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北散策

北海道游客罕至的道北两座小岛:礼文岛和利尻岛,大自然景观教人赞叹。

礼文岛高山植物丰茂,有“花之浮岛”美称。利尻岛上多池沼,利尻富士倒映在水面上,堪比日人所谓“逆富士”。

从旭川到稚内的火车,一路北上,乘客越来越少。车抵南稚内站,车厢里几个商旅装束的日本人,倏地都站起来,拎着公文包下车了。五分钟之后,这趟特急列车抵达北海道铁路最北端的终点,北纬45度的稚内站。

此次北海道之行,日程略有余裕,遂决定去游客罕至的道北,勾留两三日。

走出稚内站,已是日暮时分。夏季接近尾声,向晚的风透着凉意,扫过空荡荡的街道。这座隔着宗谷海峡与库页岛遥遥相望的城市,路牌上除了日文和英文,也标注俄文。走去看北防波堤,北海道遗产之一。长堤400余米,仿古罗马建筑风格,半弧的穹顶,敦实的圆柱,柱间设灯,远望更胜近观。堤下三五少年,借着一缕稀薄的天光在练习滑板。间或传来一阵喝采,夹着乌鸦的干嘶。

稚内:仿古罗马建筑风格的北防波堤,北海道遗产之一。
稚内:仿古罗马建筑风格的北防波堤,北海道遗产之一。

天渐渐黑透了,少年的声音也消失了。海风飒飒,港口萧寂。到底是人烟稀少的北域。

若有半天工夫,从稚内搭车,可以去到日本最北端的宗谷岬。天气晴朗时,可隔海远眺库页岛。日人千里迢迢到此,多生发出一种亲抵见证、仪式完成的感动。我们自忖作为异乡人,未必感同身受。何况天公不作美,翻云覆雨,亦是教人为难。索性作罢。我们的兴趣还是在道北的两座小岛:礼文岛和利尻岛。

徒步登山赏花

次日清晨,搭6点20分最早的一班渡轮去礼文岛。

搭观光巴士周游礼文岛,轻易便可去到以海水清澄闻名的澄海岬,以及位于礼文岛最北端的须古顿岬。浓云笼罩,海天苍茫,惊涛拍岸,碎浪飞雪。风景确谓殊胜,且与晴日相比,别是一番况味。

位于礼文岛最北端的须古顿岬。
位于礼文岛最北端的须古顿岬。

然而我们更中意的还是徒步登山。热心的旅馆主人驾车将我们送到岛南端的知床登山口,并在地图上标出从桃岩展望台返回旅馆的捷径,这才挥手道别。从知床到桃岩这一段,路程约6公里,是当地有名的赏花之路。

礼文岛:桃岩。
乘搭游览车游礼文岛。

礼文岛高山植物丰茂,有“花之浮岛”美称。每年5月至8月,山花烂漫。我们勉强赶上了花季的尾声。

礼文岛:山脊健行,一路野花做伴。远处可见云缠雾绕的利尻山。
礼文岛:山脊健行,一路野花做伴。远处可见云缠雾绕的利尻山。

最初两公里上山路,稍感吃力。登上高地,走到矗立于悬崖一角的元地灯台,风景豁然开阔。峭壁临海,海风猛烈。面南远眺,可见云缠雾绕的利尻山,人称“利尻富士”。接下来一段羊肠小道,贴着山脊蜿蜒北行。东侧的山谷较平缓,谷底偶见人家;西侧则是直下大海的陡崖。山势起伏,海风时而变得温和,让人可以俯身细看各色花卉:明黄的麒麟草,紫色的利尻付子,状若白色麦穗的晒菜升麻,洋红的千岛龙胆,白瓣黄蕊的山母子,淡紫色纤瘦钟形的钓钟人参,还有种种不知名的花草,自在开落,一路无言相伴。

礼文岛:立于悬崖一角的元地灯台。
礼文岛:立于悬崖一角的元地灯台。
利尻山,人称“利尻富士”。
利尻山,人称“利尻富士”。

山道寂寥。海天之间,只有风的吟啸。

一路徐行,时走时停。这样疏旷的野景难得。或者说,这样清远的静谧难得。

接近桃岩,一只渡鸦的哑嚎划破了这静谧。

桃岩形似蜜桃。与之相对的,是距离海岸不远的小小的猫岩,猫背浑圆,两只微凸的猫耳。

天色转暗,乌云卷裹暮色。我们向这只望海的猫投去最后一瞥,匆匆寻路下山。

“今日十分努力呀!”旅馆主人远远看见我们,挥手招呼道。

当晚在这家名曰“海胆”的家庭旅馆,吃到了此次北海道之行最鲜美的海胆,比函馆名铺“村上”更胜一筹。

次日上午天气预报有雨,遂决定哪儿也不去,睡觉“放题”。不意清晨异响,大骇惊醒。迷迷糊糊重新睡下,少顷,异响复作。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手机上一连收到两条警报。第一条说朝鲜清晨发射导弹,敦促民众避难。第二条说导弹飞越北海道上空,已落入大海。

任新闻里一派剑拔弩张,道北的小岛安怡如旧,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土产与乡土料理

午后雨住云收,天气放晴,搭船来到利尻岛。岛上多池沼。无风的晴日,利尻富士倒映在水面上,堪比日人所谓“逆富士”。在岛屿西岸的杳形岬,驰目远眺,礼文岛绀青的轮廓,浮在湛蓝的海面上。

道北盛产昆布。礼文、利尻、稚内一带所产昆布,均冠名“利尻昆布”。“哪儿的昆布最出名,这还用说吗?”利尻岛上人说。不过礼文岛上的人不买账。他们坚持礼文岛香深村出产的昆布才是最好的,而且,“这个当然只有本地人知道。”

临离开礼文岛的时候,D又吃了一碗海胆盖饭,我则点了一条炭烤开边花鱼。花鱼,日文写作“鱼花”(ほっけ),大抵和鲭鱼是一类,产于日本北部寒冷海域。可炭烤,油炸,或以发酵的米糠生渍,在礼文岛上一一尝到,皆鲜美可口。然而最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一种当地称为“ちゃんちゃん焼”的料理方法。将特制的味噌敷在鱼上(或其他海鲜或肉类上),佐以细葱,放在炭火炉上烤。片刻鱼肉即熟,拌着味噌同食,美味令人拍案叫绝——事实上,隔壁一桌的两个日本女孩子正是这么做的。她们每惊叹一声“おいしい!”(好吃),我们便在心里暗暗附和。末了还有一道惊喜:鱼肉食毕,尚有鱼皮,酥脆喷香,带着炭炉的烟火气。

海胆盖饭。
海胆盖饭。

我们最初踏进这家外表看来其貌不扬的“千岛炉端烧”的时候,还为夏日围炉的灸热犹豫,不知是否该换一张普通餐桌。不到一个时辰,我们已经确定,在遍地美食的北海道,这是最值得回味的乡土料理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北海道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