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十五潮汐有约

十八丁每年农历三月及九月,有两次大潮造成道路淹水,人们对此处之泰然。
老港有百多年历史,目前岛上住有四五十戶人家,以捕鱼为生。
渔民用拖网捕获的白虾,是制作虾米最好的材料,品质受到肯定而供不应求。
过港的民办图书馆,由留台的学生设立,为村童提供学习与消闲空间。
适耕庄渔港外的晒鱼场,从这里可看到归航的渔船都装有雷达。
十八丁与过港自从建了这条桥,村民往来更便利。
适耕庄街头花车游行,祈求渔获丰收。

抵达适耕庄时,正是潮涨时刻,入港的渔船在停泊处,来自越南、印度尼西亚的劳工正从冰箱提鱼下货。这与我先前在瓜拉雪兰莪渔村所见,渔舟晨出暮归,提供鲜鱼经营餐馆的方式不同。

适耕庄的渔船看来颇现代化,都装上雷达,以提高审视潮汐里的鱼群,增加捕获量。每艘渔船的价钱在百万元以上。遇到重要部分损坏,维修费动辄数十万。捕鱼由外劳操作,每次出海一周,捕获的海产无数。收获在扣除20%的船费后,余下便与头家五五分账。捕渔业是这里的经济命脉,一切业务,都围绕着它展开。海鲜餐馆林立,晒鱼虾业发达,流动市场生意旺盛,海鲜包装繁忙。鱼产经过分类,依据各地所需出口销售。夜晚,我们坐在餐馆,还见到绕市镇游行,为业务祈福的花车。

从过港到十八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