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盈升电单车骑向珠峰 梦的速度 : 风驰电掣

论技术,29岁的她绝非本地最出色的骑士。

论出国骑电单车的次数和去过的地方,经验比她丰富的大有人在。

但这恰恰是潘盈升(Vaune Phan)最特别的地方。

即便只有一次骑车出国的经验,明知超过7500公里的路途险峻,尽管家人和其他骑士都质疑她的能力,她还是决定骑上200cc的小型电单车,只身从岛国前往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基地营。

有人认为她搏出位,有人批评她爱打扮岂能当serious biker,更恶毒的说她是凭美色取胜,但她全都一笑置之。

从新航空姐转换跑道当房地产经纪,不变的是纯粹喜欢骑车,热爱探险,沉醉于一个人在路上奔驰的自由。所以即使面对流言蜚语和家人的强烈反对,她选择勇敢面对,用经验和时间证明自己的百分百认真。

潘盈升(Vaune Phan)是个不容易归类的女生。

第一印象是漂亮。印象中的本地女骑士偏好中性穿着,像Vaune这样爱打扮而且这么娇艳亮丽的并不常见。

但如果只谈外表,就太对不起她了。

因为没钱买汽车,而且喜欢自由奔驰的感觉,她在2008年瞒着家人考到电单车执照,并且不断挑战自己,追求一个又一个电单车目标。考了2B执照后一年半就考2A执照,一年半后再考2级执照,并开始尝试越野电单车和国外骑车。为了分享骑车经验,她在网上(vaunephan.blogspot.sg)大方分享生活点滴和诸多电单车旅照,图文并茂的丰富内容引起厂商注意,开始找她试骑电单车并参与活动。

2013年末,她第一次骑车出国,目的地是马来西亚槟城,随行的有其他电单车爱好者。

单单一次骑车出国的经验,她就做了别人无法理解的决定:潘盈升要只身启程前往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位于西藏的北部基地营。

她说:“我用谷歌地图找到通往珠峰的骑车路线,发现原来途经马来西亚、泰国、老挝、中国大陆和西藏,就能直达世界最高峰!我从未想过有这个可能,一旦知道了,就一定要做到。”

潘盈升准备珠峰之行,除了衣物和安全配件,还有相机和三脚架。

把不可能变可能

  只因为是无人不晓的世界最高峰,潘盈升就立志要骑车抵达。和父母提起要骑车去珠峰,大家以为她说说而已,父亲甚至半开玩笑说:“好,那我租车陪你去。”

直至看到媒体报道,知道她即将启程,而且会借此为新加坡残障运动理事会(Singapore Disability Sports Council)筹款,家人才惊觉原来那不是她的白日梦。

潘妈妈接受联合早报电访时说:“我们当然强烈反对,因为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而且女生单枪匹马去太危险了,但我们也阻止不了。她和姐姐还有两个弟弟不同,从小个性就比较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其实,潘盈升并非存心单独骑车,只是她约的骑士都认为旅程有太多未知数,太危险了,所以不愿同行。有些骑士甚至大泼冷水,说她这个体重仅45公斤的女生不可能有足够体力完成旅程。何况,以珠峰为目标的骑士,骑的一定是重型电单车,而潘盈升打算骑200cc的Suzuki DR200小型电单车完成7500公里的路程,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潘爸爸甚至说女儿额头太硬了,“明明知道撞墙会痛,但还是撞了一次又一次。”

潘盈升没有因此气馁。她上网做功课,勤作准备,积极联络赞助商,并经由朋友介绍认识了成功骑车到珠峰的本地男骑士,向他讨教。潘盈升问了很多问题,对方始终轻描淡写,鼓励她说:“去就是了。”

潘盈升说:“很多人说不可能,但他们本身都没去过,我必须自己判断什么可信,什么不必信。既然去过珠峰的骑士说可以,我更相信别人说的不可能,其实绝对可能。”

一切准备就绪,潘盈升计划在2015年6月启程。岂料出发前两个月,尼泊尔发生1934年以来最强烈的大地震。中国签证和入藏证都办好了,现在却不知道珠峰基地营是否受影响。

潘盈升说:“家人原以为我会取消行程,但我一直和当地向导保持联络。了解情况后,就决定照计划进行。”

为了暖身和熟悉边境关卡地点,她在2015年5月连续骑了超过14小时到1000公里之外的泰国合艾。这是她前往珠峰会经过的路线。

护目镜后的泪水

2015年6月3日,她头也不回地出发。这是继槟城和合艾之旅后第三次骑车出国,也是第一次有朋友和家人到关卡送行。潘盈升开始担心:不会是最后一次见面吧?眼看始终反对她骑车的父母强颜欢笑,努力隐藏内心的担忧,潘盈升忍住泪水,微笑挥手出发。

