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界达人陈家兴 收养流浪狗 也“养”贫穷家庭

陈家兴自小喜爱动物,并到动物收容所当义工。有了自己的狗儿托管中心,他也收留经拯救的狗。

陈家兴不只收养流浪狗,也“养”人,经常将余钱捐给需要的家庭,呼朋唤友买必需品给低收入家庭。

陈家兴说:“我有三道死穴:动物、老人和小孩。”意思是说,这三类“生物”遇到灾劫险难,最容易触动他的心。

四房式组屋养了28只狗

36岁的陈家兴在宠物界是名人,大家知道他经常养狗,却不知道他时不时会到处“养人”。

还没谈他“养人”的故事之余,先从他养狗的故事说起。

家里住了28只狗

在他位于赛马公会路(Turf Club Rd)的办公室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上过各大媒体的陈家兴回忆,自小喜爱动物,当年因为某一种心灵的召唤,踏出第一步。“十年前左右,我开始到动物收容所当拯救动物的义工。看到动物被遗弃,总是让我特别难过,毕竟被遗弃的是一条生命,怎可轻易被遗弃呢?”

他目睹许多动物因为各种理由被遗弃,比如生病、受伤,或者主人搬家,于心不忍。当收容所都狗满为患时,他就把狗儿带回和父母居住的四房式组屋。家里除了父母、他和妹妹四口,狗口最多时达28只,是人口的七倍。

“那次是因为收容所要关闭,400只狗面临无家可归的绝境,所以我和朋友分别把特别需要帮助的狗带回家。我带的都是怀孕的母狗。”

母狗过后又生小狗——也是他接生的,所以狗只增长才那么快速。父母知道他爱狗,虽然不太习惯,也由着他。他庆幸的是,家里收容那么多只狗时,狗儿并没有制造噪音,也没有影响到邻居,否则应该很快就被当局找上门,上演人狗强行分离的悲剧。

父母看他每天投入那么多时间拯救动物,唯一的叮咛是:“不要只是照顾动物,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收留经拯救狗儿

接下来的几年,陈家兴从警察、室内设计师做到轮船零件推销员,职业变换,但救狗的兴趣没有。所以四年前,他在武吉知马路的一条支路赛马公会路,租下一组聚落式洋房,和朋友一起把这里改装成Sunny Heights宠物狗日间托管中心,这里有狗狗的专属游泳池和旅店。

除了客人带来托管的狗儿外,爱狗的陈家兴怎么会不养几只自己的狗呢?其实那些也都是从别处拯救过来的狗,有些受过虐待,有些身有残疾,有些被人遗弃,却都在这里找到安全的狗窝和幸福的天堂。

问他有几只狗,他一时也答不上来:“十几只吧!”当他把狗狗从狗舍放出来,跟着他跑向狗舍后面的山坡,主人脸上和狗狗跳跃的身影,同时扬起的都是那种奔放的快乐。

陈家兴在他的狗儿托管中心,和他收养的流浪狗合照。(朱睿彬摄影)
陈家兴在他的狗儿托管中心,和他收养的流浪狗合照。

人狗相互抚慰心灵

陈家兴说:“我有三道死穴:动物、老人和小孩。”意思是说,这三类“生物”遇到什么灾劫险难,最容易触动他心中柔软的部分。“人类总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如果他们问被遗弃的狗有什么用途,我告诉你,它们其实也可以回馈社会。”

心生一念,他和一些残障人士和老人院联系,安排被收留者到他的中心,或安排狗儿过去探访,实行一种成为“宠物治疗”的计划。

在他的牵线下,人与狗之间,虽然两者都遭遇各自的多舛命运,却都在因缘际会下,相互抚慰了对方的心灵。

陈家兴记得那么一个美好的一刻:“有个自闭症小女孩,多年来只跟父母说话,不理睬其他人,但她跟我的狗狗玩了一小时后,竟然伸手跟我讨抱抱。”

陈家兴让自闭儿接触宠物,接受另类治疗。
陈家兴让自闭儿接触宠物,接受另类治疗。

做一个人起码该做的事

其实也没什么好自豪的,我做的不过是一个人起码该做的事,不是吗?

