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金劝曹禺:少写表态文章,少开会 曹禺的苦恼和遗憾

1981年4月,戏剧大师曹禺惠赐给彦火的墨宝:“让我们为人类进步事业作出较大的贡献。”

去年写了剧作家吴祖光,接下来一直想写曹禺(1910-1996),但是每次下笔,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最近赫然发现,刚逝世的夏志清于1980年写了一篇逾万字的文章:《曹禺访哥大纪实──兼评〈北京人〉》(见《明报月刊》1980年6月号),可见其对曹禺的重视。

公认现代中国最出色剧作家

夏公在这篇文章指出:“曹禺在抗战前夕即已公认为现代中国最出色的剧作家。近30年来他只写了三种话剧──《明朗的天》(1956)、《胆剑篇》(1962)、《王昭君》(1979)──但声誉不衰,大有蒸蒸日上之势。主要原因,是海内外学人间还没有人从事写一部严正的中国话剧史,把20年代以还较有成就的剧作家加以细审而评个高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