结果,戴上头盔和护目镜后,泪水夺眶而出。

访问开始就一直保持轻松的语调,不时还会开玩笑的她忽然无比认真:“让父母这么担心,我其实非常愧疚。但我真的喜欢骑车,我能做的,就是尽所有努力小心骑车,也尽量让父母知道自己有多小心。”

为了让父母安心,她买了定位追踪器,让父母随时查看她的珠峰之行进行到哪里,她也定期报平安和上网分享照片和旅程故事。

潘盈升说:“我出过意外,受过伤,我知道骑车有多危险,但危险不应该成为追求梦想的障碍。关键是做足准备,不用顾虑太多,因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谁也无法预测,所以每天都要活在当下。”

访问前看了潘盈升在网上发表的文章和照片,知道她的26天之行状况连连,天气多变加上路况不定,几乎每一天都有新挑战和新问题等待解决,有时甚至险象环生。面对烈日、大雾、大雨、大风,她咬紧牙根,加倍小心继续前进。遇到封路,就绕远路而行。路上忽然出现的母鸡冲进电单车前轮被碾死,就停下清理血肉模糊的鸡尸。电单车骑到及膝的急流无法开动,甚至差一点被水流冲走,就赶紧下车,改用手推。

一路上天气多变,大雾影响能见度,潘盈升无奈必须放慢速度。

无论多累,即便体力透支,她每晚都坚持用文字和照片记录当天发生的事情。积极分享,是希望其他电单车骑士在策划旅程时可以借鉴她的经验,比如关卡地点和过关手续,她都一一详细说明。

除了提供丰富的资料,她也仔细记录自己的心情和旅程点滴,不但叙述生动,而且字里行间都看出这个女生的“真”。

不会装酷,辛苦就说辛苦,难熬就说难熬,感觉像好朋友诉说经历,不是为了博取同情,而是纯粹分享。

访问潘盈升时,感觉确实像和朋友聊天。友善亲切不必说,更加分的是有问必答,有话直说,答案完全不设防。谈起珠峰26天之行,她没有隐瞒自己脆弱的地方,直言一个人太寂寞了,所以在旅程的第14天,她忍不住哭了。

当天刚离开云南丽江要前往香格里拉,蜿蜒曲折的山路好似没有尽头,拐了一个又一个弯,前方还有更多无数个弯,精神和身体一样疲累的潘盈升在路边停下,开始啜泣,并忍不住发了视频给家人诉苦。

珠峰之行第15天:潘盈升看到第一座雪山:白马雪山,兴奋地来回骑了十多次,并停下来拍照。
珠峰之行第16天:潘盈升抵达海拔5008米的东达山,身体开始出现高山反应。

毅力战胜一切

潘盈升说:“路上所有辛苦都要自己承受,有美景也没有人可以分享,必须一直赶路,才能按照中国签证和入藏证的指定时间抵达各个目的地,寂寞的感觉非常真实。”

想过放弃吗?

她想都不想就回答:“当然没有。那岂不是半途而废?”

累了,她就提醒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告诉自己一定要不断前进。目的地感觉遥远,就把当天必须完成的路程分成数个小段,集中精神完成一小段,按部就班逐个完成,多少有助舒缓压力。

她说:“Take it one day at a time. (一步一步来就是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明天又是一段新旅程。”

最后50公里的遗憾

  再累再辛苦都熬过去,但能否完成梦想,有时需要运气。

经过23天的旅程,潘盈升终于在第24天看到标示“珠峰基地营”的路牌。行驶了超过7000公里抵达位于西藏南部的岗嘎镇(Tingri),目的地就在50公里之外。再通过三个检查站,就能给梦想画上美好句点。

珠峰之行必须挑战多种路况,部分道路交通繁忙,还要和许多重型车并肩而行。

可惜事与愿违。

第一个检查站的军人告诉潘盈升,当地两天前发生土崩,军方已经封锁前往珠峰基地营的道路,直至确保可以安全通行才会重新开放,可能要等上好几天,也可能要等上一个多星期。

但潘盈升的入藏证就要过期,附近也没有办理延长手续的办公处,唯一方法是往回走,回到前一天的检查站,改走另一条路。

偏偏第二条路也因为修路而封锁。

潘盈升说:“我真的好失望,但也无可奈何,最后只好从远处望着珠峰。原本感觉遥远的珠峰现在就在眼前,好像触手可及却又如此遥远。我只能告诉自己,下次一定要再来,继续圆梦。”

