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失寸心

拿到奖学金准备来新加坡读书之前去辞别以前的语文老师,玩笑地揣测着将来在异国他乡上得最开心的莫过于华文课了,因为不必担心听不懂老师的授课内容,更因为在那样的课堂里,整个空气中都会凝聚着一种亲切,一种融化在血液里的归属感吧。

然而事实上,这样的亲切与归属感并非是上课时占据内心最多的感受,它甚至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因为更缠绕于心的是有朝一日,再也不能从这些文字里得到亲切与归属感的恐惧。正是这样的患得患失,使我上课时深深地陷入既满足又紧张的矛盾之中。渴望得到与害怕失去是那样紧紧地依托于区区两个科目――高级华文与华文文学,毫无疑问,文学的比重更大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