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小丑李皋驹 助病人笑忘病痛

  喜剧演员李皋驹有一份很特别的工作,他是本地数一数二的“医疗小丑”。医院是他的舞台,病患是他的观众。

  透过他诙谐逗趣的表演,患病的老人与小孩,笑得暂时忘了病痛。这名“医疗小丑”其实内向、害羞,成长期还是同伴欺负的目标。他后来发现喜剧的力量,在他人的笑声里,释放自己的怒气,驱走自卑感,强大自己。

星期五下午,一对穿着特别的男女出现在樟宜综合医院四楼的复健病房。男的穿着短袖衬衫搭配蝴蝶领结,蓬松长裤显然太短,露出一双鲜红袜;女的在连身裙外披上一件娘惹上衣,脚上踩着球鞋,头发简单地绑扎在脑后。他们都戴着小丑的红鼻子,模样复古又诙谐,肢体语言夸张逗趣,教人不禁心生好奇:这两名小丑到底是谁?

其实他们不是一般的小丑,是受过特别训练的“医疗小丑”(medical clown),或称“小丑医生”(clown doctor)。与普通小丑不同的是,医院的病房是他们的舞台,生病的老人和小孩是他们的观众。俗话说,笑声是最好的良药,医疗小丑用笑声和幽默让病患展开笑颜,助他们对抗病魔,是另类治疗。

红鼻子是医疗小丑的标记。(龙国雄摄)
红鼻子是医疗小丑的标记。(龙国雄摄)

34岁的男小丑是喜剧演员李皋(gāo )驹,女搭档是26岁的Izzaty Ishak,他们在医院的名字很有趣,分别是“红毛丹医生”(Dr Ram Bu Tan)及“雏菊医生”(Dr Daisy)。两人已合作两年,可说是最佳拍档。

李皋驹逗趣的小丑名字“红毛丹医生”,拉近与病人的距离。(龙国雄摄)
李皋驹逗趣的小丑名字“红毛丹医生”,拉近与病人的距离。(龙国雄摄)

李皋驹说:“Izzaty思想开通,很大胆,能接受新尝试。跟她合作时,我经常会做很多即兴表演。”Izzaty则笑说:“我们很有默契,李皋驹的喜感不错,我一开始做某些动作,他就知道我接下来会做什么。”

李皋驹和Izzaty合作两年,默契十足。(黄少伟摄)
李皋驹和Izzaty合作两年,默契十足。(黄少伟摄)

我跟着他们“巡房”,看得出两人的确合作无间。Izzaty往李皋驹裤子后面的口袋塞满纸巾,李皋驹马上就笑称自己是娱乐圈知名丰臀女王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在病人面前摇摇屁股,逗得病人开怀大笑;在另个病人面前,Izzaty把塑胶手套当气球吹,当手套不小心飞出去,李皋驹马上捡起来,用它拍打搭档的头,同样取得喜剧效果。

李皋驹说:“我们经常扮演医生、护士、冤家、情侣等。这是一种红白小丑的表演方式,女生是‘红小丑’,虽然身材娇小但却常欺负身材较高的‘白小丑’男生,这样看起来就会很好笑。”

巡房前,李皋驹和搭档Izzaty先阅读前一组医疗小丑的工作报告,看看有哪些事项需要留意。(龙国雄摄)
巡房前,李皋驹和搭档Izzaty先阅读前一组医疗小丑的工作报告,看看有哪些事项需要留意。(龙国雄摄)

通过学术与实践培训

世上第一批医疗小丑于1986年在美国纽约诞生。当时,“大苹果马戏团”(Big Apple Circus)创办人之一Michael Christensen建立了“大苹果医疗小丑团队”(Big Apple Circus Clown Care Unit),首度提出医疗小丑概念,将专业小丑带入医疗体系,透过诙谐表演,试图为受病痛煎熬的人带来欢乐和希望,后来全球各地相继成立医疗小丑组织。