虽然遗憾,潘盈升认为自己证明了重要的一点:“大家都说小型电单车不可能骑到珠峰,现在证明绝对可以。关键不是电单车型号,而是骑士的毅力。”

潘盈升希望其他电单车骑士看了她的故事,也会开始自己的探险旅程。她说:“我其实很blur(迷糊),只是一个人的时候没有犯错的空间,所以会更加小心。我没有什么特别技术,我的电单车可以把我带到珠峰,你的电单车一定也可以带着你圆梦。”

解惑释疑:从外表到旅程

或许因为外形出众,又或许是因为比其他骑士高调,所以有些本地骑士并不完全认同潘盈升。访问之前打听本地骑士对潘盈升的看法,有人认为她肯受访是因为喜欢曝光,也有人直言许多认真的骑士都把潘盈升当成笑话,认为她即使单独去了珠峰,也不是值得推崇的本地骑士。

此外,有些骑士质疑她的珠峰之行有作假之嫌。如果是单独骑车,怎么可能拍了这么多漂亮的照片和视频?明明有当地向导,怎么说是单独骑车?

面对诸多质疑,潘盈升没有生气。她说:“单独骑车真的不容易拍照,但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比较费时费事。照片都是我自己用三脚架和相机拍的,其中一台小相机还是单钮操作,可以边骑边拍,非常方便。”

烈日当空,睡眠不足的潘盈升筋疲力尽,忍不住在河边停下小睡,结果被后来赶上的西藏向导拍下这张照片。

为什么聘请向导?

潘盈升解释:“在中国各地包括西藏地区骑车,一定要事先申请准证和聘请当地向导,这是当地政府的规定。”

向导都有自己的车子,但并非和潘盈升一起行驶,而是事先说好会在哪里会合,接着就各走各的。电单车的速度较快,所以都是潘盈升在前,向导在后,直至每个检查站的前10公里左右,双方才集合并一起抵达检查站,以便顺利过关。

在西藏,电单车不能驶入加油站,所以每次添油都必须使用油站的水壶装油,再把油倒入电单车的油箱。

潘盈升说:“有些人因为我喜欢化妆打扮,看起来不够粗犷,就说我不是真正的biker(电单车骑士)。这种想法太肤浅了。谁说骑电单车就要不修边幅?为什么要把女骑士混为一谈,认为骑电单车的女性就要做中性打扮?没人规定骑车时该穿什么啊。”

潘盈升认为电单车骑士不一定要作中性打扮,所以常穿漂亮裙装和电单车拍照,并放上网,挑战大家对女骑士的既定印象。

潘盈升强调:她看起来或许不像能吃苦,但事实证明她绝对可以。所以她从不在意他人怎么说,只是继续以自己的方式享受电单车运动。

她说:“我遇过来自泰国、台湾和欧洲等地的女骑士,大家都和我一样喜欢化妆打扮,这丝毫没有影响他们的骑车技术。我相信人不可貌相!”

潘盈升欣赏泰国的美女骑士,无论技术或外表都一样出色。

潘盈升的好朋友,同时也是电单车骑士的陈艺文(25岁)同意她的说法。他说:“我知道她一直面对一些骑士的批评,但我认为她根本不必在意那些闲言闲语。大家都有各自骑车的理由,为什么要评断别人是不是真正的biker?何况,一个女生可以不怕麻烦不怕肮脏骑电单车,又可以打扮得那么漂亮,不是两全其美吗?”

陈艺文也透露潘盈升较不为人知的一面。潘盈升某次在外用餐时碰上德国的背包客,潘盈升当天就和其他骑士朋友一起当向导,带背包客到处观光。

陈艺文说:“她说自己在外国骑车时受了许多恩惠,许多人都对她伸出援手,所以她也要尽一分力帮助其他人,而她根本没有在网站上写过这些事,我们在网上看到的只是一部分的她。”

没错,单从潘盈升的网站认识她,其实看不到的还有很多。

电单车骑士像甘榜人

四个孩子之中,只有排行第二的潘盈升骑电单车,弟弟只坐过一次就说太恐怖了。潘盈升自认从小最叛逆也最不听话,对念书毫无兴趣,14岁开始为了存钱买手机而出去打工。后来手机被母亲没收,她就继续打工存钱再买一台。

她说:“我和姐姐还有两个弟弟很不一样。他们的成绩都很棒,姐姐现在开补习中心,两个弟弟都是工程师,但我认为不一样没有什么不好,我很享受自己的工作。”

