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期

他想嘲笑自己过于枯槁的身躯,早已撑不起这20年前的剪裁样式,却没有力气。掉落至膝盖不远的,是常年挂在胸口的相片吊坠,老人清楚地知道,里头是过世妻子的相片。

还是一样的早晨,老人嶙峋的身骨像一纸薄弱的意识铺在弹簧床上。“亚福啊,起来呷饭咯……”镶在门上的压花玻璃重复着昏黄的纹路,妻子走过,客厅丽的呼声悠扬,老人没有睁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