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钓天下未解之谜

柳子厚有五绝《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闭目遐思:天地苍茫,寒风萧索,江边杳无人迹,就连飞鸟也不曾在天空留下一点暗影,一位老翁庞眉白发,身披蓑衣,独自坐在这大静之乡,以“问号”为钩,空钓天下未解之谜。这位独钓翁,不是古人,而是今人。他,就是师出北京大学的中国核物理学家詹克明,集十年萤雪所得,结科普散文集《空钓寒江》,更凭此一书掀起华夏理工界“科技艺术化”之潮流。寒江终未空钓,到底迎来了春江水暖,蒌蒿满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