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印度人与鲸鱼

在国家博物馆前门草坪上,出现一个长24米,由木与钢铁打造,外层类似大船,内层为鲸鱼遗骨的架构,令人联想到博物馆展列过的一个印度长须鲸骨骼——这头“新加坡鲸鱼”1892年在马六甲海滩上被发现,曾在博物馆内展列,深烙在国人的记忆里。后来博物馆转向专注新加坡历史的呈现,这副骨骼显得无用,1972年送给马来西亚吉隆坡国家博物馆。

本地艺术家陈健伟(David Chan,37岁)的装置艺术《伟大的东印度人》(The Great East Indiaman)召唤的不仅是逝去的集体记忆,也唤起民间传说中有种名为“东印度人”的神秘鲸鱼,被人类驯服为海洋中的困兽。相传有只鲸鱼“印第安纳”将一名乘客跨越半个海洋送到东南亚,抵达马来半岛。在陈健伟的奇想中,是已绝种的鲸鱼将莱佛士带上海岸。

“东印度人”也是英国东印度公司旗下帆船的名称,莱佛士就是坐上这种象征海洋贸易与殖民扩张的帆船登陆新加坡。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