来。

 

本地能够观察到的鸡种类不少。你如果也想出去郊外走走,看看本地的野鸡,但又不知如何着手的活,不如注意一下新加坡自然学会属下的鸟组的活动:

自然学会网页:www.nss.org.sg;

自然学会面簿:Nature Society (Singapore);

自然学会鸟组面簿: Singapore Birders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