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靠近你

↓咸水鳄(Crocodylus porosus)是最凶残的鳄鱼。好多年前,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一个鳄鱼养殖场让我以高价借出一条年轻咸水鳄,让它从窄小的铁笼里重新回到海湾,以进行拍摄。当时,心中老纠结着该不该助它逃脱……
在印度尼西亚阿洛岛潜水时,注意到这种拟花鮨鱼(Pseudanthias dispar)。这张张鳍的雄鱼前面游着四条雌鱼的画面,是在摄氏23度的水里等了100多分钟换来的。
雄性闪龙鱼会间断性地把身体变得极其鲜艳,飞快游向雌鱼求偶。在印尼马鲁古群岛的安汶,意外地发现这条闪龙鱼(Paracheilinus nursalim)的踪迹。
2.4厘米长的丹尼斯豆丁海马(Hippocampus denise)一般是橘黄色的。但在印尼四王岛,却只能找到红白相间的丹尼斯。当地人给它取了个“圣诞老公公豆丁”的外号,特别逗趣。
这条小虫(Terebellid Polychaete)长度约三四毫米,在潜黑水(指晚上见不到底的水层)时拍摄的。因为不能预知会漂来什么浮游生物,加上拍摄有一定的难度,所以特别好玩。
帕劳的太阳水母(Mastigias sp.)受人为影响,近年数量锐减。当地政府为了不让游客进一步破坏生态,果断地在今年初关闭水母湖,直到另行通知。
管水母是由水母体及水螅体所组成的。这只管水母(Siphonophore rhizophysa)缩起来只有3毫米长,活像一个骄傲的外星小绿人!
水针是红树林里最常见的鱼种之一。这三只水针(Hyporhamphus dussumieri)是在印尼四王岛的红树林拍摄的。
住在比较寒冷水域的锥齿鲨(Carcharias taurus)阴森恐怖的尖齿虽然吓人,其实是非常温驯的鲨鱼。这是在日本小笠原群岛碰见的一只成年母鲨。
幽灵大嘴海蛞蝓(Melibe Colemani)有着几乎透明的奇特身体。它是由一名澳大利亚著名摄影师于2012年偶然发现的,因此以他的姓氏命名。
海鞘虾一生都会躲在寄居的海鞘里。“传统”做法是以手挤压,或以棒子捅海鞘的方式,把虾逼出来拍摄。这只罕见虾子(Odontonia sp.)因科研图鉴所需,以轻拍海鞘只让它探头的方式拍摄。

乐团的工作极其繁重,在演出空档间,会想找个比较“安静”的爱好纾压,于是便接触了潜水这活动。 后来喜欢上水摄,主要是因为它难,具挑战性的活动会特别好玩。

年轻时因为曾在家里的水族箱养过海水观赏鱼,对鱼的习性有一定的认识。在拍摄海洋生物时,知道如何在不让被摄物感到威胁的方式下,更近距离地接近它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