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 女佣当自强

  只有走入她们的生活,才发现当中存在着雾里看花的隔层与不实。

  外籍女佣在人们眼中只是家庭帮佣,供雇主差遣做家务,照顾年长者和幼小。星期天,是她们的休息日,她们从千家万户走到大街上,在熟悉的商场、公园聚集,汇成一道道新加坡独特的风景线。

城市购物中心外是印尼女佣假日聚集活动的地方,午后一场雨也浇不灭她们欢聚分享美食的热情。(摄影/林泽锐)

  离乡背井的女佣,其目标是改善自己与家人的生活,因此星期天,她们不全在逛街会友,吃喝玩乐。上课进修,做义工,学手艺是她们较不为人知的一面。这个星期天,不妨与她们共度。

义工篇—到社区练手艺 回乡创业早脱贫

星期天早上,一阵不大不小的雨。

83岁的卓阿英坐在凳子上,耐心地让印尼女佣恩当(Endang,34岁)修剪一头白发。在充斥音乐和人声的组屋楼下的冷气活动中心里,他脸上一抹悠闲,与室外下着雨的阴霾与聒噪,反衬着一股释然的恬静。

在恩当身边帮头帮尾的女佣妮肯(Niken Inddayaii,47岁),来自东爪哇,趁着星期天休息日,跟其他义工来到位于义顺道大牌440组屋楼下,为这一带的居民免费修剪头发,现场也提供免费美甲服务。

卓老先生住在隔几座组屋,一早来报到。他说:“RC(居委会)跟我们说今天有免费剪头发,平时我剪一个头要五块钱,现在可以节省一点。”

问他知道谁在理发吗?他露出一丝微笑,摇头。看着恩当技巧纯熟地修剪,约莫10分钟,头发修得齐整。这时,他提出要刮胡子,恩当拿出剃须刀片,直接了当地刮起胡须。看他挺享受的,我生怕刀片刮伤他。恩当察觉,用眼神转告这是小儿科。卓老先生说:“很舒服,不会痛。”大家相视而笑。最后,他还要求把横七竖八的眉毛也给剃一剃。

拿着镜子问他对理发服务满意吗?他露齿而笑不语,满意地走开。

虽然是义务工作,印尼女佣恩当(右)替卓阿英理发的细心与认真教人刮目相看。(摄影/林泽锐)

每半年上一个课程

妮肯来新工作12年,看到其他外籍女佣每个星期天跟同乡聚集,吃吃喝喝,谈天说地,一天过去,而她却争取时间上课,每半年一个课程,总共上了一年半的课程,全自费,包括美发化妆、烹饪和缝纫等,最喜欢美发。参加义剪通常需要三小时。她说:“我希望充分利用休息日的时间,做一些有意义的工作,这是我第二次参加义剪活动,也会介绍其他外籍女佣一起做。”

妮肯育有三个儿女,去年11月回乡参加大女儿的毕业典礼。她说,来新工作挣钱,星期天不应该浪费时间和作无谓开销,多学点技艺,将来回到印尼能做点生意。

她说:“去年回印尼时,我帮忙家人和婆家等剪头发,大家都很惊讶,而且觉得我的手艺还不错。”她的前女雇主也尝试让她剪发和染发,建立她的自信。

跟妮肯一起来参加义剪的恩当,从丹戎巴葛来到义顺,希望利用星期天多做点善事,剪发是累积经验,为将来所用。

以前,星期天休息日,她也到印尼女佣聚集地——城市购物中心(City Plaza)跟其他女佣闲聊。后来发现交越多朋友,烦恼越多,而且花费不小。

三年前回乡开美发院

恩当来新工作13年,华族雇主非常支持她掌握一门技艺,因此她参加了一年半的美发课程,学以致用。她认为,休息日学美发,感觉新鲜好玩,不辛苦,将来可以用自己的技艺和劳力赚取更好的收入,让家人的生活更优越,摆脱贫困的生活。

星期天做义工,为年长者免费剪发,她觉得不只能带给老人家快乐,自己也有机会多锻炼剪发技艺,这跟修剪假发完全不同。既然有这样一个学习平台,她会充分利用每个星期天到不同地区的居委会或老人院为年长者服务。

