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堤

啊!决堤了!

滚滚洪水涌向大地

被蒙住眼睛的世界尽是一片黑暗

四周都是要求正义、呐喊的人

我全身刺痛但没有被淹没

真主肯定在观察、垂听

乌鸦飞过,闪电痉挛一下

不敢藐视死亡

卧躺在草丛里的先知也醒过来

把流着眼泪的果子放在我手中

预言某天它会再开花

变薄变软的堤身挡不住

那涨到最大欲望的水浸上腰腹

冲破防线的人潮在叫喊里逼近

围出一个为血债预备的袖珍墓地

鸟的叫声刷过就被钉在枯树上

想必母亲早已瘫痪在激昂的声浪里

我无助的手在身后秘密攥一把咒语

急迫寻找一条永生和净化的路

然而水已升到我的胸腔

我站在椅子上,那套住脖子的

巨绳,把体内的兽拖到下游

肉身与污秽的垃圾全都汇集在

人道最低处,我是否能吻干

母亲为儿子流的眼泪,是否能

松手之后再次握住人间

温暖的真情,这卑微的要求

即使是刹那,也足够一生

抓紧时间我的舌头急迫吐出

经文,串串颤音被汹涌的水势追赶

激起狂沙,飞砾如射过来的子弹

我使劲站稳,确保不从椅子上跌下

真主要我勇敢面对疼痛的光芒

剩余的呼吸有几次嗅到

圣灵的安慰,我全身解脱

任怒吼的嚷声冲洗

每一个发炎的伤口

天啊!决堤了!

我被冲到一个静谧之地

心灵的泉音淹没洪涛,奇异的万籁

俱寂中,左脸猛然被狠狠一刮

仿佛来自巨人魔幻之掌

重重击落那一刻,所有的

痛,突变轻如羽毛

消失于岸边风的跑道

霎那间,河水已退至脚踝

隔着黑布我感应到巨人的心

有一棵开着花的果树,即鲜红又

饱满的果实散发奇特的香味

我不配,却已品尝——

记录2014年伊朗妇女在执行绞刑那天,以一记耳光代替死刑,原谅杀死儿子的死囚巴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