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式老洋房的峇厘情调

卓家屋主在英式老洋房花园中打造出玻璃屋,以峇厘岛热带风情为居家风格的基调。

我最向往的居住环境是英殖民地时代的老式洋房,往往得走一小段路才到主体建筑(当年是马车走的)。它建在山坡或花园内,为高大茂密的雨林或葱郁的园林环绕,闹中取静。

我和摄记在一个下雨天,像武陵渔人,闯入喧嚣城市中的桃花源。

屋主姓卓,性情低调,不愿透露姓名,不喜应酬,一家几口与佣人在洋房内住了三年。搬入之前,洋房已一年没人住了,很是破败,屋主殷勤打理洋房周围的树木等,收拾干净。他对园中一草一木皆有感情,有一棵长得特高耸的老树,树根盘结纠缠不清,屋主为了保留它,小心清理了。还有一棵老椰树仍摇曳,屋主在它周围搭建茅草屋,屋顶为它留了个位,舍不得砍它。

远处的三块长石头,近处三小块石头,都运自峇厘岛。
远处的三块长石头,近处三小块石头,都运自峇厘岛。

老树旁的三块每块重达5吨的长形石头,洋房外的三块小石头,都是屋主从印度尼西亚运来的,看起来仿佛在这里生长已久。所有的空间装潢与设计,无不在大自然园林的基础上配合展开,一切看来都那么自然而然。

园林中的玻璃屋

主长桌与长凳都是整块印尼柚木砌成的,天然纹理,厚实暖度。
主长桌与长凳都是整块印尼柚木砌成的,天然纹理,厚实暖度。

这座占地3万平方英尺,本为殖民地官员建造的老式洋房,模拟“都铎”式建筑风格,配合新加坡气候,融合印度孟加拉的亚答顶、宽回廊、高天花板、高百叶窗及马来人的浮脚屋,散发浓郁的热带情调。

女儿是设计师,屋主却用不上,对自己的居住环境有独到的想法:他在洋房旁园林中设计建造了一处灵魂所在地——茅草屋顶的开放式玻璃屋(三面推门可进出),与家人在这里用餐、喝酒,欣赏花园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水。我们进入玻璃屋内看雨景,品葡萄酒,听西班牙老歌《鸽子》(La Paloma)。

茅草屋墙上挂着一排峇厘岛朴实细腻的老木雕。
茅草屋墙上挂着一排峇厘岛朴实细腻的老木雕。

这位男主人说:“很多人很有钱,但不懂得怎么生活。我最讨厌钢骨水泥森林建筑,喜欢在花园里的透明屋吃饭喝酒看风景。朋友经常带酒菜上门享用这个空间。”

从印尼运来石头和木头

玻璃屋内值得研究的装潢细节很多,灵感主要来自印度尼西亚,尤其峇厘岛。屋主从商,在印尼开设化工厂,经常从印尼运来木头、石头、家具和家居用品,装点洋房。

孔雀开屏似的白色珊瑚与爪哇的牛皮灯相呼应。
孔雀开屏似的白色珊瑚与爪哇的牛皮灯相呼应。

屋内的主长桌长3.6米,宽1.8米,厚14厘米,是有数百年树轮的整块印尼柚木,与另一块柚木长凳配成套,从峇厘岛运来。柚木的天然纹理与厚实暖度成为设计主轴,加上有设计感的柚木椅子、大象造型实木台桌,洋溢峇厘岛的热带风情。另一小张柚木桌面嵌入有图案的花砖,散发古着感。屋内墙上摆设一组来自爪哇的牛皮灯,灯光透照,仿佛一块块花纹精美的峇迪蜡染布料。两朵孔雀开屏似的白色珊瑚、峇厘岛女体木雕等点缀其间。

玻璃屋其中一面面向蓝色的泳池,与另一间茅草屋遥遥相对。老椰树穿破茅草屋顶,墙上挂着一排峇厘岛雕工朴实细腻的老木雕,一个沉船打捞的青花瓷盘,还有天然木制灯罩、柚木椅子散置其间,不经意创造出悠闲散漫的氛围。这样的家居氛围贯穿到洋房各个角落。

嵌入花砖的柚木桌面与有设计感的柚木椅。
嵌入花砖的柚木桌面与有设计感的柚木椅。
洋房二楼的客厅,也以柚木家具摆设,闲看窗外风景。
Caption

屋主对于大自然的品味与玩味,与对法国勃艮第葡萄酒的爱好一致。在他看来,大自然如同勃艮第美酒,性格更奥妙,也相信时间的力量,陈年以后口感风味更复杂,这都需要点滴交往,慢慢了解的。他形容一款勃艮第老酒,最初带点酱油味,不过仅一下子,酒体就全开了。他说:“好酒是上帝的恩赐。喝到这样的好酒是要流泪的。”

我相信,好的居住环境也是上帝的恩赐。

雨停了,雨后树林愈发翠绿欲滴。当我和摄记渐行渐远,情不自禁频频回眸——渐入夜色的老洋房,浸入无边的静寂里,留一小片泳池的蓝,玻璃屋的灯火阑珊处……

玻璃屋内陈设以柚木家具为主轴,洋溢峇厘岛的热带风情。
玻璃屋内陈设以柚木家具为主轴,洋溢峇厘岛的热带风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