印尼女佣恩当(左)和妮肯利用星期天的休假日到社区替老人理发。(摄影/林泽锐)

性格外向的恩当晓得规划生活,上美发课程前已将大部分薪水存起来,直到在家乡开设美发院那天。她说:“我的雇主很支持我,预付五个月的薪水给我,加上自己的积蓄,3年前我顺利在苏门答腊家乡开设美发院,现在由弟弟打理。”她总共耗费近1万新元,客户以年轻学生为主,因为美发院靠近工艺学校,每天平均有25名顾客。

她19岁结婚,目前是单亲妈妈,儿子15岁正在求学,她希望趁年轻,多挣点钱。事业心强的恩当,不久前也在美发院里做出租婚纱生意。她已筹划一两个月后,在家乡开设第二家店——服装店。

心态成熟的她说:“我不年轻了,不能像其他外籍女佣星期天到处花费,我的生活已规划好,每个月存五六百元,朝我的目标前进。”

恩当心中有一个梦想,计划在40岁时,成为成功的事业型女性,实现当老板的愿望。

学美甲与保养包包

坐在一旁的洪女士(73岁),刚完成美甲服务,十指涂上殷红指甲油。

她说:“她们的手艺还不错,你觉得好看吗?”然后,伸出手指让我看。爱美的她说,平时也做手指和脚趾美甲,费用48元,现在完全免费,因此跟先生一起从实龙岗一带过来,她说女佣义工的服务不错。“我们也知道她们辛苦,来这里几个小时,还给我们按摩肩膀。我给10元小费,也算是鼓励她们啦。”

为洪女士美甲的是邬菲(Ulfi Setianingsih),来新工作17年。目前在这个雇主家做了10年,是个体恤下人的好雇主,让邬菲到新加坡通信发展管理局(IDA)上两年的商业课程,并且帮她支付学费。

她的雇主从事名牌手提包保养和重新着色服务的生意。这些年来,她忙完家务事后,雇主偶尔传授她一些保养包包的专业技术,希望她回家乡后,也能做点生意。

征得雇主同意,她也参加位于淡滨尼的United World College为外籍女佣开设的美甲课程。趁着星期天,可以发挥所学,参加义务美甲工作。一向来,她以照顾年长者为主,现在看到自己能为老人家美甲,把简单而美丽的快乐带给他们,于愿足矣。

邬菲(左)在新加坡帮佣已17年,趁着星期天,她义务为居民美甲。(摄影/林泽锐)

女排篇—联谊解压也行善 互相竞争与激励

母亲节那个星期天,晴空万里,毒辣辣的骄阳吐着让人难挡的气焰。

一支由莉莉欧莎(Liliosa Castino,44岁)带领的女子排球队,从加冷地铁站鱼贯而出。她们一行10余人,穿着绿白运动服饰,很容易让人一眼认出。

她们都是外籍女佣,只有一个单身,其他已为人母。她们异口同声向我喊了一句:“Happy Mother's Day”,然后发出铃铛般笑声此起彼落,连路人都转过头来望我们几眼。

这是充满朝气与活力的妈妈们,充满正能量的一群快乐女佣。

队长莉莉欧莎来自菲律宾,队伍取名Golden Heart,因为大家都有一颗颗“金黄赤子之心”。她带领15至20人的队伍,每个星期天到不同的户外地点练球。她说:“我们开始时三几个好友一起练球,后来组队参加不同的比赛,赢过几个奖杯。”

Golden Heart队长莉莉欧莎,每星期天带领15至20人到不同地点练球。(摄影/陈斌勤)

行善成面试筹码

她在本地帮佣15年,打排球超过7年,在菲律宾经常参加校际和区域比赛。她说,自己是团队的老大姐了,当务之急是替团队找接班队长。

每星期天排练后,她们会继续找地方欢聚谈天。她坦言:“我们虽然做同样的工作,但是在球队里仍存有勾心斗角的事,我的责任是维护团体和谐,不是每个队员都容易相处,这是必须面对的事实。”

Golden Heart女子排球队趁星期天一起练球联络感情。(摄影/陈斌勤)

