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霞:一秒钟的交会

旅途参观许多文化遗址,路上周遭的风景也值得细细品味。
林青霞(左)在路上给小男孩带来片刻的快乐。

七八十年代台湾影坛巨星林青霞,近年笔耕不辍。她的第一本书《窗里窗外》在2011年出版,里头收集了她的戏、亲情、朋友、趣事、缘分及对生命的感悟。早报周刊取得她的同意,转载文章。林青霞也针对每一篇文章重新审视当年的机遇而在文末附加“如今看当年”。

车停在高邮南门大街口,窗外下着濛濛细雨,一路上听到的都是中国南征北讨的历史故事。连日来参观许多古文化遗址,有时徘徊在千年古迹的赵州拱桥上,有时站在新石器时代的黄土墙边。亲眼目睹殷墟遗址妇好墓里被活活埋葬蜷缩在马车后的奴隶遗骨,正襟危坐毫无惧色自愿陪葬的将领白骨,感到震惊和无限的唏嘘。最让我不忍再看一眼、不愿回想的,是一个只有上半身的小孩遗骸,据说是被腰斩强行陪葬的。我在古今的交错下,仿佛置身于时代的洪流里,对人生有不少的感悟和叹息。他日我们也终将变成历史的尘土,现在能够自在的一呼一吸已经是一件值得快乐的事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望向窗外,感恩那细雨,令我们在酷暑的天气里仍能怡然自得的怀思古之幽情。刹那间我被一个画面所吸引。一个大约只有四五岁的小男孩,两手扶着落地窗门,身上只穿着一件大红小领恤衫,下面露着小弟弟,他两眼没有焦距的对着窗外,一、二、三、四、五、六……秒,就这样一直没有动过,那眼神不应该属于这个年龄的孩子。他在想什么?是不是因为这个下雨天没人陪他玩而正无聊着?我忍不住跟他招招手,他回过神来看看我,我拿出逗小孩的看家本领逗他玩,这时他才回复孩子般的神情,转身往后跑。心想,他不会舍得不回头再看我一眼。

后屋显然没人搭理他,他又急忙往回跑,想留住窗外的风景,我嘟起嘴唇一张一合扮小鸟嘴,两只手在耳边呼啦呼啦扇。他又急忙往后跑,还是没有人肯跟他分享这风景,我在车窗里欣赏他心情的起伏,情绪的转变,他显得不知如何是好,把长窗关上,马上又再打开,又关上,再打开。最后他站在门边灿烂的笑了,笑得好纯、好真。他开始接受我,向我招招手,这一秒钟我们成了朋友,我们两人的心灵都闪着亮光,就像两颗流星的交会。这时车子渐渐开始移动,下一秒我们的招手已经变成挥手道别了。

相信今晚我会成为那小男孩饭桌上的话题,不知道这话题会持续多久,也不知道这次的邂逅能在他小小的心灵里留下什么。但是他成了我文章的主人翁,那么我们这一秒的交会或许可以变成永恒,或许有一天他看到我这篇文章,脑子里会浮现他家门前那个大巴士里逗他玩的女子。

2010年9月19日


如今看当年:世界上有数不尽的人,能夠跟你有眼神交会的有几人?我珍惜每一个充满善意的眼神,哪怕只是一秒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