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客

一迈入芽笼,时间突然慢了下来。窄小的巷子,矮旧的排屋,漫不经心的行人和走道前无动于衷的盆栽。午后的阳光镀在一楼店铺门前的三角梅叶片上,那粘人的金光抖也抖不掉。

突然起了念头,以一个游客的身份去了一趟连名字都沾染着情欲色彩的芽笼,去认识下这个待了十多年的城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