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另眼看朝鲜

潘君瀚这三年来拍下朝鲜人生活的各种层面,他把照片和影像上载到自己的网站和面簿,让全世界免费欣赏,提高人们对朝鲜的认识。
蔡优进认为这几年来平壤的市容已有很大变化,但朝鲜的建筑师还在探讨适合的建筑风格。
平壤的公共住屋外观看起来就像新加坡的政府组屋,这是外人较少看到的朝鲜。(蔡优进提供照片)
平壤中央动物园的爬行动物馆,外观设计是80年代的风格。(蔡优进提供照片)
李伟明专门带领东南亚和欧洲公司参加平壤国际商品展览会。
平壤每年春秋两季都会举行为期4天的国际商品展,展出货品琳琅满目,每次吸引约三万人。(潘君瀚提供照片)
到平壤参展的生意人会到万寿台等景点参观,进一步认识当地的风土民情。(李伟明提供照片)
朝鲜并不如外界想象落后,平壤国际商品展上可以看到电脑、高清电视等商品。(潘君瀚提供照片)
三太星在平壤有三家大型餐馆和29家外卖店,售卖汉堡、薯条、炸鸡、华夫饼、热狗等快餐。(潘君瀚提供照片)
苏炳强在三太星的外卖店外留影。(苏炳强提供照片)
两名朝鲜女生在游乐场玩碰碰车,重拾童年。(潘君瀚摄影)
每到周末,朝鲜中老年人都喜欢聚集在公园唱歌跳舞,互相交流同时也娱乐身心。(潘君瀚摄影)
三个女生在朝鲜东部的海滩上追逐玩乐,附近也有人在玩沙滩排球,这画面可见到当地人的消闲生活。(潘君瀚摄影)
一对新人在平壤民俗公园拍结婚照,腼腆中带新婚的喜悦。(潘君瀚摄影)
朝鲜逢节日或重要场合都会举行大型歌舞活动,年轻男女都会盛装参加。(潘君瀚摄影)
潘君瀚在朝鲜东北部的清津旅游时,一群学生用手机拍他,他后来索性与她们一起玩自拍。(潘君瀚摄影)
朝鲜估计有超过300万个手机用户,他们使用的都是国产品牌手机。(潘君瀚摄影)

国际上有关朝鲜的新闻,几乎都是负面的,最引人注目的是:截至10月20日,朝鲜已试射了8次、共24枚导弹,但只有一次成功。

除了导弹,核武、人权、饥荒、独裁、叛逃、处决……几乎就是外界所认识的朝鲜。

联合国因朝鲜的频频“违规”而加以谴责,并通过各种制裁手段,意图迫使朝鲜屈服。

然而,朝鲜到底是个怎样的国家?朝鲜人过着怎么的生活?

四名长期在朝鲜工作的新加坡人,包括摄影师、建筑师、餐饮业者、招商专家,为我们掀开铁幕,看见教人惊讶的朝鲜。

潘君瀚(40岁,摄影师)——三年访朝鲜15次 看见它的好

看到潘君瀚拍摄的朝鲜照片,你应该会很惊讶他如何在那里到处走动,拍到那么多普通游客无法看见的景观,甚至还能坐上小型飞机从高空拍摄首都平壤的城市美景。很多人难免会问:“这是真的吗?”“朝鲜竟然那么美?”

这一切要从2013年说起。那一年,擅长360度录像的潘君瀚对神秘的朝鲜产生兴趣,希望能公开地拍摄朝鲜人的日常生活。他毛遂自荐,向各国的朝鲜大使馆提交了过去的摄影作品,最后获得朝鲜驻新加坡大使馆的青睐,允许他展开摄影计划。

那年至今的短短三年内,在几家外国旅行社赞助下,他已到访朝鲜15次,从南到北,乡村到城市,也创下两个第一——第一个在朝鲜进行360度录像的摄影师,第一个乘小型飞机航拍平壤的外国人。回国后,他把这些旅游照片和影像上载到自己的“DPRK360”网站和面簿,让全世界免费欣赏。

谈到在朝鲜最难忘的经历,潘君瀚笑说有太多美好回忆,若要讲一个,他指朝鲜的饮食文化与韩国很不一样,风味独特:“我吃过汽油煮蛤蜊,当地人把汽油直接淋在蛤蜊上然后点火,火灭后就可以享用,没有添加任何调味料,全天然的味道,没有汽油味。另一个例子是,你可以在打靶场内用气枪射鸡,射中的话,厨师就会用那只鸡煮人参鸡。”

