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咖啡也矜贵

生活少不了咖啡、茶、甜点这类不着边际的瘾头,增添抚慰人心的幸福感。

在亚洲,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中国云南及菲律宾的本格特省等都产咖啡。本地咖啡馆Medano Coffee积极推广亚洲咖啡,日前推出限量版掺了22K金粉的苏门答腊名产曼特宁咖啡,业者说目的是为公众提供非凡的咖啡体验。

加了金粉的咖啡,金光闪闪,呈现另一番“喝金”体验。本地品牌Medano Coffee的King Jantan Black Gold,创下健力士世界纪录(Guinness World Records),是世上最贵的咖啡胶囊。

27岁的黄伟豪和钱源广在两年前创办Medano Coffee。两人原本在金融界上班,因为发现亚洲有许多优质咖啡,“咖啡是种令人开心的饮料”,于是转战咖啡业,将黄伟豪父亲经营的咖啡批发生意现代化。两人在亚洲各地搜罗最好的咖啡,从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中国云南到菲律宾本格特省(Benguet)等,经过自家要求的烘焙过程,再包装成咖啡豆和Nespresso咖啡器适用的咖啡胶囊。

黄伟豪说,这次结合22K金粉和优质咖啡,希望带给食客非凡的咖啡体验。

黄伟豪(左)和钱源广创办Medano Coffee,主打亚洲咖啡。

King Jantan Black Gold以八盒限量版推出,每盒有五个咖啡胶囊,售价$388。计算起来,一个胶囊冲泡出来的一小杯“金咖啡”要价$77.60。钱源广说,这么贵的咖啡,针对的是想要品尝稀有风味的咖啡爱好者。日前通过网站行销,至截稿为止已售罄。

King Jantan Black Gold创下健力士世界纪录,是世上最贵的咖啡胶囊。

咖啡加了金粉味道会受影响吗?

黄伟豪说,主要是丰富喝咖啡的经验,以及增添视觉效果。

他说Medano Coffee的定位跟其他业者不同:“我们强打来自亚洲的咖啡。对于咖啡,一般人会联想到巴西、哥伦比亚和埃塞俄比亚咖啡。其实,亚洲有不少好咖啡,我们希望将它们推介到全世界。尽管新加坡没有生产咖啡豆,却是转口贸易中心,又是个充满丰富餐饮的地方,因此很适合推动亚洲咖啡。”

这次推出的“金咖啡”是该咖啡馆新产品King Jantan咖啡系列的第一炮。黄伟豪说,King Jantan采用来自苏门答腊曼特宁(Sumatra Mandheling)的公豆,具有花香和焦糖风味。

据悉,公豆是变种的咖啡豆,指的是“Peaberry”,公豆是中文的俗称。咖啡豆是咖啡树的果实,一般情况下,单一果实(咖啡樱,coffee cherry)中包含了两瓣咖啡豆,称为Type I(类型一)。部分果实在成熟时会变成只有单一豆子,这种椭圆形的单一咖啡豆称为“Peaberry”,也就是Type II(类型二)。相对于类型二,有人俗称类型一为“母豆”,事实上,两者只是咖啡豆生长形态的差异,并不具性别差异。

苏门答腊咖啡配餐

在“金咖啡”推介会上,Medano Coffee特地与滨海湾花园的Pollen餐馆合作,举行咖啡配餐(coffee pairing),介绍苏门答腊的咖啡风味。

第一道Egg & Toast配加育咖啡(Gayo Italia Coffee)。餐馆主厨史蒂夫(Steve Allen)说:“我想用味道浓郁的食物搭配咖啡,媲美它的香浓,因此用了英国芝士做成饼干。”

Egg & Toast配加育咖啡。

加育咖啡生长在苏门答腊东北部亚齐中部的加育高地。咖啡具特有的草本及蜜糖风味,有优质的酸度及均衡感。

第二道主厨用曼特宁咖啡制作了阿芙佳朵(Affogato,即浓缩咖啡配雪糕),有白巧克力黑加仑子雪糕的酸甜以及咖啡的苦香。

用曼特宁咖啡制作的阿芙佳朵。(钜记照片)

曼特宁咖啡别称“苏门答腊咖啡”,是生长在海拔750至1500米高原的上等咖啡豆。风味非常浓郁,香、苦、醇厚,带少许的甜味。

第三道是香蕉巧克力搭林东咖啡(Lintong Coffee)。

在苏门答腊北部精致的传统阿拉比卡咖啡中,最好的被冠以林东与曼特宁销到市场上。林东是指生长在位于林东行政区多峇湖西南部小片区域的咖啡。咖啡小种植区分散在一个波浪起伏、充满蕨类被盖的黏土高原。林东咖啡非荫庇种植,不使用化学制品,几乎完全由小农拥有。

香蕉巧克力搭林东咖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咖啡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