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游记

晌午,蛇山峰岭,踩着脚下由青鹅卵石铺平的路。身旁的旅客三五成群不绝地肆意放声叫嚷。我无视,并平步前行;缓缓浸濡于千百年的古街,细细欣赏这砖瓦不计、宫殿般奢华的楼宇。南门,石桥,白栏;绿水轻漾波流,假山屹立浅池,荷花簇簇婀娜,杨柳枝扫湖畔,湖面王羲之放鹅的场景历历在目。走累了,坐在被紫藤花挂满的长亭下,好像自己早已摇身变成三国时代的某位倾城公主,迎风,想要吟诗,可文采远远不及崔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