莉莉欧莎也带领排球队做善事,例如农历新年时,雇主大扫除清理的旧衣物或物品,她们收集起来,捐给菲律宾贫困家庭。

她利用星期天做善事“声名远播”,连更换新雇主时,对方面谈也问起她有关做义工的事,让她感到惊讶。原来旧雇主举家迁回丹麦时,写了一封推荐信给女佣中介,注明她的各种工作强项,包括拥有做善事的心志。

做了义工再练球

Golden Heart女排“队花”薇薇安(Vivian Bagaipo Puertos,29岁)是队里的开心果,性格活泼,也是最爱美的一个,因为要代表队伍走猫步,因此平时走路也带模特范儿。

她说:“我喜欢玩嘛,难得来新加坡工作,大家志趣相投,星期天可以聚在一起打球,参加比赛,这是非常健康而有意义的活动,而且还有机会让我展现优美姿态,太享受了啦,哈哈哈。”然后,她开心地拍了我的手臂一下,又嚷着球队姐妹快点用手机拍下我和她的合影。

Golden Heart女排“队花”薇薇安(前排右)走猫步信心满满,她鼓励女佣多利用星期天参加不同课程,充实自己。(摄影/陈斌勤)

三年前从菲律宾来新帮佣,她没想到能找到一群好姐妹一起打球,让她每个星期天都充满欢聚的期待。

除了平时的工作,她也自费900元上了护理课程,经常在星期天到李亚妹安老院(Lee Ah Mooi Old Age Home)和Windsor Home疗养院等当义工。

她说:“我去年加入排球队,每次做完义工后,只要时间安排得到,我一定来跟其他队员一起练球。”

她鼓励本地外籍女佣多利用星期天参加不同课程,除了一起运动,也可参加护理或烹饪课,多充实自己,有助于在照顾雇主家庭生活上起着积极作用。

各籍女佣组成球队

创办“Sports@SG”女子排球赛的玎丝(Dinx Carin),全职是录像制作师,两年前开始推行这项大型排球赛,最初有21队参赛,每一季赛事三四个月,在星期天于体育城的华侨银行游泳中心(OCBC Aquatic Centre)开打。采访当天是第三季赛事结束兼颁奖礼,也是第四季赛事开幕礼,地点在加冷娱乐广场(Kallang Leisure Park)对面的足球场。搭起大大的棚子,42支女子排球队扬起的喧闹声,凑合着强劲背景乐曲,着实令人感到热力四射。

Sports@SG女子排球赛创办人玎丝两年前推行这项大型排球赛。(摄影/陈斌勤)
各球队队员与支持者不时发出震耳欲聋的叫喊声,活力四射。(摄影/陈斌勤)

负责协调这项赛事的女佣克莱儿(Claire Nacman)说,第三季赛事共有85支队伍报名参加,最后只选42支队伍参赛,以菲律宾人占多数,也包括印尼和缅甸人,超过八成是外籍女佣,其余是在本地从事其他工作的菲律宾和印尼人等。

女子排球赛协调员克莱儿说,球队里以菲律宾人占多数,队员也包括印尼和缅甸人。(摄影/陈斌勤)

玎丝说:“我们希望在这里工作的外籍女佣都能充分利用星期天休息日,做些有意义的事,而通过打排球宣扬与促进健康生活是最终目标。过去一两年,也看到实际成效,这个女子排球赛越来越受欢迎,让我们应接不暇。”

她指出,外籍女佣在这里工作不容易,星期天把她们聚在一起打球,联系感情,放松心情,纾解压力,充充电,再继续另一个星期的工作。”

当参赛各队列队绕场一周,以及各队队花拿着排球走猫步时,众队伍发出震天价响的喊叫声,好像再次听到了“加冷狮吼”(Kallang roar)。

现场响起菲律宾国歌,三四百人站立,右手按胸膛,恭敬地唱着,感觉像一家人,无国籍、无贵贱之分。

参赛队伍列队绕场后,各队“队花”手抱球走猫步,炒热现场气氛。(摄影/陈斌勤)

