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尹骏:草

(南洋理工大学)

每天俯视着

倾斜的四十度

给予自己一个

独自抱怨的理由

挥舞着的手

只为了驱赶

窒息般的晨风

以致大伙的议论纷纷

直到

吵杂的马达声

与刀片于颈边划过

全部的思考才被

静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