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在路上

路走多了,反而觉得幸福可以很简单,有时一人对着夜空中的繁星也是一种幸福。走在路上,相见和离别反反复复,每段缘如同生命短暂的棋盘脚树的花,花开花落就在一瞬间。

第一次说走就走是在三年前,那一年我20岁。在一个闷热的午后,翻阅了刘墉的《因为年轻所以流浪》,里头有句名言:“年轻的流浪呈现壮阔,我们流浪因为年轻,我们年轻所以流浪。”因为这样,我拾起了行囊,独自一人赴台湾流浪一个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