选美篇—打扮参赛添自信

每个星期天,我都会经过多美歌地铁站,步行到对街的教会参加崇拜会。

今年年初,每周总会看到一群外籍女佣打扮得漂漂亮亮,梳妆齐整,搭配服饰,在这个地铁站外的空地,随着音乐走起猫步,有模有样,不避忌旁人眼光,反吸引众人眼球。

开始筹划这个周刊专题时,想找回这一票漂亮女佣,可是她们却像人间蒸发一样,连续四五个星期天的等待,不见人影。

辗转搜寻,总算找到一个曾参加本地“新加坡印尼美姐选美赛”(Miss Singapore Indonesian)的外籍女佣苏莉安娜(非本名)。她接受电访一个星期后,通过手机短信告诉我不想照片曝光,连真实身份也不愿透露。百般尝试说服她以漂亮脸蛋亮相,她仍坚持己见,最后连电话和短信也不予回应。

这个故事对一般家庭女佣而言,具有另一层意义。苏莉安娜单纯从女性角度出发,认为每个女人都爱美,女佣也应注意仪表,不少女佣拥有大学学历,不一定是来这里做“黄脸婆”。苏莉安娜非常喜欢化妆,无师自通。为了掌握更专业的化妆术,还从家乡请来专业化妆师,在星期天专心向对方学习。

苏莉安娜说,美丽等于自信,通过化妆,自己变得更自信,最后才有勇气走上舞台参加选美,展现亮丽一面。

她曾获得化妆比赛奖,也趁着星期天空档,到本地一些公园传授女佣化妆术,一些选美参赛佳丽也闻风而至。她说:“我向她们每人收10元,这费用作为支助我们家乡那些受到水灾或地震影响的家庭,大家都很支持。”

她强调,自己并非鼓励家庭女佣平时做家务也浓妆艳抹,而是出门时适当地妆扮自己,尤其是赴约时,这是一种社交礼仪,即便是女佣也应该了解。

苏莉安娜的才华也展现在设计上,曾赢得本地举办的印尼传统服装设计比赛。这也是她利用星期天腾出多余时间,到学校上课学习设计的成果。她说,新加坡的雇主很支持她,自己也必须不断长进。

现在,她正在安排星期天的时间,把化妆术和服装设计的资料与构图收集起来,计划出版第一本专书。

选美篇—打扮参赛添自信

每个星期天,我都会经过多美歌地铁站,步行到对街的教会参加崇拜会。

今年年初,每周总会看到一群外籍女佣打扮得漂漂亮亮,梳妆齐整,搭配服饰,在这个地铁站外的空地,随着音乐走起猫步,有模有样,不避忌旁人眼光,反吸引众人眼球。

开始筹划这个周刊专题时,想找回这一票漂亮女佣,可是她们却像人间蒸发一样,连续四五个星期天的等待,不见人影。

辗转搜寻,总算找到一个曾参加本地“新加坡印尼美姐选美赛”(Miss Singapore Indonesian)的外籍女佣苏莉安娜(非本名)。她接受电访一个星期后,通过手机短信告诉我不想照片曝光,连真实身份也不愿透露。百般尝试说服她以漂亮脸蛋亮相,她仍坚持己见,最后连电话和短信也不予回应。

这个故事对一般家庭女佣而言,具有另一层意义。苏莉安娜单纯从女性角度出发,认为每个女人都爱美,女佣也应注意仪表,不少女佣拥有大学学历,不一定是来这里做“黄脸婆”。苏莉安娜非常喜欢化妆,无师自通。为了掌握更专业的化妆术,还从家乡请来专业化妆师,在星期天专心向对方学习。

苏莉安娜说,美丽等于自信,通过化妆,自己变得更自信,最后才有勇气走上舞台参加选美,展现亮丽一面。

她曾获得化妆比赛奖,也趁着星期天空档,到本地一些公园传授女佣化妆术,一些选美参赛佳丽也闻风而至。她说:“我向她们每人收10元,这费用作为支助我们家乡那些受到水灾或地震影响的家庭,大家都很支持。”

她强调,自己并非鼓励家庭女佣平时做家务也浓妆艳抹,而是出门时适当地妆扮自己,尤其是赴约时,这是一种社交礼仪,即便是女佣也应该了解。

苏莉安娜的才华也展现在设计上,曾赢得本地举办的印尼传统服装设计比赛。这也是她利用星期天腾出多余时间,到学校上课学习设计的成果。她说,新加坡的雇主很支持她,自己也必须不断长进。

现在,她正在安排星期天的时间,把化妆术和服装设计的资料与构图收集起来,计划出版第一本专书。

“新加坡印尼美姐选美赛”众佳丽争妍斗丽。(取自面簿)

