阉鸡阉猪

前阵子,我们一群人到了云南昆明郊外的一苗族山庄。那里的景致与儿时的乡村十分相似,我好像回到过去。一踏进庄子,就看见有个人引导着一只大大的猪在路上走。啊!那是远去的行业“牵猪哥”也。这让我回想起阿公养猪的情景,我是阿公的大孙,自然成了他的最佳小帮手。

那时,母猪一到“育龄”,或小猪断奶后母猪发情时,阿公总会叫我去请村里的“猪哥伯”牵引“猪哥”(公猪)来给母猪配种。每次看那只老猪哥大摇大摆走在路上,口沫横飞,十足人家形容的“猪八戒”色鬼样,跟这次所见一致。现在真的已经难见,牵猪哥这行业渐渐消失了。过去从事这行者会让人瞧不起,因它被视为污秽、卑贱。潮州人有首歌谣:“天顶一只鹅,阿弟有亩(太太)阿兄无。阿弟生仔叫大伯,大伯听着无奈何。收拾包裹过暹罗(泰国),来去暹罗牵猪哥。”用来取笑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