本地的医疗小丑须接受非营利组织“新加坡医疗小丑机构”(Clown Doctors Singapore)的一系列学术与实践培训。该组织成立于2014年,为有兴趣成为医疗小丑者提供大约800小时的培训,包括表演、基本医疗与卫生知识、医院程序与规矩、心理学等。授课导师来自德国柏林Steinbeis大学的国际医疗小丑机构(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Medical Clowning),学生只有通过训练和考试后,才能获得一纸证书。据悉,目前本地共有六名医疗小丑。

医疗小丑进入病房前都要洗手消毒。(龙国雄摄)
医疗小丑进入病房前都要洗手消毒。(龙国雄摄)

消除自卑感与怒气

李皋驹是在误打误撞的情况下成为医疗小丑。三年前,他看到新加坡医疗小丑机构的招募广告,里面有一句话:“你喜不喜欢弄别人笑?”他受访时笑说:“我对医院的工作不感兴趣,但对让别人欢笑的工作却很感兴趣。”

他记得面试当天表演了一段默剧。那时他刚去荷兰参加一场合气道研讨会(他是合气道黑带二段高手),脑子里对某个韩国合气道大师印象非常深刻,他决定以喜剧手法模仿该名大师的动作,结果成功获得评审青睐。“那场表演应该是我至今最好的演出吧,哈哈……”他语气有点沾沾自喜。

因热爱表演喜剧,李皋驹成为自由演员,主要参与舞台剧、学校演出、广告等制作。其实,他成为喜剧演员的背后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原来他小时候非常瘦小,常被同学欺负和嘲笑,导致他严重自卑。为证明自己的实力,充满怒气的他常找同学打架,惹是生非。但不知为何,他在小四那年突然“开窍”,喜欢搞笑逗同学开心。

“有些人说喜剧的背后是悲伤和愤怒,我想是有些道理的。我发现逗别人笑能消除自己的自卑感和怒气,也能化解我与同学之间的纠纷。当我逗人笑时,大家的目光都在我身上,会仔细听我说话,我感到自己好像不是那么弱小了。”

从小学至理工学院,李皋驹一直是班上的开心果,也常负责组织娱乐活动。国民服役后,毫无演戏经验的他竟然通过试镜,参演一部慈善音乐剧,该剧导演欣赏他的演戏实力,开始为他介绍更多工作,令他决定踏上喜剧演员这条路。

“现实生活中我很害羞和内向,很难与别人沟通。”李皋驹说:“但奇怪的是,一站上舞台,反而感到很舒服自在,完全能表达自己。听到台下观众的笑声让我很high,我很享受,好像上瘾似的!”

医疗小丑有时会花时间聆听病人的心声。(龙国雄摄)
医疗小丑有时会花时间聆听病人的心声。(龙国雄摄)

李皋驹目前每个月扮医疗小丑一次,每次工作三小时。医疗小丑通常是成双进行工作,方便互相照应。当病人不愿意与小丑们交流时,他们可以把焦点转到彼此身上,以非直接方式继续制造欢乐。此外,医疗小丑一定是男女搭配,因为有些女病人可能比较喜欢接触女小丑,同时也可避免男小丑被指有不当行为。

医疗小丑的装扮比较简单,只戴红鼻子,不会在脸上涂白妆或戴上夸张的假发,为的是避免吓着病人。巡房前,他们会先阅读前一组医疗小丑的工作报告,看看有哪些事须要留意,然后再跟病房护士了解各个病人的情况。

通过默剧与病人沟通

记得刚开始当医疗小丑时,李皋驹觉得最难与老人家沟通:“我们平时在长辈面前都会毕恭毕敬,不大搞笑。我当时不知道如何让他们笑,真的好痛苦!后来,我慢慢学习到如何打破我们之间的隔膜。”

原来最有效的方式竟然是讲一些粗俗笑话。他笑说:“我会用华语、马来语、英语或方言讲一些粗俗笑话。这些老人已经看尽人生百态,很多东西都见惯不怪,所以才能接受这类笑话吧。”

