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常 (下)

莫斯科涅瓦大街的夜色。(网络图)

台湾影坛巨星林青霞的第二本书《云去云来》在2014年出版,她在自序里说,是送给自己走过一甲子岁月的礼物,书里照样有她对人事物的观察与感念。早报周刊取得她的同意,转载文章。她会为每一篇文章增值,在文末附加“如今看当年”短文。

(文接上期)

在圣彼得堡,离开俄罗斯的最后一个晚上,大家都有点依依不舍,虽然白天走了一天的路,每个人都很累,我还是邀请全团的人到最热闹的涅瓦大街街边找咖啡馆,一起喝红酒吃沙拉米,欣赏街边的风景,拥抱和享受这道美丽城市的风貌,所有的人都欣然参与。

我们一行十几二十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满意的咖啡馆,可是这里的咖啡馆11点就打烊了。那位在莫斯科请我喝酒的团友说,他勘查过地形,知道有一家酒吧一定还开着,我们跟着他走。那家店是在巷子的尾端,墙上挂着蓝色光管做的英文招牌“CLUB”。因为实在太累,大家也不计较太多就都坐了下来。我请那位团员帮我点在莫斯科那个“幸福的夜晚”一样的红酒、沙拉米、火腿和芝士。等了好久好久东西都没来,于是我把袋子里的花生洒在桌上请大家吃,花生吃完了东西还没来。大家又渴又累,只见前面桌两位美女不知道在喝什么,烟雾缭绕的。我按捺不住,决定自己去拿饮料。原来要走到楼下去点,我和好友走下阴暗的阶梯。

地下室中间是舞池,舞池上吊着玻璃镜片的大圆球灯,反射出一道道光束,就像六七十年代的小舞厅。时间还早,舞池没人,我们穿过舞池到酒吧前,跟酒保要水,他不懂英文,问坐在旁边的两个男人,我这才发现,这些人黑黑干干瘦瘦不像本地人。我们比手画脚的沟通,结果两人各抱八瓶水上去,还点了啤酒和水烟,那水烟就是刚才两个美女抽的。几大杯的啤酒上来了,我们大家分着喝,啤酒格外清凉可口。两瓶水烟上来了,一瓶有苹果味加红酒,一瓶是芒果味加红酒。没有人知道怎么抽,侍者帮我们点火,一人发一个透明烟嘴,叫我们深深的吸一大口气然后吐出来。我们各自拿着自己的烟嘴吞云吐雾,吐出来真像大朵大朵的云和雾,而且真的有水果和酒味,清凉极了。

等到东西上来了,我们已经没有兴致吃了。因为感觉这家店怪怪的,不想签卡以免节外生枝,但是他们不收美金,要我们去街角的银行换。三更半夜又人生地不熟怎么敢去银行换,身上卢布又不够。因为不好意思,我跟好友和她媳妇三人走到街上,在昏暗的巷尾把身上所有的卢布凑起来,付了酒钱。其实我们这样做实在危险,白天一个团员才被扒了皮箧子。

半夜一点多天空才不情愿地暗下来,我们沿着涅瓦大街走回酒店, 街上的人还是很多很热闹,走在我们前面的两名高个儿年轻美女,穿着超短迷你裙和迷你短裤。我们发现路边有一部白色小轿车,车上下来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跟两名妙龄女子搭讪,另一个男人驾着小轿车慢慢跟着。我很担心两个女孩被搭上,上了陌生人的车。我紧盯着她们,还好,小姐没上当。

我一直耿耿于怀刚才的客没请好,朋友劝我不要介意,她说大家抽水烟很开心,这也是旅行难得的经验。确实,我不应该执着于寻找过去的幸福而错失了当下的幸福。人生充满了无常,这也算是无常啊。大宝法王说过,“无常是机会也是希望”。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在那晦暗的陋巷里所经历的事,在繁华大街上所看到的风情,何尝不让这次的文化之旅增添了戏剧性的效果?

美满回到台湾,第二天就进了手术室,听说手术顺利美满。

2013年10月21日

如今看当年:跟不认识的人到不认识的地方,而且是曾经不允许拜访的神秘国度,那种感觉很奇特,可说是真正的“奇幻之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