培训篇—从护理到康乐 追求个人的成长

本地印尼女佣的聚集点仍以城市购物中心(City Plaza)范围为主,由于人群众多,现在也散布到丹戎加东购物中心(Tanjong Katong Complex)和环宇广场(Grandlink Square)一带的空旷草地和露天停车场。

走访当天,女佣成群席地而坐,几乎每一处都散发阵阵美食的香气。央蒂(Yanti,32岁)来新工作2年,她说每次都会亲手准备糕点跟同乡分享,这是她星期天的娱乐,暂时放下繁琐工作,跟大家一起话家常。

城市购物中心里头的印尼商铺不少,专卖印尼的药物、护肤品、服饰和美食等。一名卖二手手机的店主说,生意还是不错的,相较于10年前,这里的人流更多,他看准这个二手手机市场,因此转行,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印尼女佣和劳工是常客。

幸运商业中心(Lucky Plaza)是菲律宾女佣的天地,多年来她们不曾“转移阵地”。现在除了商场大路外,连后边的走道两旁都挤满欢聚一堂的菲佣。采访当天上午下过一场雨,菲佣人潮仍不少,大家习以为常,无视于旁人,吃吃喝喝,高声谈笑,对于记者的提问亲切回答。玛利安娜(Mariana,29岁)说,刚上完护理培训课程,趁着下午的空档,跟同乡姐妹来商场买点东西,每月平均来这里一次。

缅甸女佣的聚集地是柏龄大厦(Peninsula Plaza),以及对邻的圣安德烈座堂(St Andrew's Cathedral)外围。她们不像印尼和菲佣般开放热情,多数腼腆,摄影同事拍照,她们虽然不排斥,但是面对镜头稍有羞涩,看到镜头挪近,身体或脸庞自然别过去。

缅甸女佣趁星期天休假日到圣安德烈座堂外的草坪与同乡欢聚。(陈斌勤摄影)

星期天,外籍女佣的足迹只在这几个商场外的草坪吗?

培训课程越来越普遍

新加坡人口500多万,截至去年6月,本地外籍女佣人数超过23万名,最大来源地是印尼(约占53%),其次是菲律宾(约占34%),其他来自缅甸、斯里兰卡、印度和泰国等。我国对外籍女佣的需求,估计到2030年将增至30万名。

数十万女佣,星期天她们是否仍有其他活动?

获得人力部支持的非盈利团体——外籍女佣援助与技能培训协会(Foreign Domestic Workers Association for Social Support and Training,简称FAST)执行董事周幼明指出,女佣利用星期天到协会或其他培训中心参加课程,提升知识与技能,越来越受欢迎,希望能更加普及化。

许多外籍女佣利用星期天参与护理课程,自我提升,以便将来成为专业看护者。(摄影/周柏荣)(档案照)

他说,女佣到我国来打工,帮助她们发展专业也是重要的,长期专业课程包括如何应对孩童在家中的紧急情况,以及为产妇准备坐月餐等。

外籍女佣护理服务培训班非常受用。许多新加坡人希望年老后不用住养老院,能够原地养老。参加这类课程的外籍女佣可填补看护空缺,满足目前和未来的市场需求。

外籍女佣援助与技能培训协会执行董事周幼明认为,女佣积极提升知识与技能,可满足我国目前和未来对看护的需求。(林泽锐摄影)

他指出,赞助课程让女佣负担得起。例如中医疼痛护理,他说:“我们希望女佣能成为专业护理,整个课程165个小时,女佣只在星期天上课,需要40个星期天完成,能够获得国际认可的证书,即便将来她们回乡,也能成为居家护理专业看护者。”新加坡人口老化,女佣除了做家务,如果也具备专业护理知识,照顾家中年长者,薪水高一些,雇主也会乐于接受。

周幼明也是新加坡世纪狮子会创办人,经常带领会员参加义务活动,同时与FAST合作,让外籍女佣在星期天投入社区活动,让居民也能感受女佣的温情。

珍妮(Jenny Ifurung,41岁)和狄娜(Dinah Caranguian,45岁)都是FAST每星期天风雨不改的义工,珍妮来新帮佣前,在菲律宾是教师,受过大学教育的她具有领导才能,她和狄娜在协会负责协调行政工作。