中学毕业后,她到拉萨尔艺术学院修读服装管理,毕业后因为喜欢旅行而申请当新航空姐。三年后,她转换跑道当起房地产经纪;她喜欢这份工作可以自由安排时间,想要骑车旅行也可以随时出发。

她说:“爸爸说房地产经纪骑电单车看起来不够专业,但我认为客户从我的态度和办事能力就知道我是否专业。”

潘盈升认为:父母亲对电单车骑士有偏见,而她却喜欢电单车骑士圈的丰富多彩。她说:“电单车骑士来自各行各业,我就是喜欢他们的亲切和豪爽,比如大家停在交通灯前,骑士都会互相聊天,不像驾车人士只留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驾车人士就像关上门的组屋居民,电单车骑士则像甘榜人,会互相帮忙。”

对潘盈升来说,电单车不只是交通工具,也不只是爱好而已。电单车运动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做人的态度。

她说:“骑车让我上了很多宝贵的课,我学会坚持不懈,现在也更相信自己的能力。”

潘妈妈虽然一直反对女儿骑车,但其实也知道女儿绝非鲁莽行事。她说:“看到她完成珠峰之行,我们也佩服她的毅力和胆识。只是为了她的安全,还是希望她尽早放弃电单车。”

和潘妈妈谈潘盈升,她不断强调电单车太危险,因为无论女儿多小心,也可能因为其他骑士和司机的鲁莽而出事。但她始终没有用“叛逆”或“不听话”形容潘盈升,反而告诉记者:这个女儿是“外刚内柔”。

她说:“女儿很关心家人,也非常贴心。每次出门,她从不让我提东西,无论多重的东西,她都坚持帮我拿。别看她个子小小,她其实力气不小!”

提东西不难,难得的是每个举动背后的贴心。问潘盈升会不会因为父母的担忧考虑放弃电单车?她说:“或许会吧。或许我结了婚,自己当了妈妈,就不会再骑车了。但我目前还是很享受骑车的感觉。搭飞机会让你觉得世界好小,骑电单车却会让你感觉这个世界的辽阔,接下来还有很多地方值得探索!”

摄影同事在榜鹅尾拍了潘盈升近两个小时,她依旧保持灿烂笑容。

【采访侧记】

采访当天约潘盈升在榜鹅尾拍照和录视频,她骑着Ducati Hypermotard电单车抵达,英姿飒爽,戴上亮眼头盔的她有点距离感,第一印象是不苟言笑,开始担心如果拍摄工作太累她会不会发脾气。

为了拍到她单独在路上行驶的照片,摄影同事请她在榜鹅尾来回奔驰。烈日下,她百分百配合,尽管每次有车子经过她都必须停下,接着重拍再重拍,她都毫无怨言,也没有流露半点不耐烦。

接着,摄影同事要求她脱下头盔,把电单车推到道路中央摆姿势。她把电单车推出去,摆好姿势,还没拍好就有车子出现,只好把电单车推回路旁,来来回回拍了一个多小时依旧不见倦容,反而向我们道谢。

拍好照片回到停车场拍视频,她随性脱下外套,随手丢在草地上,开始和大家闲聊,我们也开始发现她的直率和可爱。她说自己的中文不太流利,但坚持用中文回答;明明是第一次见面,问到家人和恋爱也可以侃侃而谈,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每次回答都没有迟疑。

会不会担心自己因为骑电单车而找不到男友?

她不顾形象大笑:“妈妈说我就算不骑电单车也嫁不出去!”

拍摄完成后和潘盈升一起吃饭,边吃边聊,转眼聊了四个多小时,感觉竟像和朋友叙旧一样舒服自然。访问前以为多少会有点娇生惯养的女生,出乎意料地踏实和直率,而且非常有想法。我相信,世界最高峰只是起点,她接下来一定还有更多精彩。

骑车旅行安全守则

独自完成珠峰之行,加上近10年骑车经验,潘盈升累积了骑车旅行不少心得:

——天亮后就要趁早出发,而且千万不要在夜间行驶。

——电单车即使上锁也可能被偷走,所以无论在哪里留宿,都要确保电单车在旅馆工作人员的视线范围内。不妨给保安或工作人员一点小费,请他们多加留意。

——每天检查电单车的刹车器、车灯、轮胎、电池和机油。

——出国前要查清楚过关程序和所需证件,也可以检索关卡检查站的地点。

——过关卡时一定要检查护照是否盖章。

——尽可能确保睡眠充足,因为越疲累越容易疏忽和出意外。

——赶路之余记得要偶尔停下休息,欣赏旅途难得一见的风景,也让自己充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34607152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