很多新加坡人对朝鲜的印象相当刻板——危险、备战、政府制造假象给外国人看。潘君瀚则认为朝鲜人待客有礼,犯罪率低,大家都尽量过正常生活,丝毫感觉不出备战氛围。

“如果我看到的每样东西都是政府制造的假象,那就说明我一定是很重要的人,须要那样劳师动众。那也表示朝鲜政府的统筹能力比任何西方国家还厉害,果真如此倒不如把精力都用在军事发展上。我很难跟你解释朝鲜的现状,你必须亲自去看看。”

潘君瀚强调,他没收朝鲜政府任何酬劳,也不设政治立场,所有摄影作品纯粹是想展示朝鲜人的日常生活,让大家能看到该国的另一面。他坦承曾经帮助一名女“脱北者”(逃离朝鲜的人)与她在平壤的女儿取得视频联络,不过后来由于抨击声浪太大,而被迫终止计划。

他解释:“身为两个孩子的父亲,我理解这对母女的心情,只是想帮助完成她们的梦想,但这项计划后来演变成政治议题,很多人指责我在帮朝鲜政府宣传,我因此决定放弃。提到朝鲜,大家就自动想到它的坏,不过,我却看见它的好。”

那朝鲜的好是什么?潘君瀚低头想了想说,当地生活还没那么物质化:“由于没有太多广告,朝鲜人对品牌没有强烈的认知,消费文化不强,他们购物注重的是该物品能用多久。世上很多地方已经不是这样。”

潘君瀚希望能帮朝鲜融入国际社会,而最好的方法就是通过贸易和投资,他认为制裁只会让普通百姓受苦。“西方媒体对朝鲜的报道总是偏向负面,让我们忘记朝鲜人也是人,他们是世上最被误解的国家,我希望能继续通过我的作品,让其他人更了解他们,因为只有通过真正了解才能带来和平。”

蔡优进(31岁,建筑师,“朝鲜交流”设计项目统筹)——民众住得不错 建筑风格待加强

八年前的一趟朝鲜之旅开启了建筑师蔡优进与这神秘共产国家的关系。他说:“我在华初修读历史时,读过共产和资本主义之争。后来赴伦敦的建筑联盟学院(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留学时,对社会主义建筑风格产生兴趣,所以决定到朝鲜旅游看一看。”

那趟旅行引起蔡优进对朝鲜更大的兴趣,想更深入了解这个封闭的国家。2010年,他的高中同学成立非盈利组织“朝鲜交流”(Choson Exchange),邀请他加入,成为设计项目统筹。该组织致力于带领志愿工作者进入朝鲜,主要为当地年龄介于20至40岁的人提供经商、金融、经济和法律等方面的培训课程。此外,也为当地年轻人安排到国外实习的机会。

蔡优进目前在本地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也是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SUTD)的客座助理教授。至今,他已到访朝鲜六次,最近几次负责筹划英国建筑联盟学院与平壤建筑大学的交流培训计划。他发现平壤这几年的市容有很大变化,不少新建筑冒起,设计也摒弃早期的苏联风格,趋向多样和个性化。

“当地建筑师想建造比较鲜艳、更独特的建筑物,然而它也必须体现社会的集体意识,这是一个矛盾,我觉得他们还在探讨适合的建筑风格。例如,平壤中央动物园有一个爬行动物馆,内部屋顶设计结合钢条与玻璃,现代感与其他城市的生物园类似,然而它的外观却设计成一只乌龟,直接带出爬行动物馆的主题,这俨然是上世纪80年代的风格。”

外国媒体不时报道,朝鲜民众的居住环境条件很差,蔡优进通过交流计划发现这些报道并不属实。他曾到访平壤人的住家,发现规划和设计类似新加坡的政府组屋,素质并不差。“他们的建筑可能面对一些隔热、防水问题,不过简单的居住空间相当充裕,有厕所、睡房、客厅等。周围环境也不错,道路清洁整齐,有脚踏车道等,跟世界其他城市大同小异。”

