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宝贝

七八十年代台湾影坛巨星林青霞,近年笔耕不辍。她的第一本书《窗里窗外》在2011年出版,里头收集了她的戏、亲情、朋友、趣事、缘分及对生命的感悟。早报周刊取得她的同意,转载文章。林青霞也针对每一篇文章重新审视当年的机遇而在文末附加“如今看当年”。

认识嘉倩那年她只有六岁,我正在她家对面的一栋空房子拍《追男仔》,她偶尔会过来探班,总喜欢贴在我身前好奇的望望镜子再望望我,张着小嘴出神的看我化妆。半年后我已经成了她的后母,刚开始她以为我夺走了她父亲对她的爱,很不是味道,我努力的让她明白,她没有失去父亲,反而多了一份母亲的爱。

晚上她总喜欢我陪着她睡,在她睡不着的时候,我会用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顺着她的脊椎骨上下走,好让她早入梦乡。她八岁那年,我生了爱林,因为忙着照顾妹妹,难免疏忽了她。

后来她去北京念中学,又到美国洛杉矶念高中,等到她再回到香港念大学,已经是个19岁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了。一天晚上她睡不着,要我陪,我照样用食指和中指帮她入睡,这才惊觉她的背部已经不是一只手可以应付的了,我必须用两个大拇指坐着按才够力。

现在我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晚上还是喜欢按摩她们的背,让她们安心入睡。我喜欢借着抚摸她们的身体传达我的爱意,感受她们的成长。

孩子们成长的真快,即使你每天触摸她们,还是明显的感觉到她们的背脊一天比一天长,一天比一天宽;她们的脚板一天比一天大,一天比一天厚。

有一晚,我左边一个右边一个的搂着爱林和言爱睡觉,爱林睡前总喜欢轻声的哼着歌,我看着她的眉、望着她的眼,那浓密的眉毛,一根根顺着长,跟我是一个模样。她的眼神充满着少女的幻想,我不觉入了神,脑子已飞到八年前养和医院我的产房里。那是言爱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十几个朋友围着她,赞叹着小生命的降临。五岁的爱林穿过他们静静的走到我床边,抚摸着我戴着胶圈的手腕:“妈妈这是什么?”

“妹妹脚上也有一圈,这样才不会把妹妹抱错。”

“我说的是这个,”她指了指我手腕上吊盐水扎针的地方,眼泪在眼珠子里打转。我怜惜的握着她的手:“小宝贝,别担心,不痛的。”想到这里,我被身旁言爱滔滔不绝的话语给唤醒。言爱两只手在空中比划着,声音铿锵悦耳:“我看着天上的白云,很像棉花糖!就一手一手的把云抓进我的嘴巴里!”她两只小手捂着小嘴。“我又抓!抓!抓!把天上的云都抓进了我的糖果罐里!天空变得一片蓝蓝的,没有白云,只有月亮和太阳,大家都不高兴了。”她伤心的说:“我罐子里的云也越变越小。”忽然又提高嗓门:“我打开糖果罐把云通通放出去!天空又有了白云!大家都开心了!”

“你在说什么啊?”

“我的梦。”

“谁不高兴了?”

“农夫啊!”

“农夫为什么不高兴?”

“因为天不下雨了啊!”

“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

“因为我喜欢这个梦,所以我一遍一遍的想,所以我记得喽。”

我正在想怎么帮她解梦,她已经睡着了,也许又去做另一个梦了。我看着她那天真无邪的小脸蛋,心里想着,有了这三个小宝贝,我还求什么。

如今看当年:这些温馨的画面,我把它记录下来,等女儿们重温的时候,会成为一种永恒的幸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