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坡造流动空间

Formwerkz提供照片

家,心灵所在。一起走入别人家,从装潢布置与设计,看居住者的生活状况与个人品味。

坡道是这幢位于花拉路的洋房的灵魂所在。

为了让屋主两个女儿在家有更多跑动、玩捉迷藏的空间,Formwerkz建筑事务所巧妙地采用坡道设计,沿着屋子两边蜿蜒而上到屋顶。原本为孩子设想的初衷化成建筑设计语言却一点也不孩子气,反而为整个家创造了空间的纯粹与愉悦心情的流畅感,我当天跟着建筑师去参观,临走前忍不住走回坡道,感受建筑师的匠心与巧思。

坡道的终点接上屋顶,豁然开阔。

坡道从房子左侧开始,缓缓升高经过一系列高耸的玻璃窗,望进一楼的客厅与饭堂;上到二楼坡道急转折成走道,经过女儿的房间和浴室,以及屋主夫妇在前屋的卧室。走到二楼尽头,右边有道玻璃门,打开它,卧室的走道又转折到屋子右侧的坡道,攀上屋顶的泳池。

Formwerkz伙伴与主建筑师陈思璇说:“屋主与我们分享他的一个梦想:他小时候常在老家的花园跑动、踢球,现在新加坡的土地越来越有限,但他仍希望他的女儿在家也能享有这样的空间。我们虽在屋前打造了一个小花园,但还不足够。我们问自己:要怎样才能在有限的空间延长户外的路径,给他们家两名未来的马拉松少女更多跑动空间?于是从花园转折入屋的坡道,这么一个简单的建筑元素很显然的便是我们的答案。”

坡道从屋子左侧开始,扮演多重角色:是孩子捉迷藏的跑道,也是阳台及为屋子遮阳挡雨的设计。

天台泳池突破成规

建筑师也打破泳池必定朝向主建筑的成规,将泳池升高到屋子的天台,让住户有一望无垠的开阔视野,坐拥四周景观,白天抬头便是蓝天白云,晚上星星堆满天。将泳池设在天台也让从屋外弯进屋内,又从室内转出户外的一趟坡道旅程有了目的地。走到坡道尽头,眼界随着天台露天泳池而开阔,心中忽然体会到陶渊明《桃花源记》里的“豁然开朗 ”。

天台泳池打破成规,整体创造视觉与建筑美感,还能为热带的房子降温。

坡道在这个家扮演了多重角色与功能。它是走道也是阳台,能游走或驻足流连。它是热带住宅天然冷却的装置,让屋子两侧凉爽通风,也让屋主的女儿能不开冷气,在自然通风的房里入眠。它也是让维修人员不用穿过客厅与饭堂也能进入屋内的通道。

简简单单的坡道融入了不少重要的细节——一楼攀上二楼的坡道用镂空玻璃纤维铺成,能让空气流入底层的停车间和女儿的舞蹈排练室;从二楼攀上屋顶泳池的坡道则嵌入雾面玻璃,作为楼下饭堂与客厅的天窗,白天将自然光引入室内,晚上客厅的灯光则照亮玻璃,让它成为坡道的照明灯。祖母在白天会来家里照顾、陪伴两个孙女,老人家最喜欢坐在沙发上欣赏午后阳光透过雾面玻璃,投射在白墙上的光影舞蹈。

 

饭厅落地窗高耸,充沛的光线透进起居空间的每一个角落,也看得到穿过坡道的身影。

主人的生活十分简约,一楼的生活空间只有必要的奶色沙发和淡色实木餐椅和玻璃餐桌,这就更突出屋主重点摆设的几件画作——客厅白墙的光影舞动与新加坡画家林子平的字画相映成趣;二楼的走道尽头摆着东南亚先驱画家李曼峰的画作,每走一步就越靠近大师笔下颜色瑰丽,栩栩如生的公鸡图。

主卧室也只有一张建筑师打造的双人床,橱柜隐蔽在墙内,建筑师采用一张有山水画效果的墙纸装饰床头墙,呼应屋主喜爱的画作。女儿的房间则用七彩地图墙纸装饰,也是简简单单的两张单人床和床头桌柜。屋内屋外没有多余的家具,座位都置入墙面——好比一楼花园花圃突出的板面与天台泳池的平台围栏都是户外座位,随性简单而又不会杂乱,为住户腾出不少空间。

主卧房采用素净的设计和墙纸,带出主人的简约主义生活。
缤纷的世界地图墙纸怀着父母对女儿的心愿,希望她们能看到辽阔的世界。。

白色方盒造热带屋

新加坡建筑师协会评审团也显然对这栋“坡道屋”简单但不平凡的设计语言倾心,将本年度,第16届新加坡建筑师协会建筑设计奖之年度最佳住宅设计颁给了它。

对Formwerkz而言,每一个作品都是他们探索、推敲热带建筑设计的平台。陈思璇说:“当初设计坡道屋时,我们提出的构想是:有没有可能在一个白色方盒内打造出一间舒适、凉爽的热带屋?”从外头看,坡道屋确实是一个简洁的白方盒,但当你走入盒子时,才发现里头却不是一个硬邦邦的世界。仿佛要挑战人们对方形的成见,建筑师将各种方形在屋内重复、变奏呈现。一楼坡道的遮阳墙刻出大小不一的长方形,除了通风也让住户从卧房内欣赏窗外的绿意。地下室天花板开了四方形灯箱;浴室装上四方形壁龛放置沐浴用品;湿厨房旁还开了一扇出口,通往一小片的碎石花园,以及屋主的香料小园圃;一楼的洗手间在马桶坐下的视线水平开了一小方洞,能看到一小片绿意。这一切都似乎在说:即使生活在方盒里,人也可以主动突破局限,让心灵找到绿洲。

方盒造型的屋子,里头大有乾坤,既简单又独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