另个有趣的观察是平壤的“百货小店”。原来平壤到处可见这些小店,面积虽然只有两间四房式组屋那么大,但货品琳琅满目,有衣服、家电,甚至是太阳能板等。

蔡优进认为朝鲜人跟其他国家的人无异,都想从工作中得到乐趣,也追求升职加薪,希望获得认可。“很多人觉得朝鲜人很死板,没有自己的思想。其实他们尊敬国家领导人,也有自己的意见,英语不错,能进行深入的学术讨论。他们对政治议题不太感兴趣,只希望能通过交流汲取知识,让自己生活得更好。”

蔡优进说朝鲜问题很复杂,除了政治层面,也有平民百姓的另一面。“政治局势当然会影响交流计划,不过这不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我觉得与朝鲜接触能起正面作用,希望有一天那里的建筑师能走出来,与世界各地建筑师合作。我比较像人类学家,只想多了解朝鲜社会,不会戴任何有色眼镜。”

■有兴趣了解“朝鲜交流”的活动,可上网查询:www.chosonexchange.org

李伟明(43岁,仁德亚洲总裁)——朝鲜人做生意讲信用

李伟明可说是一个“朝鲜通”,早在1996年就到朝鲜工作,当时他是一家本地企业的业务代表,每年得到朝鲜洽谈生意。2014年,他决定离开老东家,自己出来创立仁德亚洲(Jentech Asia),专门带领东南亚和欧洲公司参加平壤国际商品展览会。

平壤每年春秋两季都会举行为期4天的国际商品展,展出货品琳琅满目,包括电脑、家电、美容保健品等,任何人都可以买票进场,每次吸引约三万人。刚在上个月举行的秋季商品展,李伟明就从东南亚带领了30人的商队参展。

他说:“很多公司对朝鲜有兴趣,却不知道如何接洽。由于朝鲜管制信息,所以外人不可能直接与朝鲜商人联络,反之亦然,因此国际商品展就扮演了重要角色。这展览不只针对当地企业,也直接面向普通消费者,是测试市场的好机会。”

李伟明透露,目前有超过20家新加坡公司和朝鲜有生意往来,一些是知名的本地品牌,例如超级咖啡、猫头鹰咖啡等。不过由于朝鲜受到国际制裁,很多企业虽然做的是正当生意,却宁愿保持低调,避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朝鲜人喜欢新加坡的什么产品?李伟明说:零食、食用油和饮料。“其实朝鲜人很喜欢东南亚的食品,他们认为我们的产品又便宜又好。由于他们知道中国出现黑心食品,所以虽然很靠近中国,却不太喜欢进口中国货。前几年,当地掀起喝咖啡的文化,年轻人爱喝咖啡,所以朝鲜进口了很多咖啡产品,现在则开始流行运动饮料。”

与朝鲜打交道20年,李伟明是所有受访者中资历最深的。他以吃鸡翅膀为例,说明朝鲜这些年所取得的经济成绩:“我刚去的时候,多数餐馆员工都不会英语,菜单只有韩文。我想吃鸡翅膀,只能拿出韩语字典,指着自己的胳膊,比手划脚,店员才明白。记得当时的鸡翅膀瘦瘦的,营养不良,不像现在售卖的,比较肥美,哈哈。”

朝鲜人爱喝酒,到那里做生意,难免要应酬。李伟明说,当地人爱喝烈酒却不喜欢自己倒酒,喜欢替彼此倒酒,“因为自己倒酒表示赚不到钱,彼此互倒就表示大家有钱赚,我花了一些时间才适应这种饮酒文化。”

朝鲜人的另一个特点就是“信用第一”,只要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就算没有白纸黑字,只有口头协议,他们依然会守信用。李伟明说:“我在那边做生意,20年来从没被骗过,重点是要花时间了解生意伙伴,也给他们机会了解我。”

对很多外国生意人而言,朝鲜的信息管制对沟通造成很大困扰。李伟明介绍,当地人没有个人电邮,为方便审查,所有电邮只能通过企业的统一邮箱接发,所以与朝鲜人电邮沟通一般会耗上好几天。如果有急事须要打电话,也得先发电邮通知,约好时间,再通过接线员接驳。

此外,朝鲜的国际电话费也很昂贵,一张售价40美元(1美元约1.40新元)的SIM卡其实只有15美元的储值,从平壤打电话到新加坡每分钟是2.50美元。如果要有上网功能,一张SIM卡的售价则是240美元,只有200MB的数据量,超高价令人咋舌。