菲佣珍妮和狄娜(左五及六)每星期天都到FAST协助处理行政事务。(摄影/周柏荣)

珍妮替同个雇主工作了16年,对方鼓励她利用星期天到协会参加课程,她和狄娜都喜欢那里的舞蹈课程。

来自斯里兰卡的古玛丽(Kumari Nadeera,52岁),每星期到FAST帮忙,从上午9时30分至下午6时,她手握“大权”,因为她负责看管中心门锁和各活动室,如舞蹈室、会议室等的钥匙,她也在柜台处理简单工作,也参加Zumba舞和排舞。

FAST开办的舞蹈课程很受各地外籍女佣欢迎。星期天跳一跳Zumba,抛开一周的辛劳,恢复体能面对崭新的一周。(摄影/周柏荣)

古玛丽介绍也在本地帮佣的妹妹来这里参加皮拉提课程。她说:“很多斯里兰卡女佣到小印度闲逛,结识其他客工,我鼓励她们到中心来参加课程,提升自己,增加见识。”

女佣参与FAST开办的吉打课程,与同行交流。(摄影/周柏荣)

自学再传授钩针编织

钩针编织(crochet)导师亚汀(Supriyatin,48岁),25年前来新当家庭女佣,现在已经是一个“见过世面”的印尼女佣。

她经常在星期天到全岛各组屋区教授钩针编织,同时也在FAST拥有一批忠实的女佣支持者。

印尼女佣亚汀(左二)把钩针编织手艺传授给约80名来自各地的女佣。(摄影/周柏荣)

她有个人面簿,通过手机刷屏给我看她和李显龙总理、部长和外国使节的合照,这些重要嘉宾手中都捧着她一手钩针编织的纪念品,如玫瑰花和围巾等等,让她倍感自豪,一边说一边合不拢嘴地呵呵笑着。

亚汀说:“我从一窍不通到摸索掌握钩针编织技巧,直到现在指导女佣,这都是一个愉快的过程,尤其是在星期天看到大家抱着学习的心态前来,即便重复教学,再累也值得。”

她大概有80名女佣学生,她们来自印尼、菲律宾、印度、斯里兰卡和缅甸等,希望她们回到各自家乡后,能将这一技之长发展为事业,改善家人生活。

来自缅甸的布鲁娃(Buluwa,34岁)在新工作3年,育有两个孩子,一年前开始到FAST聚会。个性内向寡言的她腼腆地说,以前星期天总是无所事事,甚至只想待在家里,连雇主都叫她出去走走。后来,邻居的女佣介绍她到这里来。

她说,现在很多人都很期待每星期天来这里的时光,无论来自哪个国家,大家能找到归属感。尤其是参加过一次新年聚会,跟几十个女佣一起度过,更让她一解乡愁。

护理培训中心(Care Academy)是另一家女佣培训中心,课程包括乐龄人士专属家庭护理,内容从搀扶、喂食到慢性病并发症的管理等。

中心管理理事长迪瓦里(Satyaprakash Tiwari)说,特地选择培训已在本地就职的女佣,她们懂得本地习俗,掌握一些惯用方言,并已有和雇主交流的经验。因此培训可省略很多的基础教学,培训后年长者也会更信赖女佣的服务。

聘请印尼女佣照顾家中两个年幼孩子的陈芳玲(35岁),特别安排女佣星期天到培训中心上坐月长期课程,让她不用找坐月婆帮忙。女佣会煮坐月菜,学习育婴方法,胜任工作,可以更放心把孩子交给她看顾。

外籍女佣到哪里上课?

FAST

英语会话、电脑、健康烹饪、护理、照顾失智者和压力管理、兴趣班、法律援助,以及情感上的支持。电话:1800-3394357

穆加希达学习中心

(Mujahidah Learning Centre)

电脑、烹饪、理发、缝纫、烘焙等。电话:64737400

电邮:mujahidah.mujahidinmosque.sg

ARIA培训与咨询中心

产后妇女和婴儿居家看护专业证书课程。电话:62920127

电邮:contactus@aria.sg

United World College

电脑、商务管理、财经、企业家技巧、掌握储蓄与投资知识。

电话:97894041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女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