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樟舜:在欧洲,我是另类“低头族”

列车上在交谈和看报的乘客,都不见低头玩手机。

消费快节奏的资讯时,我们却也在无形中消费了身边的人或物。屏幕中的世界固然有趣,但是现实生活的万千美好,是虚拟的网络中找寻不到的。

来欧洲的这段期间,无论是平时出行还是旅游,在各种肤色的面孔中川行时,我常常觉得自己是个“另类”。的确,黄皮肤和亚洲面孔是一种独特的标志,但真正让我觉得不自在的理由,却是因为一个再寻常不过的东西——手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