通过帮助人而产生的满足感,只有当事人最清楚。陈家兴说:“我很想有一天写一本书。”问题是,他有阅读障碍,写字比一般人多了一重考验,但也因此,他是那个更了解残障人士的痛苦与挣扎的人。

36岁的陈家兴养狗,也时不时到处“养人”。
36岁的陈家兴养狗,也时不时到处“养人”。

随时帮助他人

两年前,生意稳定下来后,陈家兴开始把手头的余钱捐给一些需要的家庭。他没有固定的帮助对象或捐助金额,总是心血来潮去做。比如通过谁谁谁知道哪家人需要帮忙,他就付诸行动。两年下来,他计算一下,大约平均每个月会捐出150元给一个家庭。

在本地受惠家庭的小孩喝了陈家兴捐赠的牛奶,对他特别亲昵。
在本地受惠家庭的小孩喝了陈家兴捐赠的牛奶,对他特别亲昵。

比如,他知道有一个低收入户,因为父母经济困难,他就呼朋唤友上门,看那家人需要什么,带他们去买必需品。

慈善不分种族,他也曾经赞助一个马来贫苦学生的书包、文具和鞋子,让他能顺利开学。

助人助到外国去

助人也不分本地或外地。他常到泰国曼谷度假,街边无家可归的露宿者是很平常的景观,尤其是入夜时分。陈家兴每每在晚餐时分,随街见到露宿的流浪汉,召集一下,就带他们到附近的快餐店用餐。他说,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职业乞丐,请他们吃饭喂饱肚子比给钱更实际。有一次,他请过最多六个陌生人吃饭。

陈家兴在曼谷请露宿者吃饭。
陈家兴在曼谷请露宿者吃饭。

“你知道吗,有些人从来没吃过肯德基,所以那一次我请他吃了生平第一次的炸鸡快餐。”

在曼谷的这些孩子因为陈家兴请吃,第一次尝到快餐的滋味。
在曼谷的这些孩子因为陈家兴请吃,第一次尝到快餐的滋味。

他也曾看见轻微弱智的小女孩摆路边摊,售卖自己做的小皮包,他同情心起,把摊位几十个小皮包一扫而光,全买下来。回到新加坡,他通过社交媒体发文字与图片,交代始末,然后把买回来的小皮包放在办公室。在社交媒体读到故事后,有意购买的善心人会按图索骥,他们买了皮包回去,会留下钱给陈家兴,他再把卖出皮包得到的钱,拿去捐给慈善团体。

他也透露,因为妹妹天生长短脚,所以从小他们两兄妹不时会被学校其他同学取笑或欺负,他常为了替妹妹出气而沉不住气,于是跟同学打架,这也是他为什么看见有特殊需要的人时,一定会援手相助。

陈家兴在曼谷买下路边摊孩子的手工艺品。他与他们合照后,都把他们的脸蒙去,才放上社交媒体,以保护他们。
陈家兴在曼谷买下路边摊孩子的手工艺品。他与他们合照后,都把他们的脸蒙去,才放上社交媒体,以保护他们。

在社交媒体引起关注  

陈家兴觉得,新加坡的生活步伐太快了,许多人一路追赶,容易变得不耐烦,对社会少了关怀。他打理托管中心,时间比较可以灵活处理,很愿意带头随时做慈善,也很开心已经影响了不少朋友。

陈家兴在国外随时行善。
陈家兴在国外随时行善。

“当然还是有人说,我自己的钱都不够花,哪里有多余的钱帮助人。无所谓,我尊重他。也有些人只想出钱,而有些人只想出力,那就看是怎样的慈善活动,我就通知适合的人去。”

他每次见到路上或从朋友处知道有人需要帮助,总会在援助后在社交媒体以日记形式写下记录,让更多人知道并得以传送帮助的力量。通常,他会和对方交谈,了解他们的经历。所以他的帖子就仿佛一则则人间故事,而他描写自己做完善事的心情则是一股股暖流。帖子载着暖流容易引起关注,然后被分享几十次甚至上百次,他说,那是一件非常满足的事。他还会从对方的角度去想,出现在他帖子的弱势者,脸孔他会以马赛克保护。

陈家兴在曼谷给路边的穷人送饭。
陈家兴在曼谷给路边的穷人送饭。

没什么好自豪

陈家兴做慈善不缺银子,主要是他的物质欲求并不高。他最大的享受,就是搭乘廉价航空班机到曼谷,过几天与世隔绝的生活,充完电,回到红尘再打滚。

目前单身,择偶会否也要求和他的行善步伐一致?他说最好如此,不过这其中有难处。“比如我做事很随兴的,一次听说有个贫苦老人,家里环境太肮脏,需要大扫除,立马叫了朋友就直奔他家,清理了几个小时。”有哪家小姐可以忍受男朋友忽然跑去做好事,而无法赴原先定好的约呢?

问陈家兴,如此乐于助人,和他信仰什么宗教可有关系,他微笑回答:“我信仰所有美好的东西。”

他因为拯救动物,在业界颇有知名度,媒体来访,父母都引以为傲。问他自豪吗?他说:“自豪啊!”想了想,补充说:“其实也没什么好自豪的,我做的不过是一个人起码该做的事,不是吗?”

陈家兴拯救动物的故事传遍宠物界。
陈家兴拯救动物的故事传遍宠物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宠物 流浪狗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