李皋驹在医院的招牌喜剧手法是表演默剧。他说由于默剧没有语言隔阂,所以很快与病人打成一片。更妙的是,他表演前根本没有跟搭档彩排过,全都是即兴演出,“例如我会突然拔出虚拟剑与伙伴互斗,或演出被女友拒绝等戏码,因此我们两人都必须集中精神,应对任何演出状况。”

不过,他坦承这类即兴手法要看合作的搭档,如果搭档无法适应的话,他就会换成以讲笑话和歌唱为主。“其实唱歌也相当有效。我会唱中英文及马来歌,能马上与病人建立关系。”

新加坡医疗小丑机构不时与各大医院合作,包括妇幼医院,那服务小孩和老人有什么不同吗?

李皋驹说:“老人比较容易接纳我们,我们一进病房马上就可以互动,他们也喜欢跟我们分享人生故事。小孩则比较怕生,我们得先慢慢与他们建立感情,不大声说话,姿态放得越低越好。我通常会让女搭档先进病房,然后假装欺负我,这样小孩子们就不会觉得我有威胁性。”

医疗小丑虽然为病患带来欢乐,然而不是每个人都乐意与他们接触,李皋驹在工作中就不时碰钉子。他记得曾经碰过一个性情乖戾的80岁印族老病患,喜欢独自一人呆在病房里,一有人接近就会挥手叫对方离开,连医生和护士都吃过他的闭门羹。

“每当他挥手赶我,我会一步一步往不同方向移动,慢慢离开。被拒绝了三次后,有一天我离开病房后再探出头,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谁知道他看到我的诙谐动作开始哈哈大笑。自此,他敞开心房与我聊天,也跟我分享了一些家庭故事。”回忆起这件事,李皋驹露出腼腆的微笑,脸上现出骄傲的表情。

“病人有时会跟我们聊半个小时,有人跟我说不应该花那么多时间聊天,但这些病人整天只见到医生和护士,根本没跟其他人说话。我们是唯一能聆听他们心声的人。”

有人说,医生医病,小丑医心。看到病人暂时忘却身上病痛,眉开眼笑,他开始理解这概念,“医疗小丑是我最有满足感的工作。其实我天生内向,扮小丑给我自由,改变我的性格,让我能很快的与其他人沟通,并建立关系。”

妻子谭洁仪完全支持李皋驹参与医疗小丑的工作。她说:“他对喜剧真的很有热忱也有天分。我看到他成为医疗小丑后的改变,每次他从医院回来,都会与我分享一些有趣的故事。这工作真的让他很开心。”

受丈夫李皋驹的正能量影响,谭洁仪最近重拾写作兴趣并出版成书。(何家俊摄)
受丈夫李皋驹的正能量影响,谭洁仪最近重拾写作兴趣并出版成书。(何家俊摄)

为培训医生扮演各种角色

除了医疗小丑外,李皋驹过去七年也在医院扮演过其他各类角色。原来他也与杜克-国大医学院、新加坡保健服务集团(SingHealth)等医疗机构合作,参与医生的沟通培训课程。在这些课程里,李皋驹根据剧本扮演各种角色——如患感冒的病人、生气的病人家属等,通过与医生的互动,让医生们学习如何在不同情况下与公众沟通。

有一堂培训课深深地印在李皋驹的脑海里。他饰演一名女死者的哥哥,培训对象是一名器官移植医疗工作者。“她的任务是要劝我捐出‘妹妹’的器官,过程中她越说越激动,竟然开始落泪,原来她想起了过世的母亲捐出眼角膜。那是非常动人的情况,我自己也被她的真情打动,跟着一起落泪。”

身为演员,参加试镜是工作的一部分,也是许多演员的恶梦。一个演员可以参加无数次试镜,而没获得任何表演机会。遭受多次挫折碰壁,内心一定很彷徨吧?

