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我在拐角的黑暗里向你打着暗号。一道瞬时的光亮劈出室内轮廓,母亲在沙发的中央,没有表情的看着。你额前坠下几滴,像回南天里的水汽渗透。那是我经历过最漫长的闪电。

家规

天轰隆隆地压下了雨,院子的铁门还锁得紧。你小心翼翼地踩着铁门的凹槽,有些熟练地锁上。铁门上端是矛一样的三角箭头,一根一根的笔直,比门牙还要严谨的守着。你从书包摸索着钓出一串钥匙,有些不合时宜地响得清脆。大厅的灯没亮,你猫着身体,走向楼梯。我在拐角的黑暗里向你打着暗号。一道瞬时的光亮劈出室内轮廓,母亲在沙发的中央,没有表情的看着。你额前坠下几滴,像回南天里的水汽渗透。那是我经历过最漫长的闪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