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犬义工组织 携爱犬抚慰伤痛

 

章钦容和爱犬Benji义务到儿童院与小朋友们互动。
简单的摸摸、抱抱狗狗,给小朋友带来快乐与安全感。

宠物有疗愈作用,特别是人类最好的朋友——狗狗。本地治疗犬义工组织有一批义工带着他们的爱犬,到老人院、疗养院、儿童院和医院,抚慰老弱、儿童、病患等的伤痛。许多义工在参与活动时都能感受到治疗犬的“医治”能力。

周六早上,本地治疗犬义工组织Healing Paws的团队——治疗犬和它们的主人陆续来到一家儿童院。儿童院里的小童和青年见到毛茸茸的朋友们个个笑颜逐开。

章钦容(58岁)和爱犬Benji两年前加入这个义工团队。这一天, 14岁的Benji戴着蓝围巾现身儿童院执行任务。虽然是老爷爷的岁数了,Benji还是精神奕奕地摆动着尾巴,陪小男孩散步,或静静地坐在男孩的大腿上,任由对方玩它的耳朵,说悄悄话。

据了解,很多治疗犬参加宠物辅助活动(Animal Assisted Activity,简称AAA)或宠物辅助治疗(Animal Assisted Therapy,简称AAT)的义工活动都会表现得比平时乖巧,似乎懂得自己有任务在身。

和动物互动能给人们带来很大的治疗效益。长期受慢性疾病煎熬的患者在和小动物互动时能够暂时忘却痛苦。治疗犬到访的疗养院、儿童院,现场气氛总是温馨而充满活力。欧美社会相信宠物的疗愈效益,宠物能够带给主人温暖和安慰,甚至是自闭儿或抑郁症患者的“定心丸”,能够安抚人的情绪,辅助社交能力。

在发生重大意外事件时,治疗犬组织还派出治疗犬到现场安抚罹难者家属,纾解伤痛情绪。911事件发生后,美国诺曼·峰田圣何塞国际机场(Norman Y. Mineta San Jose International Airport)还实施治疗犬项目,随后越来越多美国机场引进治疗犬减压服务,让长途旅行的旅人从温驯可爱的毛孩身上获得继续上路的正能量。此外,有些公司机构也特别允许员工带宠物上班,有助于纾解压力,更好地集中精神工作。

Benji所参加的宠物辅助活动内容包括鼓励受益人或患者和狗狗互动,如抚摸狗狗,梳理毛发,使用狗绳和狗狗散步,喂食等。儿童院的小朋友们拿着食物引导狗狗表演才艺,玩得不亦乐乎。

章钦容从事外汇经纪工作,她在2009年被诊断出患有乳癌,经过长时间治疗,终于克服病魔。与癌症作战的经历使她更能体会病人的痛苦,并相信宠物能带来的安慰与欢乐。

抱着狗狗忘却病痛

这两年来,她和Benji一起到过老人院、儿童院、医院,出席残疾者的聚会,看到毛孩们带给孤独老人欢笑,也看到年轻人如何向小动物敞开紧闭的心扉。

章钦容说,有长年坐轮椅的患者在抱着狗狗的一小时里暂时忘记了病痛。“那个病人是如此的开心。”

也有一些原本怕狗的青年,在接触Benji后发现狗狗原来一点也不可怕,抚摸狗狗,心情变得舒畅。章钦容说:“我会鼓励他们摸摸Benji,Benji耳朵很软,像毛公仔一样。能让怕狗的人接受狗狗,令人特别有满足感。”

Benji属于Cavalier King Charles Spaniel品种,平均寿命少过10岁。英美的养狗俱乐部将这品种归类为玩具犬,属于广受欢迎的犬种。它们性情温驯友善,好玩又好动,和小孩与其他动物能相处得很好;它们适应新环境能力强,但特别需要和人互动,适合一家大小饲养,也是成为治疗犬的理想品种。

章钦容开始饲养Benji时,它才两个月大。它从小便表现出成为优秀治疗犬的潜质。面对陌生人时乖巧温驯,可以长时间地坐在对方的怀里而不动。周末加班时,章钦容带着Benji到办公室,爱狗的同事特别高兴,带它在办公室散步,逗它玩耍。

然而,年迈的Benji患有肝癌和眼疾,体力大不如前。章钦容为了照顾爱犬的健康,饲料都是家中准备,充当零食的肉干也是在家烘干制作,百分百无添加。

章钦容说,Benji年纪大了,终有一天会离去,无法参加治疗犬活动。她希望给Benji寻找“接班人”,继续支持治疗犬的义务工作。这次她决定领养而不是到宠物店寻找新成员。

鉴定治疗犬的条件主要是看狗狗的性情和服从指示的能力。驯犬师会拉拉勾勾耳朵,引导狗狗提起前脚“握手”,再用刷子给它梳毛发,以此测试它的性情是否能够接受陌生人的触摸。接着是要求主人指示狗狗静坐不动,看看它能不能遵守指示。

有了指导Benji的经验,章钦容有信心可以训练出出色的接班犬。她希望在Benji有生之年,能和新成员好好相处,因此接班人甄选条件之一是Benji也喜欢。爱犬能给人们带来欢乐和温暖,宠物主人同样感受到大家的喜悦。

关于Healing Paws

由拯救流浪狗协会(Save Our Street Dogs)于2014年成立。更多细节或参加治疗犬活动可上网查询:sosd.org.sg/community-outreach/healing-paws/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51395026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