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华:随遇而作

周末就该像个周末的样子——我把冷气开足,坐下来读书、喝茶,这就是所谓“周末的样子”。今天读的是杨绛先生的作品。年纪渐长,越发喜欢杨绛的秋水文章,老太太的文字举重若轻,看似平淡却绵里藏针,实在耐人寻味。私以为她的文字境界,属最上乘。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在上海读大学,那会儿钱钟书的《围城》重新出土,红遍大学校园。不久,杨绛也出版了长篇小说《洗澡》,写的是她熟悉的知识分子故事,得心应手,尤其姚宓和许彦成的地下情,幽微含蓄,引人入胜。按理说,彦成已有妻室,姚宓的介入是第三者,可读者一点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他俩这种“发乎情,止乎礼”的吸引,很是动人。两人“游香山”(最终未能同游)一节写得真是令人扼腕叹息。不学无术的余楠,也写得栩栩如生,连我们复旦也有这类人物,一边读一边想,某某教授不就是活生生的“余楠”吗?施蛰存先生曾说《洗澡》是半部《红楼梦》和半部《儒林外史》的结合,这个评价非常之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