李皋驹云淡风轻地说:“年轻时比较看重得失,现在已经不太被这些东西影响了。我现在去试镜没有抱任何期待,所以就算得不到角色,也不会感到失望。”

虽然李皋驹没说什么,不过身为最亲的枕边人,谭洁仪最清楚丈夫演戏事业的难处。她对丈夫的执着与热忱特别敬佩:“在本地当演员真的很辛苦。他去过很多面试被拒,但每次都能找到力量重新再来。如果是我的话,早就放弃了,但他能坚持10多年不放弃,因为他非常热爱喜剧演员的工作,本地很少人拥有这股热忱。”

李皋驹自身的正能量也影响到太太。谭洁仪喜欢写作,原本是杂志社记者,后来却放弃写作梦想,转去经营教育中心。受到老公的启发,她结束生意,到理工学院当兼职讲师,并重新追逐写作梦想,最近出版了一本关于如何创造品牌的书。

李皋驹去年到一所工艺教育学院表演短剧向学生传达网络霸凌和互联网安全信息。(受访者提供)
李皋驹去年到一所工艺教育学院表演短剧向学生传达网络霸凌和互联网安全信息。(受访者提供)

李小龙的武术与哲学

在夫妻俩位于武吉巴督的组屋,李皋驹的工作室布置简单,一面墙上挂着武术巨星李小龙的黑白照。李皋驹从小喜欢看功夫片,成龙、元彪等是他喜欢的武打明星。不过,李小龙在他心中的位置是最特别的。

李皋驹自小喜欢看功夫片,是合气道黑带二段高手。(受访者提供)
李皋驹自小喜欢看功夫片,是合气道黑带二段高手。(受访者提供)

“我15岁开始健身,当时的健身老师认为我和李小龙身型相似,向我介绍了许多李小龙的健身方式。李小龙是我的偶像,他不是最英俊、最强、最大只的演员,但他丝毫不畏惧,最后成为传奇人物。他的故事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李皋驹常到住家附近的公园,靠自身体重训练方式健身。(何家俊摄)
李皋驹常到住家附近的公园,靠自身体重训练方式健身。(何家俊摄)

李小龙受到广泛尊崇的重要原因,是他不仅有高超的武功,还创造了自身的武术哲学精神,将其运用到武术中,并最大程度去推广和实现。李皋驹说,李小龙提倡不要盲目跟从固有方式,做事要根据情况应变,这样才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方式。

“李小龙的话充满智慧,我把他的哲学运用到我的武术学习和生活各方面。它解放了我的思想,让我不墨守成规,可以看到新的可能性。”

对一个演员而言,外形是很重要的。李皋驹不高,身材却相当健美,有六块腹肌,有点李小龙的影子。他以前常去合气道学校锻炼,近几年则醉心于自身体重训练(calisthenics)。这是个完全只依靠自身重量来训练的运动方式,不用任何健身器材,只运用周围环境的设施就可锻炼。他每天风雨不改地锻炼,有时在家,有时到家楼下的公园,每次运动30分钟至两小时。

李皋驹15岁开始健身,身材健美,有六块腹肌。
李皋驹15岁开始健身,身材健美,有六块腹肌。

谈到未来,李皋驹理解本地演员面对很大的挑战,为了养活自己,他不得不接其他表演工作,不能只靠舞台剧、短片等的演出收入。虽然如此,他说还会继续表演下去,“因为我觉得自己演得还不错,也挺享受演戏的。目前的收入还够用。”

有人说小丑外表开心,其实内心是悲伤的。访问结束前,问李皋驹是否同意这句话。他的答案充满哲理:快乐源自个人的精神状态,而不是周围的人或事。“如果自己的精神是快乐的,其他人的不快乐无法影响你。我觉得小丑不管失败多少次都是快乐的,这是我想达到的精神状态。”

淡定从容,坦然面对人生风雨。这就是李皋驹的喜剧人生。

2015年,李皋驹参演获奖舞台剧《三寸人生》。(剧艺工作坊照片)
2015年,李皋驹参演获奖舞台剧《三寸人生》。(剧艺工作坊照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