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玩迷打出一番事业

利淑冰是打电玩长大的,念书时进出电玩中心,大学毕业后机缘巧合进入美国电玩公司,开启她想在电玩业一展拳脚的决心。

她在被裁退后创立了两家公司,业务都以电玩为主。目前正在本地举行的GameStart电玩展,就是由她的公司推动的,也是本地唯一的大型年度电玩展。

在以男性为大多数的电玩业闯荡,万绿丛中的这一点红,可有遇到什么阻碍?

对许多人而言,电玩是男孩的世界。不过,本地女孩利淑冰本着对电玩的执着和热情,不但创业开电玩策划行销公司,还自己筹钱奔波,举办本地唯一的电玩展GameStart。这个从2014年起已举办了四年的电玩展,从当初的小小规模,发展到现在吸引超过两万人前来参与的本地业界盛事,在电玩被普遍视为小众市场的新加坡来说,成就亮眼。利淑冰认为,随着电玩竞技活动在全球各地卷起风潮,它势必在本地崛起,进一步刺激方兴未艾的电玩业。

利淑冰(36岁)创立的Zombits公司和Eliphant,业务都以电玩为主轴,前者为电玩品牌策划行销宣传方案和活动,后者承办每年一度的电玩展GameStart,领导10人团队,在绝大数男性领军的本地电玩业里,万绿丛中一点红的利淑冰绝对是个异数。

大部分女孩都是玩洋娃娃和家家酒长大,利淑冰的童年却是围绕着电玩打转。小时候父亲买了一台电脑,她首次接触电脑游戏。成长时,电玩主机任天堂是她的好伙伴,Super Mario和Tetris经典游戏她都驾轻就熟,跳跃的马里奥,片片掉落等着拼凑的方块,一步步吸引她进入七彩缤纷的电玩世界。

上中学时,利淑冰经常上电玩中心(game arcade),当时的人气游戏机街头霸王(Street Fighter)就是她的拿手强项,初院生涯更是离不开电玩。90年代初,正是多人连线游戏萌芽的时代,最火热的游戏就是第一人称射击游戏Half-Life。

她笑说:“我记得不仅一次和同学一块儿溜出校园,到附近的网吧玩Half-Life。当时我是唯一的女生,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或许是因为我较男子气的个性吧。”

电玩的紧张刺激,让玩家进入虚拟世界,体验奇幻的冒险旅程,是利淑冰迷上电玩的最大原因,但她从没想到自己会步入这一行。国立大学考获心理学和资讯通信双文凭后,她先后在母亲的餐馆和社会、青年及体育部工作。

“在企业工作其实蛮沉闷,2010年朋友告诉我美国电玩公司艺电在新加坡分部有空缺,我向来对电玩感兴趣,决定应征,结果被录取。”

本地开发的游戏Stifled使用VR头套,以人声操控,概念新颖。(受访者提供)
本地开发的游戏Stifled使用VR头套,以人声操控,概念新颖。(受访者提供)

艺电(EA)是全球数一数二的电玩品牌,旗下Fifa、Sim City、Battlefield、Medal of Honor等经典游戏不计其数,能够加入公司,将工作和消闲时接触的电玩游戏结合一起,利淑冰是兴奋的。

玩家传统上是到专卖店购买盒装光碟游戏,随着网购崛起,她参与各种游戏的网站和电子商务开发业务,并负责推出亚太区的艺电Origin商务网络平台,设立一个便捷的平台让玩家购买并下载游戏。

“我对这方面完全没有知识,只能从零做起,整个过程收获良多,虽然从外面看,电玩公司的文化似乎较随性好玩,但和来自各国的同事,尤其是美国总部的同事共事后发现,从制作到发行一个游戏,需要严谨并有组织的创意和商务架构,由于与科技紧密相关,这个行业也是非常有前瞻性的。”

被裁退后创业

2013年,艺电亚太区业务大改组,利淑冰被裁退。面对职场生涯的最大挫折,她却把这个危机视为契机。在艺电的三年,体验到电玩业的精彩,欲罢不能,同时看到本地电玩业仍然有成长空间,她与另外两名伙伴毅然创业,成立了人生第一家公司Zombits。三人团队专门为电玩品牌拟定行销策略、设计网站、撰写文案等项目,客户除了前东家艺电之外,还包括2K、Bandai Namco、Capcom、Game Extreme、Nvidia等等。经过四年的成长,现在也承接电玩游戏以外的项目。

利淑冰记得当年,在本地电玩公司的老板当中,她是极少数的女性之一,但一路走来,她并没有因为是女性而在业内遇到棘手的障碍。

“或许就算有,是我太笨而没有察觉到吧,哈哈!”