李伟明笑说:“如果要打国际电话,我会建议参展商先准备讲稿,哈哈……由于信息和行动受到限制,很多本地商人干脆把参展当成度假,白天专心展览工作,晚上就聚在一起喝酒,反而有助于大家建立感情,有时甚至还谈成新的生意合作。”

虽然距离明年春天还有半年,李伟明已开始为春季国际商品展招商。面对朝鲜的各种负面新闻,他说那些都与政治有关,外国商人只要遵守联合国制裁,谈生意就好:“不是所有消息都是真的,我鼓励大家亲自到朝鲜走一走。其实,朝鲜人挺尊重外国人的,因为他们相信我们是有一点身份地位才能来到他们的国家。入乡就要随俗,我们也要尊重他们的法律和文化。希望朝鲜未来能更加开放,人民消费能力增强。”

苏炳强(63岁,三太星餐馆经营顾问)——对经济有贡献 获颁金日成徽章

2009年5月,平壤开设了朝鲜第一家快餐店“三太星”(Samtaesong),当时这可是一件大事,全球媒体竞相报道。三太星其实是一家联营企业,幕后推手有三个新加坡人,其中一人是苏炳强。

回忆起当年的决定,苏炳强说:“我拥有一家美国快餐店的连锁经营权,另外两个新加坡投资者没有餐饮业经验,于是邀我一起进军朝鲜。我认为是个商机,便决定放胆一试。”

三太星目前在平壤有三家大型餐馆,29家外卖店,一个中央厨房和最大冷藏库,员工超过130人。餐馆售卖汉堡、薯条、炸鸡、华夫饼、热狗等,售价介于1.70欧元(约2.50新元)至5.40欧元(约8.20新元)。

在朝鲜开快餐店,本以为苏炳强会碰上一大箩问题,他却说一切相当顺利。“或许是因为我的朝鲜伙伴有很好的背景,所有员工都很合作、好学、有纪律、有礼貌,没有黑箱作业。这跟中国很不同,我曾经在成都和上海开过连锁餐馆,很快就撤出,因为实在太黑暗了。”

开店初期,苏炳强曾在平壤呆上两个月,现在他一年会到朝鲜两次,很多朝鲜人从生意伙伴变成了他的好友。有趣的是,鉴于他对朝鲜经济做出贡献,当地官员还颁给他一个金日成徽章。

他自豪地说:“这个徽章不随便给外国人,这表示他们把我当成半个朝鲜人看待。有一次,我从平壤搭飞机到北京时碰到一位朝鲜外交官,他很惊讶我竟然有这个徽章。这应该是个传奇吧,新加坡有几个人有这个徽章?”

过去八年,苏炳强见证了平壤市的翻天变化,高楼林立,新地铁线,新机场等基础设施相继建成,民生获得极大改善。“以前连原子笔和纸都难找,现在能买到LCD电视、平板电脑、国产车等。路上汽车也越来越多,人们的思想变得更开放,女性穿着自由多了。”

物质生活不断改善,但朝鲜人纯朴善良的个性依然不变,苏炳强举例说:“我每次到朝鲜公干,当地导游觉得酒店洗衣费太贵,所以会主动帮我洗衣服,分文不收。我活到这把年纪,在新加坡都没碰过这样的事,他们还保留儒家的敬老思想。记得三年前,三太星员工在我生日当天送我一束花,还带我到凯旋门前照相留念。”

苏炳强特别欣赏朝鲜人的民族性,面对国际制裁,他们依然充满自信,不屈不挠,不抱怨,对未来充满憧憬。“我觉得制裁对朝鲜不公平,大家都是人,应该有各自的生存权利,不该因为某种政治原因而打压它的发展。”

由于平壤市的快餐市场接近饱和,三太星现在也进军资讯和房地产业。苏炳强也被朝鲜生意伙伴介绍到高丽航空集团,协助训练餐饮部员工,并提供咨询服务。他认为,朝鲜在食品和基础建设上有许多商机,新加坡人应该抓紧机会,到朝鲜做生意。

“当初很多人笑我进军朝鲜,嫌他们穷、封闭,根本赚不了钱,结果我的生意做到今天,还看到朝鲜的进步。朝鲜人对新加坡没有戒心,我们应该利用这机会去做生意。其实他们的现代化不逊于新加坡,一旦国际制裁解除,相信全世界都会冲去跟他们做买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