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一个人的下午茶

这里,有两家我比较喜欢的咖啡馆,一家咖啡馆望得见黑色老旧的火车桥,距离约数十米外;另一家咖啡馆也看得见那火车桥,近在咫尺,贴近眼前。

可惜如今已经看不见火车从桥上经过,那隆隆的火车声和长长的身影消逝于岁月中,变成一则越来越悠远迷惘的神话,而一切关于铁道的回忆,却越来越美丽清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