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留学生看美国总统大选 太阳照常升起

美国总统是何等的重要,任何人基本上都无法躲过他的影响力。作为留学生、作为少数族群的一员,在新体制下我们的安危,我们所捍卫的价值观,和我们关注的人权和气候问题是否能持续,自然成为了多数人的焦点。

10月31日万圣节,我在网上购买了一个特朗普的面具,并且戴着面具出席了研究生俱乐部所举办的万圣节派对,获得了热烈的反响。在“千禧世代”聚集的耶鲁大学里,多数人会和你说,这一年来似乎没有什么比特朗普更值得畏惧的人。

转眼间,11月9日,耶鲁校园异常安静。细雨纷飞,学生们在路上时不时的拥抱虽然时不时打破了节奏,但是这一天的日常生活还是提醒着我们,即便“蓝瘦香菇”,太阳照常升起,日子还是要过。

根据《耶鲁每日新闻》所做的调查,这所学校里有近95%的学生支持我们的校友希拉莉当选美国总统。在面对悲伤的气氛席卷整个校园的同时,校方不同的单位也纷纷传来了电邮,对学生表达了支持和安慰。

作为一个旁观者,在这场大选中,我本来应该没有多大的话语权。更何况,很多人会说,毕竟只在这里呆一年,应该没有什么既得利益须要去衡量。

美国总统是何等的重要,任何人基本上都无法躲过他的影响力。作为留学生、作为少数族群的一员,在新体制下我们的安危、我们所捍卫的价值观,我们关注的人权和气候问题是否能持续,自然成为了多数人的焦点。

但是,任何社会变迁所带来的实际影响,不应该停留在纯粹的利害关系,而更多是对这一切过程的检视和反思。

反思时代节奏

徘徊在不平静的社交媒体上,很容易迷失对时代的认识。我很讶异,身边的人也都在问,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学生是否真的已经和时代普遍脱节了?

太阳照常升起的那一天,我们才能够冷静地反思时代的节奏是什么。

这种脱节源自于一种自信,安逸于认为“沉默的大多数”和我们的想法一样。沉默的多数到底是谁?然而,提出这个问题,本身就失去了其意义。因为沉默的声音震耳欲聋,但若是仔细地去聆听它,却发现它的声音和自己的专注力成反比。

这从来不是一场不可能获胜的战争,更不是一场因为轻敌而失败的战争。这从来就不曾存在着战争,而是分化成为自证预言的结果。不论是一味地抨击彼岸,或是想要站在另一边去聆听的想法很可怕,因为过程中自然地划定了一些本来就不存在的边界和对立面。

世界上很多的纷扰其实只是居住在脑中的一个小角落,总是和自己的无知一起被放大。太过自信的一群人,有着自我优越感的一群人,只想着自己利益的一群人,歧视某个群体的一群人,到最后还都会是一群人。

“意义”上的盲点

心中很多翻涌,但最后总会归回沉默。说什么话都被诟病为马后炮,我们所坚持的仁义道德都被指责为“吃人”。本以为的一些最低底线,成为了两群人之间的鸿沟,这或许才是我们真正迷失的理由。

今天和人类学教授在讨论这一点的时候,或许这样子迂回的概念被贴上了“形而上学”和“后现代”的标签而被舍弃。我们是如此喜欢探寻意义的生物,而这成为了所谓的“意义”上的盲点。

看到美国如此,我和其他身处外国的新加坡人最近也在思考新加坡是否会走向相同的道路。或许我们还能有如此真挚的讨论,恰巧显示出了未为迟也。因为所追求的不是任何实际的东西,而是那种过程,那种脉动。

反正明天太阳还是会照常升起,这还需要意义吗?

(传自美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