电玩从经营者到受众群体,绝大部分都是男性,虽然女性玩家逐年有增长的趋势,但根据利淑冰观察,这个行业到了今时今日偶尔还是有“男孩俱乐部”的标签,部分男性业者还是觉得电玩是男性的“专利品”,也较愿意和同性合作搞业务。

“尽管如此,我还是发现有越来越多女性加入这个行业,在许多和电玩业相关的场合,我不再是唯一的女性了,这让我感到兴奋。”

证明电玩业的价值

对电玩粉丝而言,最值得期待的是世界各地举办的电玩展。美国洛杉矶的E3、德国科隆的Gamescom、日本的东京电玩展、台湾的台北电玩展这些年度大型活动,总能锁定全球玩家的视线。各大电玩厂商都借机展示最新和即将上市的游戏,同时让参观者能第一手试玩新品。偌大的场地以不同游戏主题为设计,公众时而走进太空站,时而进入中古魔幻世纪的城堡,或是步上未来士兵的战场,光影交错,音效震耳,现场犹如电玩大派对。

到这些大规模电玩展“朝圣”是每个电玩迷最向往的体验,对利淑冰来说更是如此。在艺电的日子虽然无缘亲身感受盛况,但因工作的关系她还是有机会遥遥关注这些电玩展的动向。她说,其实新加坡在千禧年代举办过非常大型的亚洲游戏博览会(GCA),之后也出现License To Play等小型电玩展,随后都无疾而终。但利淑冰坚信,还是能在本地搞一个有声有色的电玩展。

获得大品牌支持

“犹记得四年前,本地整个电玩市场沉寂下来,我有个很强烈的渴望,希望举办大型电玩展,吸引电玩迷前来,证明本地的确是有显著一批电玩迷的。我也要证明电玩业在新加坡是有价值的,因此决定组织新公司Eliphant举办GameStart。”

电玩展取名“GameStart”,意指启动游戏,但利淑冰启动筹备工作时,发现困难重重。因为以往参与电玩展而赔钱,许多业者都不愿意支持和参与,所幸在艺电的三年期间,她和不少品牌建立关系,而得到索尼(Sony)旗下的PlayStation业务,日本游戏出版商Bandai Namco,以及美国电玩厂商2K的大力支持。

“举办GameStart就是要进一步建立电玩社群,很幸运的,电玩社群也积极参与,就有好些本地独立游戏制作公司和电玩配备品牌主动找上门,结果总共吸引了约15个伙伴。”

经过半年筹备,2014年10月底第一届GameStart在新达新加坡会展中心举行,原本预计付费入场的电玩展两天大概会有5000人参与,结果竟然来了超过1万2000人,把会场挤得水泄不通。许多人为了进场试玩当时的40个最新游戏作品,还排队长达三个小时。

利淑冰透露,筹备电玩展的经费约25万元,除了自己的积蓄,也有贷款,出席人数虽然远超目标,但由于布置场地和聘请专人演出的开支太大,结果还是得承受巨额亏损。尽管如此,受到本地电玩粉丝倾巢而出大举支持的鼓舞,她下定决心要年年办下去。

“每当到了筹备GameStart的时候,排山倒海的工作量总教我自问,为什么要找罪来受搞这个不赚钱的活动?但电玩社群年年踊跃的反应最终让我撑下去。”

GameStart连办了四年,经过不断改进,现在已经不再是单纯展示电玩游戏而已。本周末在新达新加坡会展中心举行的最新展会,不但有各大品牌的游戏展示区,也请来角色扮演(cosplay)达人和爱好者们出席。使用小型士兵塑像,在桌面上和多个玩家对战的沙盘推演游戏(tabletop games)在本地越来越流行,这回首度划出显著空间设立玩家游戏专区,让厂商展示沙盘推演游戏新品。

年度电玩展GameStart今年进入第四届,除了本地电玩迷,也吸引各地业者和年轻人前来参与。(受访者提供)
年度电玩展GameStart今年进入第四届,除了本地电玩迷,也吸引各地业者和年轻人前来参与。(受访者提供)
GameStart电玩展的角色扮演爱好者。(受访者提供)
GameStart电玩展的角色扮演爱好者。(受访者提供)

