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畔

暮色下的河畔,立着一个出位的躯体。估计大概有五尺多,不过蜷缩得看起来有些瘦小。左手纤细的手指从肩上滑下,落在玉白的大腿上轻轻抚摸。她不时划开手机,从水灵灵的眼角凝视亮得刺眼的屏幕。动作上下、反复不下十遍。

短暂的光亮,照明了被泪水滋润的鲜艳嘴唇,微微地颤抖着。没有太多的话语,只有偶尔的咽泣。眼前细长的刘海与眼睫毛上演了一段生死恋,利用她的眼泪来争取每一个能够结合的机会。她无意的每一次眨眼,每一次的梳理,只会让这对恋人更加靠近,更加紧密。沿着睫毛滑下的粘糊黑色泪珠,每次都被划过的手心涂得满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