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在针线之间

昏黄的灯光下,老鞋匠一针一线地织着一只花色帆布小脚鞋。旁边坐着一位老太太,两鬓斑白,额头上的纹路显而易见。老鞋匠用他粗糙的、长满老茧的手去缝织。手掌的纹理鲜明,深青色的污物在凹陷处,原本油亮的指甲变得黯淡无光。鞋,是一种传承。

那是一个黄昏,夕阳的余晖照在白云一角上。远处霓虹灯依次打开,预示着一个欢闹又吉祥的夜晚。我缓步走进鞋匠的店里补鞋。他是一个值得信赖,淳朴憨厚的人。他从不会多收一毛钱,而且补鞋的时候极为认真,仿佛眼珠子都要掉进鞋里面了。我像以往一样让他帮我补鞋。平常一派悠闲的他,今天却说可能得等一会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