电玩界仍有性别歧视

电竞(esports)近年来越来越受欢迎,已经成为年轻一代的主流活动,当然也成为GameStart的主轴项目。在欧美和台湾及韩国等电玩成熟的地区,电竞比赛往往在室内体育馆这类大型场地举行,专业选手在台上的一排排电脑全神贯注比拼游戏,而现场观众热情地呐喊助威。随着Twitch.tv等即时串流服务的盛行,数以百万计的网民通过这些网上频道观看现场直播,聆听专业评论员对赛况的评述。

国外的大型电竞比赛在体育馆举行,线上直播也吸引数以百万计的粉丝。
国外的大型电竞比赛在体育馆举行,线上直播也吸引数以百万计的粉丝。

SuperData调查机构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电竞业2015年的收入近7亿5000万美元(约10亿1500万新元,下同),其中亚洲的3亿美元为领头羊,到了2018年,全球收入将达19亿美元,可见其惊人的发展程度。

利淑冰说:“电竞活动在年轻人心目中已经是主流娱乐,在电脑和移动器材的屏幕上收看电竞直播,简直和英超联赛的体验无异。虽然本地电竞活动和外国相比还处于萌芽阶段,我们却见证了越来越多专业选手的冒起。”

她认为,要发展电竞,最需要官方和业界携手推动,拨出更多资源积极支持,才能培养出像本地全职玩家何坤贤(27岁)这样当今世上《街头霸王》系列数一数二的电竞高手。

全职玩家何坤贤,是第一名登上《街头霸王4》世界冠军宝座的新加坡人。(档案照)
全职玩家何坤贤,是第一名登上《街头霸王4》世界冠军宝座的新加坡人。(档案照)

国外一场大型电竞赛的总奖金动辄数10万美元,甚至过百万。GameStart电竞比赛的6万元总奖金虽是小巫见大巫,但还是吸引好些外国选手前来参赛。他们将在格斗游戏Street Fighter V和Tekken 7、足球游戏FIFA 18等平台一较高低。

意识到电竞业的崛起,利淑冰的公司现在也承包国内外电竞比赛项目的策划。她笑着举例说,东马的一个快餐连锁品牌就请他们到当地举办电竞比赛打品牌,可见连风马牛不相及的业务都希望用电竞来瞄准年轻人的荷包。

GameStart的电竞环节总吸引大批人潮前来观战。(受访者提供)
GameStart的电竞环节总吸引大批人潮前来观战。(受访者提供)

本地电玩文化成熟

聊到本地的电玩市场,利淑冰认为由于科技的高渗透度,新加坡的电玩文化其实是非常成熟的,玩家接触的游戏林林总总,从电脑、电玩主机到移动器材的游戏都无所不玩。不过,她观察到,在老一辈的国人当中,还是有不少对电玩存有偏见,认为它是具不良影响力的娱乐,女生也应该少接触电玩。

利淑冰认为,就算是玩家社群甚至是游戏设计团队,也依然存在着些许性别歧视。她说,从好些游戏设计对女性角色露骨衣着和外貌的诠释就可了解。

“其实,就算是男性游戏玩家,他们依然还是对女性玩家有既定印象,就比如说,女性的电玩技术总不会比男性好。但是,电玩游戏和其他比赛不同,无需肢体接触,也不比体力,完全是靠策略、反应和灵敏度取胜,女性未必就会输给男性。”

利淑冰毕业后步入职场,闲来还是以电玩解压,曾经一度在多重互联网游戏《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一玩就九年。但投身电玩行业,草创两家公司后,长时间的工作让她少了接触电玩游戏的机会。尽管如此,对于能以业者身份来推动本地的电玩业,她感到骄傲。

本周末的GameStart,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和新加坡电玩开发者协会(IGDA)联合呈献新加坡展区,展示BattleSky Brigade、Songbird Symphony、Masquerada等超过10款“新加坡制造”的游戏,当中还包括使用虚拟实境(VR)头套,以玩家人声操控的新颖概念游戏Stifled。利淑冰也同台北电玩展和印度尼西亚BEKRAF Game Prime电玩展合作,邀来两地的独立游戏工作室展示他们的作品。她预计,两天将吸引2万5000名公众参与。

Masquerada是“新加坡制造”的电玩游戏。(受访者提供)
Masquerada是“新加坡制造”的电玩游戏。(受访者提供)

“GameStart现在已不只是展示电玩游戏,也是让国内外业者、政府部门、电竞专业选手相互交流,激荡新点子的平台,希望能让大家看到新加坡电玩文化成熟的一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