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霞:大师的风范

圣严法师在《枯木开花》扉页上为林青霞题字。

七八十年代台湾影坛巨星林青霞,近年笔耕不辍。她的第一本书《窗里窗外》在2011年出版,里头收集了她的戏、亲情、朋友、趣事、缘分及对生命的感悟。早报周刊取得她的同意,转载文章。林青霞也针对每一篇文章重新审视当年的机遇而在文末附加“如今看当年”。

我应该很专心的跪下磕头再站起来,跪下磕头再站起来,就这样连续做20分钟,心里要想着该忏悔的事和该感恩的事。开头我并不很专心,眼睛往旁边一瞥,见到一双轻盈的脚步从我身边滑过。那袈裟飞起,就像浪花,我心里赞叹:“好美!好美!”那美不只是袈裟掀起的浪花,那是圣严法师。当年他老人家七十好几,也跟我们一样的拜忏,他的专注和真诚让我动容。也以自身做了最完美的开示——“美”不只是外表。

天意安排,我跟师父结了缘。

2000年8月16日我带着女儿爱林回台湾,一心想寻找一位智慧大师给我上一堂课,指导我如何放下执着,以平和的心境面对人世间的情和事。17日中午和父亲、母亲、爱林到家附近的餐馆吃午饭。刚坐下,后面就有人叫我,是特技大师柯受良的太太宋丽华,因为知道她是个虔诚的佛教徒,所以我把心意告诉她。她说她的师父圣严法师刚从纽约教完禅回台,她包里正好有一本谈禅的小册子,就送了给我。原以为“禅”是一门高深莫测的学问,读完之后,惊觉“禅”并不难懂,而且对人有那么多好处,于是求见师父。

18日我坐在师父的会客室里,师父那澄明好奇的眼神像一个七岁童子,让我感觉自然又亲近。由于以前没有接触过佛法、不谙规矩,竟然跟他握起手来,师父也大方跟我握手,后来还因为有点感冒怕传染给他而不安了很久,再后来发现所有佛教徒都是以合十来打招呼,我心中暗忖当时一定让周遭的人大为紧张。在见面的一个钟头里,我只问了一个问题,就是什么叫“禅”。

“只要你来三天,就知道什么是‘禅’。”师父一边在他送我的书《枯木开花》扉页上题字一边说。因为声音小,我没听清楚,又不好再问,他又说了一遍:“只要你来三天,就知道什么是‘禅’。”他看我没出声,又说了第三遍。我明白师父的意思,当下就决定上山坐禅。

听说坐禅之前会因为被考验而受到阻碍,而我却在冥冥中很顺利的上了山。

当年9月我带着简单的行囊上了法鼓山。上山的第一件事就是没收手机,我赶忙打个电话给4岁的女儿爱林,告诉她我将有三天不能跟她通话。

在这三天的禅修里,每天晚上10点睡觉早上5点起床,师父带领着我们打坐、给我们开示。这三天得跟99位陌生男女昼夜相处,上厕所和洗澡都得排队,晚上几十个人睡大通铺,这对我来说是一大考验,但在师父的带领下,也挺自然。进了禅修营,每人获分一个号码,代表自己的名字。第一件事是所有人到大堂集合,向大佛连续叩拜三次。师父说这不是迷信,这是要我们消融自我。

吃饭的时候,师父很温和的一句一句叮咛,要我们心无旁骛专心吃饭,好吃的时候不要高兴,不好吃的时候也不要讨厌。要感恩这食物是经过很多人的辛苦才到我们的嘴里。吃完饭用一碗清水将碟子冲一冲再倒回碗里喝下。

饭后离座时要双手叠起,放在胸前,慢慢起身,顺序走出饭堂,手里就像捧着一尊菩萨,内心里什么都不能想,也不可以自己对自己说话。夜晚我静静的坐在石头上,对着大山和星空,耳边传来一阵很美的声音,我寻着那个方向走去,原来是一位女菩萨跪在那儿,一面敲钟一面念经,让人感觉平静和喜悦。

