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来的老鼠

高温潮湿的东南亚气候是老鼠的温床,二战时,日军把上千只老鼠运来新加坡,有计划地在本地中央医院及柔佛的淡杯精神病院养殖鼠虱,制成毒虱弹投放敌营。这场细菌之战如何运作?是否成功?

1944年10月某日,日本皇军的三架97II式重型轰炸机从东京西郊的立川机场起飞,每架各载了5000只老鼠,悄悄飞抵新加坡(日据下的“昭南岛”)。

5000只老鼠?飞来新加坡干什么?是“谁”派这些老鼠来新加坡的?

原来,臭名昭彰的杀人恶魔731部队(日本帝国陆军在中国的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本部的通称,部队长是石井四郎军医少将),在1940年6月4日,偷偷地在中国吉林省农安上空以军机低空以洒农药的方式,投放5克的鼠疫细菌,害死607人。跟着在10月4日,又在浙江省衢县投放8000克鼠疫细菌,害死9060人,获得了 “满意的效果”。

1943年年头,当皇军在太平洋战场上频频遭到美军的强力反击,败势日渐明显的时候,气急败坏的陆军参谋总部于是启动了“HO号”作战计划,下令各地的731部队大量饲养老鼠和鼠虱,准备大量生产鼠疫细菌弹来对付美军。

那么,731部队和新加坡有什么关联呢?

南方的731部队

原来,在寒冷的哈尔滨的731部队干了好几年伤天害理的坏事之后,已经得到结论:“饲养繁殖鼠虱的最佳气候条件是摄氏22度和湿度76%。鼠虱在夏天能活20到30天,在秋天则只有15到20天。”符合这个气候条件的正是东南亚一带。

因此,只要日军一占领东南亚,731部队马上就要在新马一带大量生产这类细菌武器!

zb_0813_cj_doc6w60ts2rtwl1jpnkwl5a_09162922_limsp_Large.jpg

果然,日军一打到武吉知马,新加坡还未沦陷,731部队就先上来“试探”了。结果他们选上了中央医院西面的“英王爱德华七世医学院”(现为卫生部医学院大楼),并在5月5日设立731部队在东南亚的总部,称为“南方军防疫给水部”,防谍编号是“冈9420”,部队长是北川正隆军医大佐,总务部长竟然由石井四郎的左右手之一内藤良一军医少佐亲临执刀。内藤曾留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掌握了冻结和干燥血液的技术,而且精通英语。

zb_0813_cj_doc6w60ts185nd1hv25ql5e_09162937_limsp_Large.jpg

他们还占用了柔佛新山西北郊区的淡杯精神病院,负责饲养老鼠和研制细菌武器 。

zb_0813_cj_doc6w60ts1jrjlvvhtee3g_09163002_limsp_Large.jpg
淡杯精神病院占地广阔,里头最适合搞秘密活动的地方就是图中青色的建筑群,一道4米高的围墙内有隔离病房,日军就在那里养殖鼠虱与生产毒虱。

这个连山下奉文也不能过问的秘密组织的构架大致如下:

一、新加坡9420部队和731部队的关系:

a.最高统帅部门是在东京新宿的日本陆军防疫给水部。

b.中国总部是在黑龙江省平房的731部队。

c.731部队之下有四个支部:北京、南京、广州和新加坡。

二、新加坡支部之下,还有六个子支部,他们是马来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巴布亚新几内亚、泰国和缅甸(至今地点和任务不详)。

三、在马来亚有两个孙支部,就是上述的淡杯医院和瓜拉庇劳的一所国中校舍(用来饲养老鼠)。

四、在印尼也有两个孙支部,设在雅加达和万隆。

五、菲律宾子支部,设在马尼拉由帆刈喜四郎军医少佐指挥。

六、巴布亚新几内亚之下有位于新不列颠岛东边的拉包尔孙支部,和位于布干维尔岛南部的布因孙支部,布因由森茂树军医中佐指挥。

这个以新加坡为总部的9420部队是在中国以外规模最大的731部队,他们手中拥有规模最大的医疗设施,即英国殖民政府在柔佛州建设的淡杯精神病院,占地620英亩,南北最宽处约有6公里。

