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断京华

踏上久违的土地,最渴望见的人就是他。我做足准备,身上的黑绒旗袍,用针线细细绣上几枝红梅,看着也算素雅。望他的审美观没变——还喜欢着精致的传统。

分别的那天格外仓促,没有洋片里的慢镜头。一群学生涌过来,许多白围巾飘在风里,像鸽子翻飞的翅膀。他同旁人说了句什么,快步走来。攥紧我的手,他目光如炬,精神亢奋,额上蒙着细密晶亮的汗,头顶天空没有云彩,炽烈阳光直直在他脸上刷一层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