第一天早起,吃完早饭,我们坐在大堂里听师父开示,师父教我们如何打坐和拜忏。一天内有许多开示和打坐,师父循循善诱,我们密密抄经。有几句箴言,在我生命里最不可承受的痛时,因为用了它而顺利过度。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也就是说当你遇见一些不如意事时,最好的方法就是面对它,然后你必须接受那已成的事实、好好的处理它,处理完后,不要让它占据你的心,必须放下。我经常将这几句箴言送给朋友,他们也因此渡过内心的难关而感激我。

第二天我们学行经。有慢经、快经和自然经。行慢经时,双手轻轻握拳,每一步路是脚掌一半的距离,要走得很慢很稳,这叫“步步为营”,快经的步伐可大一点,双手自然下垂,要走得很快很快,自然经则要全身放松的步行,看似简单行则不易。走完之后,那种心身通畅的感觉是平常不会感受到的。

在山上的最后一堂课,师父要我们对着大佛虔诚的连续叩拜20分钟,心里想的是该感恩的人和该忏悔的事,这连续的叩拜让人震动,大家真情流露,有些师兄师姐激动得泣不成声。我听到了一种平和的声音:“要用情操,不要用情绪。”那是师父的声音。

山上三天胜过山下十年。三天之后下山了。下山途中,我静静回想山上的种种,三天没开口说过话,很清静,很美妙,我并不急着想说话。这才发现,生活里有许多话是不需要说的。在这三天里我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了心灵深处的宁静。

2006年10月21日,我应邀上法鼓山参加观世音菩萨的开光仪式。这时师父已撤下住持方丈的职务交给果东法师,他不在当眼的主位上,我在排班时到处寻找师父的踪影。不久,见到三两位僧侣从不远处走来,起初我不以为意,突然发现师父就在其中。他两袖清风带着笑意走来,旁边没有人前呼后拥,师父竟放下得如此潇洒。典礼结束后,他坐在人群里,我坐在他旁边,他安闲自在的说:“这尊是来迎观世音菩萨,来迎的意思是欢迎所有人来到法鼓山。”我说:“来迎观音的背后是蔚蓝的天空,仿佛从天而降。”师父微笑地看着菩萨,似乎同意我的说法。他老人家就好比我邻居的叔叔伯伯在跟我闲话家常。

2008年6月3日,我回台湾和师父一起拍摄“心六伦”的公益广告,这时候师父正面临洗肾的痛苦,为了社会大众,他精神奕奕配合拍摄。师父说他肾不好,医生要他换肾,他不肯,情愿把好的肾留给年轻人。我听了很感动也很难过。拍摄完成,临走,我殷殷的请求师父多多保重。走了两步我突然回头:“师父,你一定要听医生的话!你一定要听医生的话!”我又看到他那七岁童子般慧黠的眼神,他调皮地说:“我听青霞的话。”大家都笑了。这是我跟师父最后的对话。

2009年2月3日,师父留下四个大字“寂灭为乐”离开了人间净土,走入极乐世界。

我瞻仰过师父的遗体,回到果东方丈的会客室,有位师兄在旁轻声述说着师父的遗言:“不发讣闻、不筑墓、不建塔、不立碑、不竖像、勿捡舍利子。骨灰分放在五个环保纸袋,再装入骨灰纸盒,放置于五个约二米深的洞穴里。”

我忍不住用纸巾捂着双眼,泪水不止的往外涌。我喃喃自语:“师父太伟大了。他几次要我做禅七和到纽约做禅十,我都因为太久不能跟外界联系而却步,现在再也没机会了。”

将来,环保纸化为尘土,师父就和大地融为一体了,他的极乐世界将会和人间净土合而为一。师父用生命为我们做了伟大的开示,给世人上了宝贵的一课。    2009年7月5日

如今看当年:在我们的人生中,必定会遇见许多好的机缘和机会,如果能够在遇上的时候,用心珍惜,好好把握,将之变成生命中美好的乐章,那就太完美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