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亦欣:飞

如果要概括现在对“飞”的感觉,那就是珍惜。尽管有难以言喻的牵挂,尽管无法百分百参与在家的生活,但也无限感谢,生活还是处处充满着小幸运。

很多人问我,往来两地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刚开始,是迫不及待。小小的恐惧又莫名的兴奋,即将踏上一场未知的旅程,尽管充满不安却也满怀希望。后来,是一种惆怅。惆怅为什么回家的时候,明明只离开了一段时间,这片我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却好像变得有些陌生了?惆怅着为什么人们总是问我,你几时回上海,但在上海的朋友也问我,你这次假期回新加坡吗?再后来,飞,逐渐成为一种习惯。

尽管学不会习惯送机的场面,但也逐步习惯固定往来两地的生活。不知不觉中都使用“回”这个字眼,只因新加坡从来都是我的家,而上海,则承载了蜕变的重与轻。

记得与一位长辈聊天时,他说将来我们定会感谢现在这段时光,只因那是最潇洒的决定。确实,说走就走的旅行,说疯就疯的朋友,四处乱闯,没有规划却也毫不害怕。某天突然和闺蜜聊起大一大二的过往,才发现我们做的蠢事真不少,但如今再看那些懵懂的日子,也都已成为满满的回忆。

更多是好奇和蠢蠢欲动

最初选择飞,谈不上追梦,更多的是好奇和蠢蠢欲动。幼小的花苗,若是离开了春意盎然的温室,能否抵抗严冬的历练,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芒与色彩?一开始仅是随心出发,随遇而安,怎知途中发生了许多的意想不到。有委屈有挑战,却也有惊喜和收获。如果要概括现在对“飞”的感觉,那就是珍惜。尽管有难以言喻的牵挂,尽管无法百分百参与在家的生活,但也无限感谢,生活还是处处充满着小幸运。

而今,在前往上海的飞机上写下初稿,才发现这竟是大学三年来的第17趟航班。走过19座城市,每段旅程的所见所闻至今仍记忆犹新。也曾经以为要孤独地走很长的一段路,怎知一路上有幸结识那么多人。即使各奔东西也一如既往保持联系的好友与同事;在上海如同家人般相互照顾的挚友;凡事都给予我最大自由的家人;无论如何总是无条件支持我的坚实支柱……赫然回头一看,才发现原来踏过的脚印都不足挂齿,而未来还有那么多的未知要去探索与开创。

飞,难免有不安,有焦虑,但也有无限的希望和可能。有舍,也有得。但说到底,更多的是感谢。感谢不管飞回哪里,都有给予我大大拥抱的人。感谢变化所带来的成长,但最感谢,那些不顾距离,始终如一,用心相伴之人。(传自上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