在这里头最方便搞秘密活动的地方是坐落在一道4米高长长围墙内的隔离病房楼群,日军就在那里养殖鼠虱和生产毒虱。

如何生产细菌武器

我国已故前社会事务部长奥斯曼渥(Othman Wok)在1982年录制的口述历史中,留下了宝贵的线索。他回忆起少年往事:“他们(指日军)占用了在欧南园一带的前马来亚大学的部分医科部门,我成为抗鼠疫研究室的助手。我们每天必须做的是捕捉新加坡各个角落的老鼠,我们坐着大罗厘带着几千个捕鼠笼出发,抓回来的老鼠逐只被麻醉,然后在它们身上找鼠虱。收集到的鼠虱过后被喂以死于鼠疫的老鼠的血和内脏,从而制造出一群患上鼠疫的鼠虱。每隔三到四个月,几百万只这样的毒虱被装入瓶子,用火车运往泰国。”(笔者译)

根据一份皇军残留史料,9420部队共有431人(死32人),日军将校5人(死3人),日军医将校34人(死2人),下士以上官兵59人(死9人),日军文官59人(死11人),雇员等151人(死7人)。该史料对“死”没有提供定义,但是从新山的前队员自费出版的回忆录中,得知是由于消毒不慎,好些进出毒虱弹制作室的人员因被感染致死。看来懂得毒菌杀伤力的军医们比较懂得自我保护,而一般人员则“死在自己手中”。

为何运老鼠来新加坡?

那么,为什么日军要飞运上万只老鼠来新加坡呢?

原来那是“HO号”秘密计划的一部分,据说,新加坡9420部队答应,每月能从1万只老鼠中制造出10公斤毒虱。皇军为了要得到毒虱弹,命令留在日本的士兵和高中生,天天一早就出去抓老鼠。新加坡派了三人,多次飞到东京去“载”老鼠,原定目标是5万只,但是后来只带回3万只。抵新后,用军车把老鼠分送到中央医院总部和新山淡杯及瓜拉庇劳饲养。

幸运的是,老天有眼!皇军兵败如山倒,1945年5月9420部队接到“极秘撤离命令”,6月15日先有80余名人员从新山撤到新加坡,24日,八辆军车载满物资和档案离开昭南岛,北上泰国,在8月某日抵达老挝的他曲。几天之后接到日本天皇宣布投降的消息,日军一页不留地烧毁了所有档案。从此,“南方军防疫给水部”这个名字就消失在新加坡历史之中。

战后为何没有追究?

可是,你可能要问:二战结束后,这些杀人魔部队没有被盟军清算吗?不是有个“东京审判”吗?

答案是,他们全体都被美军(不是盟军)赦免,无罪脱身。而且事后还变成了日本战后振兴医学界的砥柱,和发展微生物医疗体制的功臣。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日本投降后的1945年9月,美军展开调查731部队的罪证时,与美国陆军化学战的Murray Sanders中校碰面的731干部不是别人,就是新加坡9420部队的主脑内藤良一!内藤巧妙地以“庞大”的人体试验记录和8000片病理标本为“交换条件”,要求“赦免”石井以下的所有干部。这群恶魔竟然在1947年获得了美国政府的特赦令,统统成了白色天使。比如,内藤利用他在731里头搞过的干血浆技术,1950年创办了日本血液银行,公司里的董事过半是前手下。他并且利用美军在韩战急需血浆发了大财。1977年日本天皇还赐给他三等奖章。其他人不是教授就是院长等。

是否在本地做人体实验?

然而,对我们而言,关键是新加坡的731部队有没有搞过人体实验?笔者的答案是:目前还无法找到相关记录。

但是,穷追确认了以下两个事实:

一、在新加坡9420管辖下的新几内亚的拉包尔孙支部,有澳大利亚俘虏被“人体实验”的供证记录。

二、在新加坡的医药学院和淡杯精神病院里头都有隔离病房和焚化炉。

那么,既然从哈尔滨到广州,然后跨越到新几内亚,都有人体实验,身为南方总部的新加坡,加上还有石井的左右手内藤亲自把关,“不搞”的可能性有多高呢?

如果说日据昭南时期是新加坡历史上最悲的一页,那么,冈9420部队的历史则应该是昭南时期最毒的一页。

(作者为本地二战历史研究者)

皇军为了要得到毒虱弹,命令留在日本的士兵和高中生,天天一早就出去抓老鼠。新加坡派了三人,多次飞到东京去“载”老鼠,原定目标是5万只,但是后来只带回3万只。抵新后,用军车把老鼠分送到中央医院总部和新山淡杯及瓜拉庇劳饲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