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毅杰:给我年轻的心

)新加坡短短的50余年飞腾,许多人已忘了如何盖亚答屋;忘了曾拥有无敌海景的美芝路,旧国家图书馆与国家剧场的辉煌时代等等。现仅寥寥小撮人,还缅怀已走远的年代,翻开记忆库,重温我国昔日风采。

在和谐的旋律中成长让我们一齐欢唱

我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在结霜桥驻足了数十载。我的年少时候,各形各色的人都遇过:Karang Guni、街坊、服役人员等三教九流的人,没有一个我不认识。摆摊的人总是带着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来这里贩卖——汽车轮胎、佛像、水晶球等等,说起来多荒谬!这里的二手货物虽然来历不明,但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你想要什么,摊主都有办法变出来,仿佛是“哆啦A梦”(当然这卡通不是属于我那个年代的)。因此吸引许多人来这挑东捡西,讨价还价就如拍卖会,只是价格是越喊越低——直到摊主喊出一句“勿嫌袂歹,爱嫌XXX”驱赶顾客。当然,这不足以阻止街坊的寻宝活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